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九八五工程重点大学院士校长的招博专业与方向

  作者:任大川

  最近无意发现了四川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院士、十七届候补中央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工学博士、博士生导师谢和平教授的招博学科专业与方向。计有:建筑与环境学院:固体力学专业(或曰二级学科,下同)、岩土力学与工程方向;工程力学专业、工程安全与灾害力学方向;土木工程专业、防灾减灾工程及防护工程方向;水利水电学院:土木工程专业(又一个土木工程专业)、岩土工程方向、防灾减灾工程及防护工程方向(又是一个防灾减灾工程及防护工程方向);商学院:能源战略与经济管理专业、新能源战略方向;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安全科学与减灾专业、安全科学方向;新能源与低碳技术研究院:低碳技术与工程专业、低碳技术与工程方向;艺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专业、“中国书法研究方向”。这样,谢校长就在六个学院八个专业九个方向招博。扣除一个重合的专业和方向,那至少也在六个学院七个专业八个方向招博。

  我们毫不怀疑谢校长的科研、学术、指导能力。但我们又觉得,作为科学家、工程家、发明家、教育家(长期任中国矿业大学校长、四川大学校长)、社会活动家(国家奖学金评审委员会主任委员、四川省科协主席,等等)的谢教授,怎么忙得过来。同时我们认为,即便忙得过来。这样招博也有些不妥不当。第一,过多过杂。谢校长既然是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院士,那就应集中在工学、地矿学、地质学学科群内招博,怎么又到文科类的商学院的能源战略与经济管理专业招博,艺术学院的中国画与书法专业招博。文科和理工科通治、且到了能胜任招博带博培养博士的程度。第二,工作量过大任务过重。就算一个方向一年只招一个,那一年也就是八个。四川大学的博士生因有发表科研成果的较高要求,故平均四年半才能毕业授位。这样,谢院士麾下的博士生将达到三十几个。谢校长有繁重的行政领导工作和社会活动任务,显然忙不过来。势必顾此失彼;就必然疏于指导或部分放弃指导。这不利于博士生的发展成长,也不利于谢校长搞好双肩挑的工作(指一肩担科技研究教学工作,一肩担行政领导社会工作)。第三,有的专业方向适不适合招收培养博士(生)值得考虑。比如,“中国书法研究方向”。我们承认,谢院士也是书法家,汉语毛笔字特别是草书写得很好。担“中国书法研究方向”需不需要、值不值得培养博士,很值得斟酌。我们认为,这个方向培养一点学士、最多个别硕士就足够了。不需要也不值得培养博士。“新能源战略方向”也存在这么一个问题。因为它并不研究具体的新能源技术,比如风能、地热能、潮汐能、太阳能、沼气能等的发电技术(煤油气发电、原子核发电、水力发电则属传统发电技术)及其电能储存,而是研究新能源战略方向,即应选择以上哪种或哪几种能源作为战略发展方向。所以它培养一些硕士就够了。当然,这些个问题见仁见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难以统一意见。但谢院士招博招得过多过杂则是无疑的。第四,上行下效。在四川大学的牛人中,行政系列包括校副书记、副校长、正处长、正院长、院正书记中的博导中的一些人,学术系列包括院士、千人计划、长江学者、”杰青“中的一些人,招博的专业和方向也偏多。当然,也有一些牛人博导,招博专业方向不多不杂。

  招博偏多偏杂,我们认为不利于博士生成长发展,不利于保持和提高博士生的水平质量,也不利于学科发展和科技进步,也不利于博导们搞好繁重的行政领导工作和社会活动事务,还不利于那些领导干部、高级专家劳逸结合、身体健康、适当放松,这样才有利于为党、国家、民族、人民多工作若干年,多做贡献。再者,与其招博偏多偏杂,不如招少、招专、招精,这样可集中精力出高水平的博士和博士论文,可冲刺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奖和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奖。近十来年,四川大学每年都有一两篇或两三篇百篇优博,成绩还不错。但较之川大每年毕业授位近千名博士,这个比例还是偏低;较之清华、北大、上海交大、复旦、中国科技大等名校,差距还是较大(它们一般每年有六七篇)。所以,殷切希望院士博导、校级干部博导、长江学者博导、正处级干部博导能培养出个把或多培养出一两个百篇优博博士,而不愿见到他们招博的专业、方向和数量偏多偏杂。

  最后要说明的是,中国人同名同姓的多,谢和平这名字重复的频率也较高。如果以上六个学院七个专业八个方向招博是由三个不同的叫谢和平的博导所招,那就一点不多不杂了,那就很正常了。那我们就提前给谢校长/院士诚恳致歉。不过,从门类、学科、专业、方向来看,很可能是一个人。到底是一个还是两个甚至三个,欢迎更了解情况的人出来说明。

(XYS2015030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