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C网”的闹剧

作者:灯塔与小舟

  提起“中国C网”,我知道它当初是以商业运作的方式让普通公司代理,把自己的经历和看法写下来,相信算不得泄露秘密。

  1999年下半年,我在一家私企任技术员并兼职电脑培训教师,期间有幸被指定为“中国C网”三级站“站长”。

  什么是“中国C网”呢?按说明文件,全部名称是“中国城市互联网”、字母“C”代表“城市”。据“二级站”来的业务员说,这是一家正宗的、“中国自己的互联网”――它号称是与www(World Wide Web――国际互联网)并行的、完全独立的、根服务器在中国、完全由中国自己掌握的“互联网络”。

  业务员来的当天,我们便被邀请观摩另一家“三级站”。

  那是一家位于京郊的公司,“三级站”就位于一间近20多平米的、专门为其提供的机房内。设备为三台新的组装电脑――其配置在当时的市场上算比较前沿的――据说“才几万元”。不过,硬件中除了机箱、键盘和鼠标,大概无一例外都是国外的产品。其中一台为“中国C网”的服务器、一台为路由、另一台为管理员用来管理服务器使用的客户端。

  我们去的时候,机器都在正常工作。管理员为我们一一演示了“中国C网”的功能。

  那是一种完全通过调制解调器长途单向访问目标服务器的网络:调制解调器每次访问目标服务器,需要调取已保存的目标服务器信息、并长途拨号。连通远程服务器后,程序会获取目标服务器的共享文件夹中的文件列表,并与本地服务器已下载的目标服务器文件夹中的文件列表进行比对,如有不同的文件(包括已更新的旧文件),则显示在列表中,以供下载。下载下来后,不同扩展名的文件需要用各自的程序打开:比如,HTML文件用NetScape或IE打开、.doc文件用WORD打开、.zip文件用Winzip打开……这种“互联网”不仅是“瞬间单联、联完即断”,而且没有自己的浏览器(有的只是文件列表)!

  我当时很不知趣地问:现在互联网已经很发达、远比这种封闭的访问方式先进,为什么还要独立搞这种东西?对方说,只有这样才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不受帝国主义的技术制约。

  投资“三级站”的费用为5万元。我当时建议公司不要投资这种网络――因为与国际互联网相比,“中国C网”不具有任何技术的或用户体验的优势。

  接下来,业务员一次次找我谈话、找老板谈话,并进行各种暗示(某机关报发起、某主席的儿子、女婿直接参与)。终于,老板心动,决定投资。

  一番采购,以当时的“技术标准”只需要一台服务器即可――花费1万多元、“三级站”落成。

  老板兴奋之余告诉我:“中国C网”不久后还会上市、到时候我们有权发展“四级站”收取代理费,云云。

  作为“三级站站长”,每天必须做的工作是:“制作”自己要发布的文件以备其它服务器下载;逐台长途拨号连接服务器、下载各个服务器的文件并逐一打开查看。这个过程最痛苦的环节是:不管下载下来的文件是什么内容,你必须一一下载、一一打开阅读。读过几天,我发现一个现象:文件的内容大都是上级站发下来的“类政府文件”或空洞的政论文章。为此,我写了一篇文章,指出这种“互联网”太保守、方式也太陈旧。并建议大家最好以后全部制作成网页发布、以方便浏览。同时,以“人民公社时期家家有喇叭、户户听广播”来比喻这种网络的落后程度,并说“中国C网”的“C”不应该是Conservation,至少要做成Community才有生命力。然后将这篇文章和制作好的HTML内容一并放到发布文件夹。

  几天以后,在站长碰头会上,我被上级站领导点名批评,说我作为站长不应该写那篇文章、“虽然有道理、即使写了也不应该发布出去”。但那篇文章却引起了同级网站管理员的共鸣。

  又过了大约两周。有一天下午正在坐班,老远听到老板的谩骂声,训斥员工们私自打长途电话、当月话费至少比前一月多出700多元。

  大家都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是谁那么胆大会打出那么多钱。

  第二天一早,老板手里拎着话费清单,怒气冲冲径直向我走来、责问我为什么打长途电话不向他请示。突然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依据清单上的长途电话逐个查去,才知道不仅有长途话费,还有数据费用――这一切,都是服务器通过调制解调器拨号和远程下载所发生的费用!

  那时候比较流行的2911(畅捷通讯)包月好像最高才400元!我所管理的“中国C网”三级站不到一个月竟然消耗了700多元、而且是在我没有遍访所有服务器的情况下!

  当我把实情告诉老板,老板有些后悔,并要求我“尽量少访问别的服务器”、“让他们访问我们的就行了”,以减少费用的发生。

  2000年,我已离开这家公司,听后来的“站长”说,老板因为“网站很快上市”又投资了数万元。

  2001年传来消息,说服务器早已撤掉、10多万元打了水漂。

  我不知道“中国C网”现在是否还存在,如果仍然存在,运营它的除了不必要的资金消耗,应该没有任何收益、更不用说回本。

  它当初号称有“独立根服务器”,放置“根服务器”的某报社为“一级站”,中心城市发展“二级站”、地市级发展“三级站”,大概县、乡级发展“四级站”或“五级站”等等。――这倒完全符合“家家有喇叭、户户听广播”的思维模式。

  而运营的结果却是,不管服务器被命名为多少级,服务器之间都是平级的,即:你有新资料我就取、没有就不取,甚至为了减少开销,常常出现有也不取的情况――因为连接是单向的、是通过长途拨号连接的,与国际互联网的登录电信服务器即可访问全球网络相比,发生的费用是几何级数上升的。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这么做简直就是倒行逆施。

  最近听说,有位张姓教授利用国外的免费代码“发明”的“透明计算”荣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如此划时代的奖项竟然没有出现在随后的“2014中国十大科技新闻”中。有人觉得的不可思议,我却觉得毫不奇怪、更没有为之叫屈――毕竟当年“中国C网”那么“伟大”的发明,除了我这个“三级站站长”因其不时让我发笑而没有完全忘记外,还有几个中国人记得?

(XYS2015022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