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针灸师对美国医学会杂志的炮轰

  作者:lw56102

  去年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表了一篇关于针灸治疗慢性关节疼痛的临床试验研究的论文,结论是针灸对于慢性关节疼痛没有明显效果,所谓的效果可能是安慰剂效应,不能持久。曾有美国媒体专门采访了骨科专业人士,他们从理论和自己的实践方面肯定了这篇文章的结论。我写过一篇《针灸再被证明无效》介绍过(详见http://www.jkzgr.net/redianyiguan/993.html)。

  这篇文章对于靠针灸在美国吃饭的针灸师们来说,影响肯定非同小可。于是以美国针灸师李永明为首的针灸师们和该研究的原作者Hinman在JAMA展开了邮件论战,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当然,将临床研究写成论文发表,本就是做好了让人质疑的准备,针灸师们写信反对无可厚非。JAMA虽然是发表临床试验的权威杂志,文章可信度很高,但作者和杂志编辑们也必须面对质疑。

  比较有意思的是,针灸师们向JAMA写信也只能去挑原文中临床试验设计,观察指标和研究目标的毛病,而不能像国内一样,直接斥责Hinman不懂中医,用西方标准来研究中医,反对中医就是反对中国传统文化等等,更不可能给人扣上汉奸卖国贼的帽子。

  其实对于慢性运动损伤相关的专业问题,针灸师并不具备参与讨论的资格,只能是在专业医师指导下做点止痛的辅助治疗。现在连这点作用也被证明无效,并且这篇文章很可能引起连锁反应,针灸的其他所谓适应症也可能被拿来研究,并被证明无效。精明的医疗保险公司们自然会迅速跟进,被国内中医粉丝津津乐道的美国针灸热就很可能就此灭火了。因此针灸师们联合起来反对是自然的,不反对才怪。

  要对一篇文章开火,有两个靶点:第一是文章结果的真实性,简单说是否存在造假,这是最致命的打击。柳叶刀杂志发表的那篇麻腮风疫苗导致自闭症的文章被撤稿,就是因为被发现造假。第二是研究的设计问题。设计有瑕疵的研究得出的结论可能是正确的也可能是错误的。所以设计问题没那么致命。所以哪怕能从真实性方面找出一点瑕疵,都比纠结设计杀伤力大。揭假的常用方法有两个:第一是检查研究的原始资料,第二是按照原设计重复一遍。近几年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著名杂志对研究的真实性把关也越来越严。过去要求将原始数据保存五年,但据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早就要求作者将原始数据交给杂志社检查并永久保存。JAMA估计在这方面也会有相应的政策。而按照原设计重复一遍,针灸师们显然不具备这个条件和能力。领头质疑的李永明自己并没有发表过临床试验的文章。而且,李永明号称获得伊利诺伊大学分子免疫学博士学位,但在pubmed上却找不到他的任何论文。李永明开的那家针灸诊所看起来也不具备开展临床试验的能力,这一点也是针灸师们承认的。领头的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

  所以,向JAMA写信挑战,最可行的方式还是找研究设计的瑕疵。针灸师们连发五篇letter质问,Hinman最后做了统一答复。尽管后者使用的是学术讨论的语言,但难掩对质疑者的嘲讽。针对质疑者提出的针灸没有标准化,针灸的频率、下针数量不够,Hinman拿出一篇荟萃分析,指出既往研究发现增加针灸次数,下针数量并不能提高疗效。针对激光针灸强度太低的说法,Hinman拿出了澳大利亚医学针灸学会的标准,说自己就是按照你们针灸学会的标准设定的。另有两位质疑Hinman所用的有效判断指标,这个指标代表的是有临床价值的最低差别,比如疼痛评分最少要有1.8个单位的差异,否则就没什么价值。质疑者建议应该用疼痛改善的百分比来代替这个指标。Hinman不无调侃的说,如果用这个指标,那么疼痛评分最少要有20个单位的差异。也有针灸师质疑一年的随访期,认为没有持续治疗一般症状都会恶化。对此Hinman指出,他们入选的病人当中有的根本不做针灸,一年之后症状有的也有改善,针灸如果真有效,那效果岂不是该更好?领头人李永明主要质疑假针灸作为对照的可行性。Hinman团队的设计是分别让病人接受针刺针灸、激光针灸和不针灸,而进行激光针灸的时候,在针灸师不知道的情况下,随机关闭激光。结果针刺针灸、真的激光和假的激光针灸相比不针灸的都有效,但过了一年这种效果就都消失了。李永明认为即便是假的激光针灸,也对病人皮肤造成了刺激。所以这种对比是不合适的。要我是Hinman,得先让李永明和前面那些指责针灸次数不够,下针不够多的针灸师们打一架。

  针灸师们还拿出一篇评价针灸有效性的荟萃分析,指出这篇分析的结论是针灸与不针灸相比是有效的。Hinman指出那篇荟萃分析同时计算得出真针灸相对假针灸效果相差很小,没有临床意义。尽管看起来这个荟萃分析的结论和Hinman的结论是相似的,Hinman仍然调侃说:“我们不指望自己的试验能够推翻这么重要的荟萃分析。……还有,尽管有这么重要的荟萃分析,因为疗效不确切,英国卫生部在其2014年的指南依然不推荐关节疼痛患者使用针灸治疗。”

  相比在JAMA杂志上的不爽,针灸师们在中文网络媒体里说话就痛快多了。还意淫出Hinman的道歉认错来。其实那只不过是针对李永明挑字眼的一个说明。李永明认为实验开始是为了对比针刺针灸和激光针灸,并没有说明要在激光针灸上做手脚。Hinman告诉他在统计部分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而且要对比只能用激光针灸做双盲,针刺针灸是不可能的。Hinman不该加了一句客气话:“我们认识到有些人可能会理解成另外的意思,我们对由此造成的困惑表示抱歉。”一个apologize让针灸师们捡了大便宜,跑到央广网义愤填膺的说:“但是科学研究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能拥抱歉来解释。如果没有科学依据,就应该修改结论,而不应该只是表示歉意。”

  貌似针灸师们已经宣布胜利了。国内看不懂,也不会查杂志全文的记者转载报道的时候,大概会以此为通稿吧。或许针灸师们本就没打算驳倒JAMA,只是为了制造一个所谓“争议”而已。

(XYS201502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