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电书记以权谋私开办博士“工厂”

  作者:赵玉忠

  北京电影学院党委书记候光明,在原职单位北京理工大学招收《军民融合与组织创新》和《创新管理与可持续发展》博士学位研究生;前年起又在现职单位招收《电影产业管理的理论与方法》博士学位研究生且一次招收3人,去年招收2人。根据两校招研信息统计,候光明共开设三个博士学位专业研究方向,共带3级在校生10多人。据悉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等首都高校的博导1年只能分到1个名额,低的0.5个名额。清华大学专门出台规定,为了保证教师与学生有尽可能多的时间交流,每个导师每年只能招0.8个博士,一年一个,四年空一回。北电书记堪称开办博士“工厂”;因其主管一校党务工作,仅就时间来说难以保证在校博士生的培养质量。

  百度候光明2005年以来所谓的“代表性学术成果”,主要有《管理博弈论》、《人力资源管理》、《组织系统科学概论》、《创新方法系统集成及应用》、《军民技术转移的组织与政策研究》等著述。首先,就前四本管理学书籍内容而言,均为西方国家学者首创的学术成果。比如,多位学者因“博弈论”在经济学、社会学、管理学等领域的应用成果,相继获得了1994年、1996年、2001年和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其次,前四本管理学书籍并无创新性“学术成果”可言,只不过是撰稿者们将前人学术成果收集、整理、归纳和编撰几个案例而已。值得一提,候光明还主编出版了两本书《校园植物志》和《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考生》。由此可见,候光明自营的博士“工厂”名不虚传。

  北电书记调任现职之前,对电影创作、生产、经营环节一窍不通,毫无电影行业实践经验积累。近两年来他在多家报刊杂志和网站发表文章或谈话,搞出了许多笑话。例如,2013年其在某报纸发文称:“自2002年启动产业改革以来,中国电影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014年其接受某网站访谈称:“电影产业化以来的10余年时间里,中国电影已经取得很大进步”(北京电影学院网站挂有其9篇文章及访谈)。文化行业历史真相是:建国初期以来,中国大陆的电影制片厂、发行公司、电影院实行企业经营、自负盈亏。用经济学术语表述,电影行业属于电影产业而非电影事业,也就不存在所谓的“2002年以后才开启电影产业化进程”。建国初期,图书出版社实行事业单位、企业管理的模式;广播电台、电视台、文化馆、展览馆、博物馆、文艺表演团体和大多数报刊杂志社实行全额拨款、事业经营的模式;这些行业相继于1993年党的14届3中全会出台《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和2011年党的17届6中全会出台《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文件之后,才开启了文化产业化的进程。

  又如,2013年其在某杂志发文称:《泰濉烦杀静还3000万元,却能吸金近13亿元。……《泰濉肺什么这么火?为什么能够以小制作且低调的宣传赢得巨大成功?”作为行业权威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原主任、青年电影制片厂原厂长郑洞天教授曾对投资影片归类:按现在中国的行市,投资8000万元以上算大片,3000万元上下的应该叫中等成本电影,小成本电影就是1000万元以下的(《当代电影》2009年第1期–《中小成本电影的市场出路》)。将投资3000万元摄制的《泰濉饭槔辔“小制作”成本电影,纯属于外行乱弹琴。

  再如,2014年其在某个文艺论坛发言称:“电影的评价至少三大标准――价值观标准、艺术性标准和商业性标准。价值观标准是基础、是灵魂,是电影艺术的根本属性;艺术性标准是电影艺术本身的内在规定性;商业性是价值观标准、艺术性标准得以实现的必由之路。”按照行业规范表述,电影作品评价(质量)标准包括四项:(1)政治(社会效益)标准;(2)艺术标准;(3)票房(经济效益)标准;(4)技术标准。图书、报纸、期刊、电影拷贝、音像制品、软件制品等文化商品属于物化的精神产品,不仅涉及意识形态即内容质量(如电影的知识品位、教化功能、价值取向等),而且涉及物理形态即技术质量(如书刊的纸张质量、装帧效果;电影拷贝的声光效果、额定放映场次等)。比如,近期放映的国产大片《智取威虎山》,片尾字幕上叠印有“3D+IMAX”质量管理人员署名。侯光明真可谓满嘴跑火车,既不熟悉行话――“政治(社会效益)标准”并不等同于“价值观标准”,也不知物化精神产品还有“技术标准”一说。

  在北电网站所挂其他几篇文章(及访谈)中诸如此类的笑话不胜枚举,由此推论,这些只不过是其挂名之作而已。最为搞笑的是,北电书记提出了打造世界一流电影学院的办学思路:“盖大楼、育大师、著大作、拍大片、养大气”。在“草根院士”李小文教授因病逝世后,有学者感慨道:“大学之大,不在于大楼,在于大师!”而“盖大楼”和“养大气”的提法,不能不让人们联想到1958年的大练钢铁运动和1978年《国民经济十年规划纲要》提出的新建续建十大钢铁基地、十大油气田的荒谬规划。北电现有全日制在校生不到3000人;国内现状是制片专业人才需求趋于饱和,编剧、导演、表演、动画等专业人才供过于求。北电书记访谈提出的规划是“2020年全日制在校生达到6000人左右”。六年之后的景象是:国家投资N亿元建设了一个新校区;绝大多数各层次专业人才却面临毕业即失业的局面。借用当年彭老总在庐山批评人民公社的那句名言:“崽卖爷田不心疼!”

  北电书记开办博士“工厂”的真实目的有二:一是利用廉价劳力名利双收;二是利用门生结党营私。就学术水平而言,笔者曾经当面与书记调侃:你我两位管理学教授不妨在校内摆个擂台,就电影企业管理、文化创意产业、马克思经济理论等论题展开一场辩论,让本校教工、学界同仁、乃至社会公众辨识一下,谁是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

  据悉2015年北京市委将继续对区县、委办局、市属国企、高校、事业单位开展专项巡视。希望北京市委派巡视组查处北电书记学术腐败及结党营私问题,别让习总书记就高校党建工作“党要管党、从严治党落到实处”重要指示的落实成为空话,别让我国《高校教育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演绎成北电书记笑话。

(XYS2015011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