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权”论的本质

  作者:方玄昌

  1月18日凤凰网“大学问”沙龙节目录制现场,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的田松教授语惊四座,他不仅强调要“警惕科学”“警惕科学家”,还认为公众应该有“愚昧选择权”,且人类的生活应该回到原始的荒蛮状态去。

  更奇葩的是,对他呼吁的“愚昧权”论,反转阵营居然没有表示任何异议,似乎是集体认同了这一言论。

  其实在田松之前,微博上已经有人表达过“人应该有选择愚昧的权力”之类言论。但在聚光灯下如此高调为“愚昧权”辩护,田松应该是第一个。来自清华大学的赵南元教授将“愚昧权”比喻为“得病权”,以此讽刺其荒唐。

  但我们如果将田松的这个观点与绿色和平等职业反转组织的行为相结合,将发现“愚昧权”论的真实含义,远比“得病权”的类比更为深刻。

  让我们先看看选择“愚昧”的意味。“愚昧”的孪生兄弟是“野蛮”,它还有一个朋友是“麻木”。鲁迅奋笔一生,就是期望将中国人从“愚昧”“野蛮”及“麻木”中唤醒。可惜他只唤醒了极少数人。

  “愚昧”的对立面则是“文明”――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实际上就是逐步消灭愚昧与野蛮的历程。文明发展到高级阶段,便诞生了科学。毫无疑问,科学是当前人类文明最杰出的代表,是人类文明的核心部分,是“愚昧”的最大敌人。

  所以,田松提出的“愚昧权”论,与其“反科学文化人”的身份是相符的:要选择愚昧,必须反对科学;反科学的结果则是回到愚昧。

  而绿色和平、地球之友等职业反转组织及金微、“直言了”等职业反转人士,以造谣、欺骗的手段成功阻截黄金大米等转基因食品上市,借此每年在全球范围内间接屠杀数十万维A缺乏症儿童,则是将“愚昧”与“野蛮”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结合顾秀林之流、崔永元之徒整天在微博与博客上辱骂科学家及科普作家等行为,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持续十多年的反转运动,其实质不但是反科学、反人类,还是在反对整个人类文明。

  因此,尽管田松的“愚昧选择权”论是对整部人类文明史的抹杀,但我们依然要感谢他:他帮我们一语道破反转天机,最简洁而准确地概括了反转运动的实质。

  但问题还不止于此。饶毅在节目现场尖锐指出,提倡人们回到荒蛮状态的田松,自己却选择了现代生活方式,享受着科学与技术带来的便利。这种言行不一的行为点破了反转人士内心深处的真实企图:他们自己并不拒绝科学,但出于利益等种种目的,却呼吁和唆使别人,尤其是那些欠发达地区的弱势群体继续生活在荒蛮、苦难之中。所以方舟子说:你可以选择愚昧,但无权愚弄公众(大意)。

  可悲、可叹、可气、可恨又可笑的是,反转集团策动的这场运动,不仅成功愚弄了大众,还成功愚弄了部分决策者,我们的政府居然完全被愚昧所裹挟。而政府对愚昧的妥协和不作为,又反过来助长了愚昧的气焰,由此堕入恶性循环。这才是问题的真正症结所在。

  最后发几句牢骚。我做科学记者、科学编辑及科普作家已超过十五年,涉及医学、环境学、天文学、地质学及气候变化等多个领域,坦率地说,做转基因科普最无趣:在这个领域,我的绝大多数文章(包括这一篇)都是在批驳职业反转人士的奇谈怪论,解读各种流言、谣言与谎言,以及平复公众被煽动起来的情绪,却较少涉及到具体的科学知识。科学是美丽的,谣言则是丑陋的,但我们还不得不跟丑陋的谣言打交道,因为当下转基因科普对于国家和社会都很重要。

  如果一定要说这种工作是在剥夺公众的愚昧权,我承认。

(XYS2015020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