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远山的呼唤》对中共中央处理杨玉良学术舞弊提几点意见

  作者:满江红

  近日日本影星高仓健去世,中央六台重播他主演的“远山的呼唤”,影片中高仓健扮演的田岛耕作是个杀人犯,他的哥哥因为弟弟即田岛耕作杀了人,被连累及无法担任公立学校老师。由此可见,教师这个职业在日本是个神圣的职业,哪怕弟弟犯了罪,哥哥都名誉扫地,以至于无法担任教师,反观我国杨玉良本人犯了伪造自己得德国最高科学奖莱布尼兹奖的“学术罪”,却能在大学校长和国家学位委员会的宝座上安然无恙,即使临到被解除校长职务前几天的复旦大学开学典礼上,还淳淳教导青年学子:“复旦的学生要在当今社会守护知识分子的尊严,必须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要具有道德的自律和道德的勇气,使知性与德性同在,对这个国家和社会负责、担当。”真不知道杨玉良是否知道人间有羞耻二字! 杨玉良(2009-05-08)在接受《新闻纵横》采访时则表示:要遏制学术造假就要让造假者付出沉重代价。他还说:“学术造假跟我们国家整体的应有的道德没有坚守好是有关系的,各个行业都有,不止是在医学里面,为什么我不想就这个事情而多说,因为我认为,你仔细想想,我们国家未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个三十年,我们在所有的道德文化精神上,到底该做哪些事情。在学术界,一个人只要做了一件这样的事,你这一辈子就别想在学术界做这样的事了,我的个人态度是这样的。”这话用在杨玉良自己身上可是最贴切不过了。他既然在莱布尼兹得奖问题上造了假,这一辈子就别想在学术界混了。所以他在校长职务被中共中央解除后,无法在高分子学术界混了,只好到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去当一个外行院长,活象<西游记>中的弼马温。对比日本教育界对教师的人品的道德要求,杨应该被永远开除出教师队伍。哪里还有担任高校的研究院院长的资格!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负责人在杨玉良特大学术舞弊被网上公开的几天后表示,”《杨浦区志》对于杨玉良的介绍,内容并没有经过复旦大学的核实。而在复旦大学所有和杨玉良有关的简历,包括人事处杨玉良的早期档案中,并没有提及任何杨玉良获得莱布尼兹奖的内容。至于杨玉良的研究成果是否和“Spiess教授研究小组”获奖有关联,方舟子应该自己去求证,而不是靠简单的推断”。

  在这里,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完全在说谎:作者有可靠的根据,杨玉良在提升副教授、教授的申请报告中,杨玉良本人就提及自己得了莱布尼兹奖。作者在此向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严正发问:”复旦大学党委有胆量公开杨玉良写的申请提职报告吗”?近日,复旦大学化学系资深教授费伦揭露:早在1995年华中一在世时,华就悄悄地告诉他(即费伦)杨玉良(时任副校长)造假这件事,杨当时在德国作为研究生参与该Leibniz奖论文的实验应用研究工作(固体核磁共振二维谱的应用)。回国后,他就吹嘘他参加了Leibniz奖论文的研究工作,然后不断加码升级为他获得了Leibniz奖。华中一是一位君子,从不瞎说。因此复旦党委宣传部如果肯公开杨的提升教授和副教授材料,不难查到杨早就自己提及获得莱布尼兹奖的谎报材料,否则复旦如何把他申报为1990年五一劳动节新长政突击手呢?复旦大学宣传部为什么不敢公布当年的申报材料呢?

  我们没有听说蒋介石到过什么大学视察,至少蒋没有到西南联大视察。这就是为什么西南联大能出世界级大师的原因吧,我们也没有斯大林到某大学视察的记忆。奥巴马到某小学发表演说前,被媒体批评很多,几乎被该小学学生家长赶出来。

  为什么政客在文艺界和教育界如此地不受欢迎?我想不外于如下一点:政治是一种肮脏的职业,它需要尔虞讹诈、两面三刀、口是心非等策略,政客往往为了需要,今天可这样说,明天又可换另一种说法,一切依需要而定,对学书腐败实行”零容忍”是发自中央轰动全国的号召,但如何做则看需要而定,杨玉良被揭发特大学术舞弊,下起复旦党委,复旦检察部,宣传部,学术道德规范委员会,上至中央教育部(还有更上面的),因需要(需要什么!),象组成人墙一般,手挽手保卫杨玉良.天地良心呀!高官们说的”零容忍”影子哪里去了.

  最近笔者和朋友谈起,他说曾经有人给各种职业的人按照纯洁度排序,最纯洁的是宗教和慈善事业人士,例如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特丽莎嬷嬷,其次是教师,教师给学生以榜样,收入不高,但是做教师也是有奉献精神(虽然不及牧师等传教士)。真所谓“青春在中度过,粉笔灰苍老了我们的脸”,于是在日本,连弟弟是罪犯也累及哥哥不能当为人师表的老师,教师确实是纯洁度很高的职业。而纯洁度排名最低的就是政客。这使我想起当年胡适的一段回忆:陈独秀本来是北大文学院院长,教授。但是发生了一件丑事:他和北大学生争抢一个妓女而抓伤了脸,于是蔡元培和其他文学院教授其中包括胡适,讨论是否要解除陈独秀的教师职位,最后结论是还是解聘了陈的教授职务,于是陈独秀教授不能当,却就到上海担任总书记了,这么看来,嫖妓女者还是可以当总书记的,却不能当大学教授,同样情况的也是一位总书记(向忠发),也是因为留恋妓女而被国民党被捕的,后来,他在狱中的表现还不及这个妓女。

  从杨玉良自己伪造得莱布尼兹奖,却能当上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主任、复旦大学校长等学术崇高职位以及他在校长位置上的历次发表文章和演说,他甚至在中国青年报上载文,还教导其他学校校长:如何做大学校长。现在,即使让他连降三级,当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院长,如果把院长看成学者身份,杨玉良实在是不够格的,因而这个处分是不妥的,让杨玉或者说至少是对复旦大学内其他同级院长的侮辱。但是如果把院长当做政客的职位,即让杨“屈尊”处长职位,按常规,60岁以上的处长本来理应退休的。但他却是合适的和例外的,因为他扮演处长级别的政客十分真实和合适的,例如他在2011年3月20日,在纪念谢希德先生诞辰90周年座谈会上,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教授表示,大学校长应该是影响校风的关键人物。杨在讲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心理上不把自己当成大学校长,而是政客,因为政客可以厚颜无耻地不把自己算在学术不正影响校风的校长之一。他的的确确是个人格分离的,但十分称职的政客。

  因而我对中央处理杨玉良的意见是:1.处理了比上上下下顶着不处理好;2.处理了,但处理得不够严肃,更远不如处理一般教师学术违轨来得严厉;3.既然处理了,杨玉良必须开除教师队伍,拿他祭刀,为我们中国知识分子树立正气!让中国学术界看到”中国还是有希望的”.

(XYS2015020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