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献军和大路朝天关于instructor翻译成讲师的观点

  作者:天方夜谭

  首先需要说明,我老板的课题组就有instuctor,一位年长的博士后,课题组的人没人把他作为教授或献军和大路朝天“理解”的讲师。在二位提供的信息中我们也可以看出,这个职位是最低级的non-tenure-track职位,工资大部分或者全部由教授出,有点分析能力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是个什么职位。

  献军先生所说的“说这些不是想说这个职位多了不起,只是想还原一下真相:它没什么,但是也不是想这个作者说得那样是个“临时职位,可由博后兼任”。我认为翻译成讲师没有什么问题。”,请问你根据自己前面所说的,有必要说这个职位多了不起吗?一个依附于教授的non-tenure-track职位不是临时职位吗?你在教授组里所承担的工作不是博后的工作吗?“临时职位,可由博后兼任”不是对instructor的最好概括吗?

  大路朝天所说的instructor申请绿卡的经历,后面又提出“在美国各个大学,对于instructor并无一致的定义,可能其含义也有不同。比如哈佛大学,instructor跟我以前的大学的定义是一样的,属于教职的最低一级。再比如哈佛大学的一些研究所,并无明确的assistant professor的称呼,而是assistantbiologist, assistant pharmacologist等title,对外对应的是assistantprofessor,但是工资很多是走科研经费、哈佛大学是不给发工资的。“,请问你所列的这些title中好像不包含instructor吧?!科罗拉多大学的网站上对于instructor的定义不就是non-tenure-track的临时职位吗?

  至于“具体到天方夜谭说的这几个例子,我认为翻译成讲师并无不妥。申请国内的职位,一般中文和英文简历都需要,那对应的英文title如何翻译才合适?只要中英文都有,将instructor翻译成讲师,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然应该怎么翻才能够让国内人事处或科研处的工作人员理解呢?”这段论述,基本上说是自己被迫把instructor翻译成讲师了!

  不得不佩服大路朝天等人打擦边球的能力,你不能老实的回答他们这个职位承担的义务吗?用比博士后稍高一点的non-tenure-track的临时职位回复他们是不是很好,难道有损你们“高级人次”的定位?从这个角度看,不吹牛、不浮夸能死人吗?

  我很佩服王然的做法,至少他很务实、坦诚和严谨,但这样的人不足10%,不足10%的人经霾都熏陶几年后,可能更少之又少了。虽然天朝路大,像方先生这样严谨、务实、讲科学、不畏权的人在中国太少了。我们国家要强盛,急需这样国宝级的人,而不是些吹牛不脸红的货色。

  本人与各位instructor素无冤仇,只是感觉这样下去你们会越来越肆无忌惮!

  最后,本人坚持认为instructor不能翻译成讲师,个人认为国内出现这种翻译,应在打假范围内。

(XYS2015031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