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伟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成果造假

  一个国家奖评审专家的评述

  2014年在习总书记领导下,反腐倡廉,营造了风清气正的廉洁社会氛围,使党风大振、民心大顺。同时也唤醒了我的正义之心。借2015年开元之际,倡导对中医界学术腐败问题展开彻底反腐,端正学风,促进中医科学发展。为此,我首先对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伟在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中成果造假问题提出质疑。

  我是一个老中医工作者,2012年我有幸参加国家奖评审,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国家奖评审,十分激动,可是当我刚接到评审通知不久,就接到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庆国的电话,让我关照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王伟的报奖项目,随后,王伟便派人送来评奖简介和一封厚厚的信封,称之为咨询费。我感觉到评奖味道不对。评奖报到时,我看到王伟申报的国家奖“病证结合动物模型的制备方法与应用”资料,认真研读,疑问百出,在听录音答辩过程中,我自感王伟的研究成果不仅积淀不足、而且经不起推敲,但汇报幻灯的内容巧舌如簧、看似很新颖,但我的疑虑并为解除,碍于朋友之托和王伟的厚意,我十分违心地投了一票。在评奖结束后,一些落选的项目专家电话询问我评奖情况,特别问到王伟项目,十分愤慨,我也深感内疚,评奖已被金钱的铜臭和人际的情面污浊了!之后我了解了此次评奖专家中的部分好友,才知都收到王伟2~3万不等专家咨询费。

  北京中医药大学是我们中医界的龙头老大,使我们敬仰的高水平的老大哥中医院校,可通过这次评奖,亲眼目睹王伟这样的成果和贿选,我深感学术成果质量贬值、学风正气被污浊!

  在评奖之后,我也收到有人对北京中医药大学王伟报奖成果造假问题举报信,我认同举报信内容属实,后来兄弟院校参与评奖的朋友也电话告知我北京中医药大学为保护王伟发来请他们再给评价意见之事,朋友告诉我,他们也知道该成果虚假,但碍于王庆国多次打电话请他们美言,在同行中虽也不便实名否定,为此,只得赞扬一番!

  在2013年和2014年,我用了近2年时间,在网上查阅王伟评奖资料发表的相关文章,认真研究,并咨询相关动物学专家,发现该成果问题不少,的确是学术造假。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该成果所谓“三维病证动物结合模型”,只是假说,在实际应用是并未实现

  依据其发表文章:

  【1】赵慧辉、郭书文、王伟,病证结合动物模型判定标准的建立,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第32卷第6期,P365-373

  该成果的核心是所谓“三维病证动物结合模型”,即从宏观表征组合、微观生物学指标组合以及方剂反证实现其动物模型的建立和评价。

  在其发表的“病证结合动物模型判定标准的建立”文章中关于病证结合动物模型证候属性判定的几个关键问题提出:“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微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和“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及关联”。

  针对以上三个关键问题,让我们认真解析一下,不难明白其成果的虚假性。

  1、“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

  中医证候是根据患者临床表述和望、闻、问、切所获得信息的综合概括,对于动物,由于没有语言沟通,其宏观指标无法从语言表述和问诊中获得,由于人与动物种属不同,闻诊和切诊也不可用,只能单用望诊,仅此望诊怎能达到“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

  对于啮齿类动物,特便是鼠类,由于其胆怯、机敏,在行为学上与人类差异明显,其表现的行为往往与人不同,根本无法达到“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再比如望舌象,由于动物与人种属差异,鼠类的舌在正常状态下就是暗紫色,若按中医理论,应属于血瘀,但实际状态并不是如此。由此可见,其成果所述的“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只是假说,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无法实现。

  试问王伟人类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中那些指标对应了?问诊语言不能对应,闻诊和切诊也不可用,只剩望诊对应,你望到什么症状对应了,是舌诊?是行为?还是什么?

  2、“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微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

  基于以上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无法确定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没有宏观指标的确定,也即模型动物证候没有成立,那么你也无法确定微观等效对应。

  或许你也会说,我是根据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微观指标在模型动物找的微观等效对应。试问中医常见证候,如虚证、实证,阴证、阳证,标证、风淫证、寒淫证、暑淫证、湿淫证、燥淫证、火热证、毒证,脓证、痰证、饮证、水停证、食积证、虫积证、石阻证,气滞证、气逆证、气闭证、血瘀证、血热证、血寒证,气虚证、气陷证、气不固证、气脱证、血虚证、血脱证、阴虚证、亡阴证、阳虚证、亡阳证、阳亢证、阳浮证、津液亏虚证、精亏证、髓亏证、营亏证、喜证、怒证、忧思证、悲恐证等。以上这些微观指标证候临床诊断标准是什么?你如何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的?

  告诉你一点常识,由于动物与人种属差异,即使同一病种的动物模型,其微观指标也有差异,很难做到“微观等效对应”!

  3、“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及关联”

  基于上述“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无法实现!“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微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难以实现!你的“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及关联”从何谈起?

  综上所述,该成果所谓“三维病证动物结合模型”,只是假说,在实际应用中并未实现,因此,该成果并不是真正成果,是不切实际的假说而已。

  二、通过其案例解析,说明其成果为学术造假。

  (一)案例一:小型猪冠心病病证动物结合模型造假

  依据其发表文章:

  【1】许文玉、王伟、刘蕾、于永新,慢性心肌缺血模型小型猪的证候特点及左室重构的机制研究,北京中医药2008年1月第27卷第1期P60-62

  【2】王勇、李春、啜文静、余俊达、郭淑贞、王伟,基于小型猪冠心病慢性心肌缺血模型气虚血瘀证的证候评价,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年2月第31卷第2期P233-237

  【3】刘蕾、王伟、郭淑贞、许文玉、于永新,小型猪慢性心肌缺血模型四诊信息采集的方法探索,中华中医药学刊第26卷第7期,P1438-1440。

  文章1:慢性心肌缺血模型小型猪的证候特点及左室重构的机制研究

  造模方法:采用动物左冠状动脉前降支第一间隔支起始部远端放置 Ameroid缩窄环的方法复制慢性心肌缺血模型。小型猪随机分为假手术组和模型组。术后4 周、8 周从动物的一般状态、舌象等方面观察中医证候的特点, 应用心脏超声心动图测定心功能, 用放免法测定血中 TNF- α的浓度, 免疫印迹法观察 MMP-2、TIMP- 2 蛋白的表达变化。

  该文章结论:“术后4-8周为该疾病模型动物出现血瘀证的时间点,其病理学表现为心肌间质胶原网络被破坏、心脏结构发生改变,但未影响到心脏的功能。”,该论文将该法制备的动物模型定位“血瘀证”,然而该论文以研究“慢性心肌缺血模型小型猪的证候特点”为主题,而论文通篇未提及证候宏观指标特点,真可以说是挂羊头卖狗肉!

  文章2:基于小型猪冠心病慢性心肌缺血模型气虚血瘀证的证候评价

  造模方法:方法 26只中华小型猪随机分为假手术组(8只)和模型组(18只),采用冠状动脉前降支放置Ameroid缩窄环制备慢性心肌缺血模型,术后8~12周从动物一般状态、舌色、活动度、血液流变学、心电图、冠脉造影等方面进行中医证候评价,并用超声心动图观察小型猪心脏的结构和功能变化。

  该文造模用小型猪心肌缺血血瘀证的模型制备是在小型猪左冠状动脉前降支第一间隔支起始部远端放置Ameroid缩窄环,使Ameroid缩窄环内层缓慢膨胀压迫冠状动脉,造成慢性心肌缺血模型。由于冠状动脉受压导致心肌缺血,影响心脏功能,在全身血流改变,血流缓慢,形成瘀血表现。就本法造模特点而言,在冠状动脉受压的下游是缺血性表现,在冠状动脉受压的上游是瘀血性表现,按中医病机认识从因而论应为“因瘀致虚,血瘀血虚”为妥!而不是“气虚血瘀证的证候”!王伟课题组将该法制备的动物模型被证候为“气虚血瘀证”。

  此外,文章1和文章2是同一造模方法,上一篇是“血瘀证”,这一篇就变成“气虚血瘀证”!真是可笑!难道中医病证结合的动物模型就这样被王伟随心所欲确定吗?中医证候不同,治则有异,血瘀证应以活血化瘀为治则,瘀血通则气血流畅,其下游缺血方可改善,而被证候为“气虚血瘀证”则应补气为主要治则,气行血通,前有瘀阻未除,后硬补气推动,血脉能不破呼?真是可笑至极!

  文章3:小型猪慢性心肌缺血模型四诊信息采集的方法探索

  让我们先截取文中“表1小型猪望神色观察量表”看一下

  文中,将精神不振、精神沉郁、精神极度沉郁硬是与人强拉硬套,根本没有特异性表现。这就是王伟课题组挖掘的宏观表征吗?

  纵观以上文章1、2、3,再翻看一下上述的“病证结合动物模型判定标准的建立”一文中关于病证结合动物模型证候属性判定的几个关键问题提出:“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微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和“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及关联”。等效对应在哪里?

  (二)案例二:2型糖尿病病证动物结合模型造假

  依据其发表文章:

  【1】吴晏、韩静、黄黎明、郭淑贞、王伟,2型糖尿病模型大鼠表征及其证候动态演变,中华中医药杂志(原中国医药学报,2011年11月第26卷第11,P2533-2537。

  文章1:2型糖尿病模型大鼠表征及其证候动态演变

  根据文章1,我们首先看一下王伟的2型糖尿病病证动物结合模型是否实现。

  1、先从宏观表征组合上看,人类的2型糖尿病的主要表现多为肥胖、乏力、口干等。一般为无明显的多饮、多食、多尿、体重降低。人类1型糖尿病的主要表现多饮、多食、多尿、体重降低。而王伟文中提取的动物表征“在STZ注射后4-8周,与空白对照组相比,模型大鼠的活动次数增加比率、背温升高比率、各自爬卧比率、唇少光泽不润比率均明显升高,且多饮、多食、多尿、体质量降低。”

  2、再从微观生物学指标组合上看,人类的2型糖尿病的主要表现胰岛素抵抗、高胰岛素血症、高血糖。而王伟文中提取的微观生物学指标组合“本研究结果提示,模型动物经STZ注射1周后至STZ注射后13周观察结束,FBG、TG、TC、AUG值均显著高于空白对照组水平;FIN值先升高(STZ注射1周后)后降低(STZ注射后13周)。注:FBG(空腹血糖)、FIN(空腹胰岛素)、TG(总胆固醇)、TC(甘油三酯)。

  3、最后从方剂反证上看,该文没有描述,仅在讨论中表述为“在下一步的研究中,本课题组将采用糖尿病阴虚内热证和气阴两虚证的代表性方剂对模型动物进行方剂反证,以进一步验证本研究所判定的动物证型的准确性。”

  值得一提的是2型糖尿病模型病证结合动物模是否成立,首先要明确2型糖尿病模型的基本要素是:(1)胰岛素抵抗;(2)高胰岛素血症;(3)高血糖,兼或要素有肥胖、高脂血症。

  王伟成果的2型糖尿病模型错误在于:2型糖尿病动物模型不确切,采用链脲佐菌素(STZ)腹腔注射为化学损伤造成的1型糖尿病的经典模型(由于这种动物模型血糖急剧升高,引起渗透性利尿,导致多尿;多尿导致水分丢失,引起口渴多饮;大量糖原丢失,引起脂肪分解,导致体重下降),其病理特点在于胰岛细胞大量破坏,与人类的2型糖尿病病理明显不同,人类的2型糖尿病病理特点主要是胰岛素抵抗,高胰岛素血症。虽然,有学者报道,注射STZ联合高能量饲料诱导的动物模型可获得的2型糖尿病动物模型,但该模型的胰岛素抵抗并不显著,高胰岛素血症为应激性增高且不稳定,随之是胰岛素降低。在我们既往的研究和许多学者的研究都发现,应用该模型观察中药降糖作用是常常结果是降糖效果明显,甚至一些临床无明显降糖效果的中药也有明显的降糖作用,如金银花、板蓝根、五倍子等一些清热解毒药都有降糖作用,经与专家多次讨论,认为由于该模型是化学损伤加炎性介导导致胰岛细胞大量破坏,具有抗炎作用的中草药,可减轻炎性损伤,间接起到降糖作用,并不是改善胰岛素抵抗的结果。目前,应用该模型研究胰岛素抵抗的文章,基本不被国外学者认可。

  从以上结果不难看出,所谓“三维病证动物结合模型”,实际并未实现,更谈不上其发表的“病证结合动物模型判定标准的建立”一文中关于病证结合动物模型证候属性判定的几个关键问题提出:“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微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和“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在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及关联”。

  综上所述,由于该模型动物与人类2型糖尿病发病机制不同,谈何“等效对应”!

  试问王伟你的2型糖尿病病证动物结合模型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宏观指标,与模型动物的宏观等效对应中那些指标对应了?你的2型糖尿病病证动物结合模型证候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微观指标,与模型动物的微观等效对应中那些指标对应了?

  二、实验方法不严谨,实验结果不可靠,学术造假明显

  依据其发表文章:

  【1】吴晏、韩静、黄黎明、郭淑贞、王伟,2型糖尿病模型大鼠表征及其证候动态演变,中华中医药杂志(原中国医药学报,2011年11月第26卷第11,P2533-2537。

  【2】吴晏、韩静、黄黎明、郭淑贞、王伟,糖尿病模型大鼠表征及其证候动态演变研究,辽宁中医杂志2011年第38卷第11期P2279-2283。

  【3】潘秋、赵慧辉、陈建新、韩静、余俊达、王伟,2型糖尿病实验大鼠表征及其证候特征研究,中华中医药杂志(原中国医药学报)2011年4月第26卷第4期,P683-685。

  文章1:2型糖尿病模型大鼠表征及其证候动态演变

  王伟课题组在文章1中对造模方法表述为:“4.3造模方法空白对照组给予普通饲料。模型组适应性饲养1周后,给予高脂饲料喂养。4周后,模型组1次性腹腔注射STZ溶液35mg/kg;空白对照组腹腔注射同等剂量0.1mol/L柠檬酸-柠檬酸钠缓冲液。注射STZ后第7天模型组大鼠尾静脉采血测定空腹血糖(FBG),并进行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OGTT)[1],凡空腹血糖值≥7.8mmol/L者纳入实验[2]。空腹血糖值<7.8mmol/L者按照原剂量再腹腔注射1次STZ。”

  文章2:糖尿病模型大鼠表征及其证候动态演变研究

  在王伟课题组在文章2中造模方法:“1.4.3造模方法正常对照组给予普通饲料。模型组适应性饲养1周后,给予高脂饲料喂养。3周后,模型组每日皮下注射甲状腺素(T4)0.2mg/(kg?d),连续注射1周[1]。高脂饲料喂养4周后,模型组1次性腹腔注射STZ溶液35mg/kg;模型对照组腹腔注射同等剂量0.1mol/L柠檬酸-柠檬酸钠缓冲液。注射STZ后第7天模型组大鼠尾静脉采血测定空腹血糖(FBG),并进行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OGTT)[3],凡空腹血糖值≥7.8mmol/L者纳入实验[4]。空腹血糖值<7.8mmol/L者按照原剂量再腹腔注射一次STZ。”

  以上2篇文章的问题在于:(1)模型判定标准错误,文中“凡空腹血糖值≥7.8mmol/L者纳入实验”,可谓无知!由于动物与人的差异,空腹血糖和餐后血糖与人不同,因此,判定糖尿病的标准也不一样(人类糖尿病诊断标准是空腹血糖≥7.0mmol/L或餐后2小时血糖≥11.0mmol/L)!链脲佐菌素(STZ)腹腔注射制备的糖尿病模型,大多数学者采用STZ注射后72小时随机血糖血糖≥13.8mmol/L或16.7mmol/L并参考尿糖升高和糖尿病多饮、多食、多尿的症状作为糖尿病模型成功的标志,也有少数研究采用葡萄糖耐量异常作为判定模型成功的标准(参考文献:张玉领、孙长颢,2型糖尿病动物模型的研究进展,实用糖尿病杂志第7卷第4期,P7-9)。(2)文中“空腹血糖值<7.8mmol/L者按照原剂量再腹腔注射1次STZ。”缺乏科学素养,在动物实验中对达不到造模要求的动物应剔除,否则无可比性。

  文章3:2型糖尿病实验大鼠表征及其证候特征研究

  王伟课题组发表的文章3造模方法:“5.2造模方法模型组高脂饮食喂养2周后,腹腔注射STZ 35mg/kg,对照组普通饮食喂养2周后,腹腔注射同等剂量0.1mol/L柠檬酸-柠檬酸钠缓冲液,注射STZ 7d后两组大鼠尾静脉采血检测血糖,凡血糖值符合空腹血糖≥11.1mmol/L者纳入实验[3]。连续观察6周。”

  关于血糖判定标准:文章1、2表述“凡空腹血糖值≥7.8mmol/L者纳入实验”,此篇文章3 又表述“凡血糖值符合空腹血糖≥11.1mmol/L者纳入实验”。造模方法相同,判定指标不一致,自相矛盾,以何为准?科学的严谨性何在?!如前所述,大多数学者采用STZ注射后72小时随机血糖血糖≥13.8mmol/L或16.7mmol/L并参考尿糖升高和糖尿病多饮、多食、多尿的症状作为糖尿病模型成功的标志,也有少数研究采用葡萄糖耐量异常作为判定模型成功的标准。

  综上所述,该成果实验方法不严谨,实验结果不可靠,学术造假明显,难道这种不严谨的成果就是王伟课题组有别于大多学者的创新之处吗?!

  三、2型糖尿病模型病证结合动物模型系主观臆造,纯系“被证候”

  依据其发表文章:

  【1】吴晏、韩静、黄黎明、郭淑贞、王伟,2型糖尿病模型大鼠表征及其证候动态演变,中华中医药杂志(原中国医药学报,2011年11月第26卷第11,P2533-2537。

  【2】潘秋、赵慧辉、陈建新、韩静、余俊达、王伟,2型糖尿病实验大鼠表征及其证候特征研究,中华中医药杂志(原中国医药学报)2011年4月第26卷第4期,P683-685。

  【3】潘秋、韩静、余俊达、郭淑珍、赵慧辉、王伟,STZ诱发性糖尿病大鼠表征及其证候特征研究,中华中医药杂志(原中国医药学报)2010年10月第25卷第10期,P1644-1647。

  文章1:2型糖尿病模型大鼠表征及其证候动态演变

  王伟课题组在文章1中表述“在STZ注射后4-8周,与空白对照组相比,模型大鼠的活动次数增加比率、背温升高比率、各自爬卧比率、唇少光泽不润比率均明显升高,且多饮、多食、多尿、体质量降低。根据《中医诊断学》中对于消渴阴虚内热证:咽干口燥,心烦畏热,渴喜冷饮,多食易饥,溲赤便秘的描述,认为在STZ注射后4-8周,模型大鼠与阴虚内热证的表现基本相符,故判定为阴虚内热证型。在注射STZ后9-13周,与空白对照组相比,模型大鼠的活动次数减少比率、毛潮湿比率、爪色青紫比率、触之不动比率均明显升高,且多饮、多食、多尿、体质量降低。根据《中医诊断学》中对于消渴气阴两虚证:咽干口燥,倦怠乏力,气短懒言,多食易饥,口渴喜饮,溲赤便秘的描述,认为在STZ注射后10-13周,模型大鼠与气阴两虚证的表现基本相符,故判定为气阴两虚证型。”

  该文的问题在于:证候的判断未考虑动物生理病理与人的差异性,因为人类的2型糖尿病好发于中老年,中老年人一般多气虚阴虚,主要表现为乏力、口干等。而该文实验模型采用STZ导致的胰岛细胞化学损伤,动物的血糖急剧上升,引起血浆渗透压上升,导致渗透性利尿,水分、尿糖增加,血糖丢失,继而口渴多饮、多食,继发体重下降。此时的动物正在壮年,与人类的2型糖尿病发病环境本质不同。

  文章2:2型糖尿病实验大鼠表征及其证候特征研究

  王伟课题组在文章2中表述“课题组在腹腔注射STZ诱发糖尿病大鼠模型研究的基础上,继续开展叠加高脂饮食的造模方法复制2型糖尿病病证结合大鼠模型研究。通过全面、动态地采集大鼠表征,证明两组大鼠的表征有一定差异,第1-6周可作为证候研究的一个适宜时间窗,课题组初步推测模型组大鼠证候特征为脾气亏虚、痰瘀互阻,前期脾气亏虚证为主,后期痰瘀互阻证为主。”

  文章3:STZ诱发性糖尿病大鼠表征及其证候特征研究

  王伟课题组在文章3表述结论:“STZ诱发性糖尿病大鼠第3-7周的表征基本稳定,课题组初步推测模型组大鼠证候特征为早期胃热炽盛证为主,后期脾气亏虚证为主。”

  由以上可见,糖尿病造模方法基本相同,可得到中医证候却不一致,是造模方法不稳定?还是证候不稳定?这样的成果结论还能指导科学研究吗?!中医病证结合的动物模型证候可以随心所欲确定吗?!

  综上所述,该成果所谓“三维病证动物结合模型”,只是假说,在实际应用中并未实现,该成果并不是真正成果,是不切实际的假说而已。并且实验方法不严谨,实验结果不可靠,学术造假明显,病证结合动物模型系主观臆造,纯系“被证候”,毫无创新可言。

  像这样的“成果”竟通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励评审,我很感慨这是科学评审的成果,还是金钱和人际潜规则的成果!

  对王伟在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中成果造假问题提出质疑的目的是倡导对中医界学术腐败问题展开彻底反腐,端正学风,促进中医科学发展。同时提请国家奖励办取消虚假成果的奖励表彰,还中医科学的蓝天!

  唤起良知的国家奖评审专家

  2015/1/3

(XYS2015011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