小崔,其实你不知道俺们群众有多厚道

  作者:司马3忌

  眼瞅着群众们针对崔永元公益基金项目“口述历史”的三千多万执行款去向问题,经过几个月的信息公开等程序搭桥铺垫,都把举报材料提交到了国家民政部、北京民政局和国家教育部,估计到了月底,上述行政机构就会遭到行政起诉,小崔同学还在心情轻松地调侃戏谑:“支持!抓紧!尽快!……3忌加油!”

  这多少有些让人感到哭笑不得,或许是小崔同学还以为永远不明真相的群众们在替他擦背挠痒痒义务当托扩大社会影响力。

  先给小崔同学科普一个知识点,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中文翻译绕口了一些,咱们中国人有更简单的类似说法,那就是“天网恢恢”、“报应不爽”、“该来的总是回来的”、“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反正就是大概这么个意思。

  追查崔永元的基金问题,对于俺们来说,其实是个技术性要求很复杂的挑战,原因在于目标过于隐蔽,周围还有一大堆瓶瓶罐罐,都打碎了也不好看。

  但这并不说明俺们会始终在乎这些贵重的瓶瓶罐罐。俗话说,天塌下来有个头高的顶着。我们知道近几个月来,有人远比小崔同学着急上火。

  事实上,我们向中国传媒大学申请公开信息只是围点打援,遭到传大的断然拒绝也是预案之内的事情,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过于敏感,无法公开。譬如:

  2012年2月,苏志武校长与崔永元签订的合作协议,字是崔永元签的,合作单位却不知道是谁,这份协议就成了保密文件,传大合作的对方机构是谁就没法公开。

  传大在2013年开始出资重新装修南图楼,号称8000多平米的旧图书馆,实际面积不到6500平米,至今仍落下一楼的拍摄厅没有落实,也巧了,本人的吃饭专业就是建筑装修工程设计及工程造价审计,粗粗一看深圳奇信建设公司的工程造价,差点儿没被吓死。该工程虽然经过政府采购招标中心公开招标,造价审计决算的资料也无法公开。虽然可查,不过,群众暂时没有兴趣。

  传大为崔永元“口述历史”前期采购设备万,那些采购价就没法看,有谁见过单价1800人民币的HP(1000M多模LC)光纤模块?这个也没法公开。对外宣称“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负责人刘英力,实际由学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D某担任该研究中心主任,口述历史团队的五六十号员工全部由传大支付基本工资,崔永元在2013年调入传大后,其具体的工作岗位信息也没法公开,否则涉嫌利益输送。上述一切只为了让公众和红基会以及永远基金会理事们看上去觉得崔永元和“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完全没有关系。

  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的公益资金绕个弯子拨付到传媒大学教育基金会,“口述历史”团队用票据向传大报销冲账,教育基金会的信息也就没法公开,否则就涉嫌项目转移套取资金。

  至于小崔远程控制的“口述历史”制作团队,那就更加难看了:

  签署合作协议时宣称的300万分钟的“口述历史”影响资料,实际不过4500小时,还全部只是崔永元的商业纪录片资料库,电影传奇、重走长征路、我和我的祖国、战争与回忆、外交传奇、小崔说事……说好的“口述历史”资料库呢?

  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另设经济实体“北京清澈泉历史博物馆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仅为10万元,却运作了数千万的公益项目执行款,这个信息也没法公开。

  北京市永源基金会秘书长李国武干脆就在传大南图楼设置办公室,和公益项目“口述历史”执行负责人刘英力的办公室门挨着门隔了一堵墙,平时打个招呼也方便。最近被北京市民政局查问,半个月前才匆匆忙忙的搬去了建外soho。

  不多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反正上述这些事情和小崔也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这些只是前面说到的“瓶瓶罐罐”,有事没事也不归俺们群众管。俺们只关心和小崔有关系的事儿。

  半年前被小崔一句“这个2B,值得一骂”,以及乌泱泱的崔粉堵门泼粪,半夜失眠研究崔永元的公益基金,俺就奇怪传媒大学咋就这么好心,又出地又出钱的,还热心帮小崔同学申请办理高校教师资格证,讲了一回公开课就敢称之为“教授”,原来问题出在这里。难怪如今的大学热衷于对外合作,名目多了复杂了,七八十只箩筐装鸡蛋,转着转着鸡蛋就少了。果然是一拍即合,各有所图。

  都说小崔同学是心直口快抑郁症,俺是坚决不同意的,小崔同学聪明着呢。

  兴师动众搞个“新锐导演计划”,苏童拉来投资人,花掉前期二千多万响声都还没听见,第三期资金没到位,就立刻摔锅砸盆撂挑子散伙走人,说好的新锐导演们只好作鸟兽散,据说苏童回去足足哭了半月。

  合作协议上说好的30万件“珍贵历史实物”,其实也就是些手摇放映留声机台灯大刀连环画,博物馆布展实在是稀稀拉拉不好看,干脆就把二楼的二个展厅拉来书法家都本基做了工作室充充门面。书法家都本基今年才六十多岁,身体七旺八健好好的总不至于算是“口述历史”博物馆展品吧?

  2013年6月成立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三个月后小崔高调介入转基因,12月份赴美国拍摄纪录片《小崔考察转基因》,对外宣称“自掏腰包100万”,回来就用一些手摇留声机老式放映机在“北京清澈泉历史博物馆有限公司”报了销。说好的“自掏腰包”呢?

  如果能以现象推论动机的话,自带干粮死磕转基因只不过是为了挑起“民族英雄”的大旗为永远公益金会开路罢了。如今看来,当初忽悠小崔同学高调举起反转大旗的那几位,误导了小崔原以为有一石数鸟的收获,其实就是挖坑埋了小崔。

  以上罗里吧嗦的说了的这些,虽然俺们群众都知道,但确实兴趣不大,俺们只关心崔永元基金会的三千多万“口述历史”公益项目执行款究竟去了哪里?俺们群众申请的公开信息以及举报的内容也仅限于此。

  小崔同学,您瞧瞧,俺们群众还算厚道吧?还是赶紧的公开“口述历史”公益项目的专项资金报告吧,省的各个有关部门大家为难,问题出在哪里,就在哪里止损,如果非要打翻狗食盆――大伙儿吃不成,那就太不厚道了。

(XYS2015040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