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只有一个――对“平衡报道”和新闻调查的一点感想

  作者:董峻

  “平衡报道”这个话题,本该是新闻同行间探讨的内容。近来转基因热点又出,崔永元在复旦的表演,让一些关注科学新闻的人们再度提起,平衡报道是不是新闻采访一定要恪守的原则?有关转基因的报道要不要搞平衡、多方反映支持和反对的各种声音?

  在我们的日常采访中,需要进行所谓“平衡报道”的,主要是问题性报道,尤其是报道来源看上去可信度比较高,容易先入为主进行是非评价的。我曾经采访过一件事:某地海洋部门反映,当地某外资公司在近海海湾挖海沙,破坏渔业资源、影响航道安全,执法遭遇阻力,等等。我就此采访了当地渔业、环保、海洋部门,也采访了相关专家。

  证据确凿,能写了么?不能。为什么?没有采访当事人。等到几经周折联系到公司负责人,听一听对方的理由,发现很过硬、站得住脚,比如由权威部门出具的很厚的环评报告、经过审批的外商投资资料等。怎么办?我们在报道中把双方的争议摆了出来,反映了这个争议,文章力求只用客观事实说话,不带主观情绪和推测臆想。报道后来推动了事件的解决。

  法律案件类报道比较特殊,尤其是社会关注度较高、容易激发公众情绪、引起道德评判的案件。采访了原告和被告、把双方的观点论据摆出来,是不是就算“平衡报道”了呢?面对犯罪嫌疑人,网民们义愤填膺、骂声阵阵,恨不得用口水就将其淹死。作为热点,媒体肯定想跟进,但如何报道、何时介入,需要恪守必须的职业规范。在法院判决前,一般来说最好不要报道。公开审判的庭审,可以如实报道庭审纪实。总之,媒体在无力评判的前提下应该做到不乱作为,以免影响舆论、误导事实。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即使法院的判决也有冤假错案。怎么办?这就需要记者更深厚的调查研究、跟踪采访功夫了。比如新华社内蒙古分社老记者汤计,9年间一直为呼格吉勒图案件的种种疑点坚持调查,用事实说话,追踪几年来的相继多篇报道推动了案件重审并最终判定为冤案。但是,这并不能做为记者的一般职业要求。

  一个可能成为新闻事件的事实,在记者剥洋葱式的调查中,如果剥到最后发现没有什么新闻价值又怎么办?当然就放弃啊,不要舍不得,硬要炒作成新闻。这个过程很痛苦,我经历过不少回,在付出许多精力后发现想要了解的事实没什么太大的新闻价值,那就放弃吧,因为原先认识到的并非事实。所以,你知道,新闻最大的标准就是用事实说话,而不是观点。

  平衡报道不是绝对真理,只是问题性报道的一般要求。大千世界、纷纭繁杂,新闻事件到底真相何在?罗生门里门外,记者如何透视热点话题,考验的是采访功夫。柯南说得好:真相只有一个。能不能挖出真相,有同行没同力,不好强求的。还有一种叫做“观点的自由市场”的理念,认为公众的任何观点都有权利传播,假的、错误的观点最终会像自由市场上的假冒伪劣商品一样被淘汰,而不能禁止错误观点的传播。这个意思从客观上也可能产生“平衡报道”的效果,但用这个概念来要求新闻报道显然犯了逻辑错误。这不是本篇想要掰斥的重点,就不展开了。

  如果记者带着某种主观判断进行调查报道的话,是非常不可取的。我们把这种毛病叫做“主题先行”,是调查报道的大忌。柴静的专题片《穹顶之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不去推测此片的动机,片中的槽点前些天许多专业人士也批驳了许多,我想表达的只是,调查报道在采访中想要不带个人主观倾向确实有些难,但却是必须的,否则会让记者自觉或不自觉地选择性报道自己想传播的声音、忽视其它事实。

  在那个片中,我看不到反映了政府已经做的、正在做的努力,也听不到其中提出的所谓治霾方案里更多的不同看法。为什么?也许片子从一开始就反映出制作者的心态――想要为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打抱不平。开篇的煽情手法可以用在意见领袖面对公众的演讲,或者党派组织宣扬自己的立场观点,但却压根不适用于新闻报道。这类似法院审理人员遇到和自己亲属相关的案件还要回避一样,怎么能把跟自己沾亲带故的关系弄进自己制作的新闻产品中呢?柴静以前在CCTV中的调查节目我没看过,不知道她生产的新闻产品如何,但这个片子显示出,这是想用所谓的新闻调查形式包装个人观点和诉求。

  好了,回过头来说关于转基因的报道。要不要平衡?我的看法是,不能一概而论,要看具体的新闻产品主题。为什么?转基因话题,确实不仅仅是科学报道――如果是就简单了,一是一二是二,大家都按科学的思维逻辑来认识的话,真假对错并不难分辨。毕竟,作为从事科学报道的记者,在掌握基本的科学知识的前提下,认识到这一点并不难。但转基因又是社会热点、经济热点,许多公众关心的也并不仅是转基因食品安全不安全。

  具体来讲,如果我要在一篇文章中反映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那就直截了当告诉人们: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为什么是安全的呢?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等权威机构的认定、转基因应用和监管较强的国家地区如美国、欧盟、日本、中国等官方态度等等。安全不安全,虽然有不同认识是个客观存在,但基本的事实还是能分得清的,话说有哪些事情是绝对没有争议的呢?不是还有些人至今相信地球是平的吗?这时就没必要搞所谓的“平衡报道”了,不然就是记者不负责任了。

  而如果我想在报道中告诉人们,转基因是个有争议的事情,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一些人们对此持反对或怀疑态度――这是一个基本事实,有的公众甚至并不了解这个事实(比如我妈前些天就问我转基因是怎么回事),我需要告诉她,转基因是安全的,ABC;但世界上确实有许多人担心和反对,理由是ABC;但这些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原因是ABC……这个时候就要把各方观点呈现出来了,因为我是把这个事情当成新闻事件来看,需要全面反映各方态度和意见。

  再比如,某地发生反转大游行,从事件角度说,媒体应当报道,即使记者的观点是支持转基因的。如果新闻产品是消息,还就只能客观反映这场游行,不能夹杂私货。从新闻媒体的社会职责来说,发生了新闻就应当报道,说客观事实就好。而代表自己以及所属媒体观点的内容,可以通过评论类体裁来表现――告诉人们基本事实和用观点影响引导公众,是两类不同特点的新闻产品,混在一起就是耍流氓。

  从这个角度说,崔永元并不是一名合格的记者,也没有生产过合格的新闻产品。他更像是个天桥把式,拥有一大摊无自我判断能力的粉丝,习惯性无视各种基本事实,用嘴皮子功夫骂战、挑起事端吸引眼球、任性的“自费百万”垃圾视频来污染社会――我觉得我说得一点也不刻薄,这真是我最真实的感受了。从他嘴里说出“新闻共同体”这个词儿,我都替他羞死了。他当然是伶牙利齿回应复旦教授的一句玩笑话,可能觉得自己挺机灵的,但是且不说根本不会有这个共同体,就算有,他也混不进来啊,呵呵。

  总结一下,所谓“平衡报道”我觉得这个词不好,为什么呢?有种比较做作的感觉,是故意而为之的、搞“平衡”。如果换成“全面报道”的话,可能比较中性些。毕竟,人们是想要知道更多的事实、事件相互间的联系、事件背后的来龙去脉和原因,许多人们也希望了解他们倾向的意见领袖的观点。媒体能做的,就是告诉人们事实、并揭示事件唯一的真相。

  来源:基因农业网

(XYS2015040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