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计算”获奖树立了一个坏榜样

  作者:突围

  方博士,

  您好!看了您的文章后,我查阅了公示材料,认为您写的完全正确。下面补充几点:

  (1)“透明计算”成果公示材料所列的几个方面完全没说明如何从理论上证明或从实验上来验证所提出的方法,没提性能有多少的提高。说明这就是一个想法,既无理论工作又无实验工作。一个自然科学奖成果没有验证就敢报一等奖说明张院士对自己的公关能力是何等的自信,能获奖也说明评审的过程和评奖的组织者被收买了。

  (2)公示材料里大量提了公司高管的意见,公司的应用,国家的科研立项,媒体的报道等。一个自然科学成果怎能用这些(特别是媒体的报道)来背书成果的价值呢?同样我们看到获奖后媒体吹嘘说有三大颠覆。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张院士及其团队的公关能力。

  (3)同行评价都是些大话,完全没提如何验证所提的方法,或采用后如何提高了性能,或有何理论价值,或带来了怎样的效益。说明这些人都是利益相关者,假评价。

  (4)透明计算早就有人提过 (M. Satyanarayanan, Mobile Computing,Computer, 1993),在网格计算研究中也有Transparent Grid Computing的研究(R Buyya, et al, 2002). 在该成果介绍中完全没有与这些成果或概念去比较,说明不同或特点。这是学术不端。

  (5)所提透明计算这个概念不是新的,材料中也没有提与其它透明计算概念的区别,把别人评价透明计算的言论拿来为自己所用。 这种偷梁换柱的手法也是学术不端。因为这些相关的概念在网上一搜就有。

  (6)成果的第三个方面:相关论著被美国教授 Y. Pan 评论为“可能是该领域的里程碑”。 Y. Pan就是潘毅,中南大学的长江学者,千人计划。原来这个张校长是让自己的手下来评价自己的成果。这又是弄虚作假的重要证据。

  要求撤销该奖,追究评审人和国家奖励办公室的责任。估计有行贿受贿的嫌疑。

  这个事件最为恶劣的是树立了一个坏榜样,让年轻人以为研究就是这样的。

  陈景润是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他激励了一代青年奋发学习。张院士的行为可能会毁了一大批年轻人。

  希望以上信息对丰富您的材料有用。

(XYS2015012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