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门产品受热议 金箔入酒为哪般

  张志伟

2015年02月04日01:31 第一财经日报

  看到国家卫生计生委(下称“卫计委”)日前下发的关于“金箔入酒”的征求意见函,微博网友们一头雾水。卫计委在发给各有关单位的函中称,经审核,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使用范围为白酒。

  一石激起千层浪,行业协会、酒业圈对此评论不一。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就公开质疑其必要性;白酒专家铁犁则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称,金箔酒在国内外都不是新鲜事物,国内市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在推,而这次,国家有关部门应该是在对这个不到1个亿的小众市场进行确认和规范。

  当金箔遇到酒

  意见函介绍了金箔入酒的生产工艺,将纯度为99.99%的纯金以物理方式汽化,使其均匀分散成小分子,再将这些小金分子重新堆栈排列以精准控制分子磊晶堆栈的方式形成食品添加剂金箔。

  按照规定,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的产品仅为白酒,最大使用量为每公斤0.02克。

  对金箔酒颇有研究的酒类营销专家杜志国告诉本报记者,即便该种产品和工艺在大陆存在时间已久,但并非首创,而是模仿台湾金门高粱酒的运作模式。

  资料显示,金门高粱酒在台湾白酒市场占有率高达80%。1952年9月,酒厂原名为九龙江酒厂,1956年更名为金门酒厂,1998年2月改制为金门酒厂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正式进驻大陆,在厦门成立全资子公司金门酒厂(厦门)贸易有限公司。

  厦门金门酒厂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称,金门高粱酒金箔酒主要在台湾生产和销售,大陆并没有该产品和业务。“在台湾卖得还不错,消费者主要用来投资和收藏。”

  有网友不禁感慨:“还不如直接加金砖或者钻石呢”,“真纳闷,在反腐形势如此严峻的节骨眼上,竟能推行这样一项规定”;还有人发出疑问:如果金箔允许入酒,那么最终受益的是谁?酒企还是黄金公司……

  除了这些有意思的评论,大多数普通消费者还是关心食品安全。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介绍,从营养学的角度看,目前已确定人体必要的元素有20多种,但肯定不包括金。

  另据公开信息,1983年,世界卫生组织食品添加剂法典委员会正式将99.99%自然纯金列入食品添加剂范畴,编为A表第310号。实际上,长期以来,由于黄金的稀有珍贵,食用金箔只在小范围内被认知,而大多数消费者并不知道。

  而从国际上看,“食金之风”在日本、东南亚、欧洲一带盛行,金箔大餐、金箔酒、金箔水、金箔糖果、金箔糕点令人眼花缭乱。

  有酒业人士介绍,目前的困惑是传统如何与现代对接,如何对消费者的认知进行合理引导,在科技含量和安全担忧中做出取舍,而这都需要国家有关部门监管和规范要跟上。“如果金箔含量不超标,不仅不会对身体健康带来危害,反而会将‘金钱’变为革命的‘本钱’。”上述酒类专家如是称。

  铁犁认为,金箔含量如果不超标,按照科学化的标准去操作,对人体是无害的。国际上也有类似产品,国内部分小酒厂也运作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卫计委发文更多是出于监管规范的考虑,对于酒企追求科学化、差异化营销策略,是一件好事。”

  小众市场

  对于金箔入酒的前景,多位酒业人士还是持谨慎态度。

  铁犁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国内金箔酒市场规模在1个亿左右,占整个白酒市场的比例不足千分之一。“量很小,放在大的行业来看可以忽略不计,即便此项规定得以执行,对酒企销售额的提升也不会很大。监管部门出于消费者安全的考虑,如今打算对其进行确认。”

  白酒专家赵义祥介绍,金箔酒在国内推出这么多年,市场运作效果一直不理想,不管怎么炒作,里面加的都是黄金,喜欢、认可的只是小众。“但是,秦唐金箔酒卖了这么多年,消费者也喝了这么多年,并没有听到有喝出问题的,但也很难发现明显的功效。”

  那么,这么富有创意和挑战的产品究竟卖给了谁?

  上述酒业人士介绍,部分全球富豪在消费金箔酒,日本、中国台湾,大多如此。厦门金门高粱酒负责人则称,台湾有售的金箔酒,消费者主要用来投资或收藏,因为看中的是增值空间。

  此前有报道称,位于南京的中国金箔艺术馆里有一种价值不菲的高档白酒在销售,这种白酒加入了真金打压而成的金箔,叫做“金箔酒”,一套礼盒3999元。

  另据了解,目前国内在推金箔酒的企业共计百家左右,但很少有将其作为重点产品来推广。“都在观望,大多数企业都不太看好,目前也没有成功的先例,属于冷门产品业务。究竟有无前景,还是一个有待观察的问题。”赵义祥称,作为营销人士,他持谨慎态度,不太看好,除非某些企业为了玩概念,关联户接手企业后单方面意志推这款酒,否则原则上不认为这是一个优质项目。

  不过,这的确是一个有利可图的产品。据一位大型黄金生产商的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相应生产工艺,500克装白酒添加金箔量最多0.01克,而目前99.99%黄金原料价格也就每克200多元,也就是说一瓶白酒新增黄金原料成本不过2元多钱。

  对此,铁犁分析称,加多少金箔、怎么操作和宣传,这些都有待厘清。而卫计委此次征求意见显得很有意义。“某些人群缺少某些微量元素,补充会很有意义;但对于不缺该微量元素的人群来说,是否还需要饮用?”

  他介绍,在白酒行业工作多年,也很难碰到消费金箔酒的人,在生活条件不太富裕的前几年,消费金箔酒显得很奢侈;但如今大多数人都佩戴金银首饰,黄金就显得不足为奇,而且有些人也在意重金属的安全性,对其保持谨慎态度。“但中国之大,总有人对此感兴趣,酒企也在寻求差异化发展。”

  (本报记者马晓华对此文亦有贡献)

(XYS2015020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