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的永源基金之路

  作者:司马3忌

  分析研究了半个多月的资料,我猜想我已经找到了小崔的命门。――@司马3忌

  前言:无须讳言,我和许多网友一样,曾经也是崔永元的粉丝。理由不复杂,我挺欣赏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的表演风格。

  现在,我肯定自己已经成了崔黑,理由更加简单,我认为从微薄上认识到崔永元的言论和形象与之前在CCTV上看到的小崔存在着巨大的反差。

  感谢互联网。

  大概凡是名人,都会有很复杂的经历和故事,小崔也不会例外。我不关心小崔的政治立场,也不反对小崔强烈抵制转基因的态度,我只关心崔永元的慈善之路,并且愿意公开谈谈我对此的了解和观点。

  崔永元的慈善之路其实极其曲折复杂,如果你有耐心,还得从头开始慢慢的和我一起捋捋。需要说明的是,我的资料全部来自于互联网公开的信息,仔细搜索一下就有了,然后加以逻辑地分析。

  一、初试慈善,名气变现其实是个技术活

  无论是CCTV的著名主持人还是记者,或者是微博大V,都尝试过名气变现。这种变现的目的有直接改善生活水平,也有用于慈善募捐。办法多种多样,活糙一点的就简单了,找个无名作家口述,署名出书,大约就是那些《日子》《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不过如此》之类。再糙一点的就是直接走穴客串代言参加商业演出,代价就是名声有些受损而已,容易被人诟病“捞钱”。

  崔永元独辟蹊径,走了一条慈善路线,虽然崔永元的慈善路线走得并不轻松,但总体而言还算成功,至少以2013年之前看来。

  和崔永元联系在一起的慈善项目和名目有很多,主要有以下二个项目:

  1、2007年9月,崔永元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了“崔永元公益基金”,并将基金的长期目标定为“乡村教师培训”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资助中国口述历史影像记录等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收集、保护及传承项目。

  崔永元公益基金属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专项基金中的动本基金,动本基金的资助活动直接从基金中支出。基金的募集由发起方共同向社会募集形成。

  从该基金成立的2007年至2012年底,该基金共募集善款2780.4万元,累计支出2031.9万元,结余748.5万元。但是我们无法在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上查知上述善款支出究竟有多少用于“崔永元口述历史”项目。

  但是在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2013年审计报告上,却能看到与“崔永元口述历史”的关联。

  2013年该基金的捐款收入虽然从上年度的238万元急剧下降到13.8万元,但仍然实际支付“崔永元口述历史”项目409.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崔永元公益基金的执行机构有二家,分别为“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据《时代周报》记者喻盈在2010年6月13日的报道文章《我的抗战 崔永元做口述历史》报道:“崔永元成立了一个公司,叫“清澈泉”,原来是在央视的体制下做“制播分离”的尝试,做了《我的长征》、《小崔说事》,渐渐的却整个重心都转向了口述历史采集、整理。”

  从北京工商局网站可以查到这两家执行机构的工商资料。可以看出这是两家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工商资料显示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最大的股东崔永星占股比例70%,据传该最大股东疑似崔永元的哥哥。

  另,在此时期,“崔永元口述历史”尚未与中国传媒大学合作,负责人仍为自然人崔永元。(请注意,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尚未发布定性“崔永元口述历史”为公益项目的相关文件)

  上述二项事实,足以证明崔永元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了“崔永元公益基金”违反了《基金会管理条例》,涉嫌利益相关机构之间发生了直接的利益输送。

  同时,崔永元公益基金共执行了六期“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

  2008年受委托执行第二期“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的机构为北京乐悠乐旅游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该企业2008年8月14日才注册成立,马上就成了第二期乡村教师培训(2008年度)的执行机构,2009年还在接受崔永元基金会的拨款(共计接受善款733592.00元),2010年因为没有参加正常年检而被工商局吊销执照。

  2009年第三期“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的执行单位为中慧科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北京工商局官网没有找到这家企业的任何注册信息。

  2010年第四期“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的执行机构,北京励耘木铎教育咨询中心(普通合伙),也是一家盈利企业。

  2011年第五期“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的执行机构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自由天空”,但财务账目显示,接受拨款的执行机构是北京桃李天教育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北京工商局登记的资料显示这是一家以赢利为目的的企业。

  上述信息暂且忽略,我们还是把注意力先放在与“崔永元口述历史”有关的方面。

  2、2011年5月17日,由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搜狐公司共同发起的“给孩子加个菜”公益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旨在帮助中国贫困地区少年儿童健康成长。

  截至目前为止,共募集捐款316.1万元,支付善款189.5万元。

  该慈善项目与“崔永元口述历史”没有直接关联。

  本章节结语:

  前述二项慈善项目,均为崔永元分别联合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以及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发起并组织,所有捐款均由上述机构接收并批准开支。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崔永元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崔永元公益基金”在2013年度的善款收入陡降至全年度仅为13.8万元,仅为上年度的5.7%。原因不详。

  与此同时的2013年,崔永元任理事长的北京市首个公募基金“永源公益基金会”于2013年5月7日成立了筹备会议。

  二、口述历史的前世今生

  崔永元口述历史其实分属二个实体:“崔永元口述历史博物馆”以及“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

  2012年2月,崔永元与中国传媒大学签约,合作成立“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及“口述历史博物馆”。

  “崔永元口述历史博物馆” 分主题保存并展出崔永元收集到的各种相关史料、实物、图片、影视资料等,2012年2月起陆续从位于怀柔的电影传奇馆搬来中国传媒大学提供的面积约8000平米的独栋办公楼。该博物馆收藏品的法定归属性质不详。

  “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为采编团队,属于挂靠于中国传媒大学学部制改革“四部一中心”之“协同创新中心”的直属二级机构。该团队的具体人员数目不详,人员身份属性不详。

  为了方便描述起见,暂且把“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及“崔永元口述历史博物馆”统称为“崔永元口述历史”。

  这样就产生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崔永元口述历史”的法律归属是属于中国传媒大学属下的科研或者教学机构,则无法从慈善机构获得慈善捐款;如果“崔永元口述历史”的法律属性属于某个商业公司或者自然人崔永元,则该机构无论是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 “崔永元公益基金”或者“永源公募基金”获得捐款均涉嫌利益输送。

  熟悉法律常识的网友自然能够清楚其中的利益关系。

  让我们回到本章节的开头,崔永元口述历史的前世今生。

  2002年崔永元因病离开了令他成名的节目组《实话实说》,自2003年始,崔永元陆续主持采编制作《电影传奇》《我的长征》《小崔说事》《我的抗战》等节目。在这个期间,崔永元开始接触并收集了大量的采编素材,形成了后来的“口述历史”的雏形。

  2005年左右,CCTV开始尝试“制播分离”改革,崔永元的上述节目素材显然已经不属于CCTV所有,而应该属于崔永元控制的某个商业文化公司所有。换句话说,就是崔永元担任制作人使用某文化公司资源制作节目,然后卖给CCTV播出。

  巧合的是,“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06年11月15日,其中最大的出资人崔永星出资490万元,占股70%(该出资人崔永星网传疑为崔永元的哥哥)。2012年7月4日变更为孙庆石。

  而2012年应该是崔永元正在积极努力筹备申请成立公募基金会的时期。上述股权变更为孙庆石显然是为了规避法律风险。

  2010年06月,崔永元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的访谈中称:“口述历史至今已经花了一亿两千万,没有花国家一分钱,这就是清澈泉。所有的款都是我和我的团队厚着脸皮筹来的。”

  崔永元在这里撒了个谎,事实上,崔永元自2007年9月起就开始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崔永元公益基金”获得慈善捐款了,根据审计报告显示,“口述历史”累计获得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转账款项1771.3万元(其中300万元购买了6套松下高清摄像机,407.5万元支付数字化存储、速记、校对)。

  我们不清楚是崔永元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的合作出了什么问题,还是崔永元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给钱不够痛快,反正崔永元从2012年开始打算自己单干了。

  2012年2月,崔永元与中国传媒大学签约,合作成立“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

  从2012年11月起,崔永元团队在传媒大学正式开设口述历史课程,作为该校研究生的公共选修课之一,时长为8周24课时,并确定了由崔永元本人主讲一节。

  2013年5月,北京永源公益基金会筹备会议,同年6月25日北京永源公益基金会获得批准成立。

  2013年11月21日,崔永元从央视辞职;个人关系转入了母校中国传媒大学。

  2013年12月8日到12月18,崔永元走访了美国洛杉矶、圣地亚哥、芝加哥等六个地区,拍摄制作了《崔永元美国采访转基因视频发布》

  2014年7月23日,崔永元方舟子名誉纠纷案在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崔永元透露自己就是为了跟方舟子打官司才离开央视的。(崔永元显然又撒谎了,二年前崔永元就已经做好了调入中国传媒大学的准备和铺垫了)

  至此,“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正式落户于中国传媒大学,现在问题又来了:无论是校方宣称的“挂靠”还是媒体报道的“合作”,中国传媒大学作为挂靠或者合作的甲方必然要面对一个合法的组织机构。自然人崔永元肯定不能成为合作对方,因为崔永元是校方的职员或者干部,否则那应该称之为“内部承包”。

  我猜想和中国传媒大学合作的对方也许是那家“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此事以待验证。

  熟悉我们国家干部人事管理制度的网友都应该了解,所谓人事调动,通常指的是国家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编制人员因工作需要进行的一种人员岗位调动。对于崔永元来说,调入中国传媒大学意味着事业单位编制和待遇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工作岗位的变动。

  因此,崔永元作为中国传媒大学的在编工作人员,显然不具备挂靠或者合作的资格。

  同时,根据中国传媒大学应本人申请而公开的政府信息,崔永元尚不具有教师资格证,即也不具备教学资格。因此崔永元在中国传媒大学的具体工作岗位尚不明确。此事待查。

  现在,问题又来了,崔永元无法被中国传媒大学派驻“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工作,否则一旦接受慈善基金的捐助,就涉嫌违反《基金会管理条例》构成利益输送。

  至此,对于自然人崔永元来说,其个人和中国传媒大学以及“崔永元口述历史”的关系就形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其实这些还只是问题的开始,更加复杂的问题还在“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

  三、崔永元的慈善权重比例

  崔永元发起的“北京永源公募基金会”成立于2014年6月25日。

  在此之前,2007年9月,崔永元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了“崔永元公益基金”,并将基金的长期目标定为“乡村教师培训”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整合社会资源,倡导社会慈善和公益行为,创造社会和谐环境,造福人类。基金用于资助贫困地区基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以及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项目。

  上面这段官方语言有些绕,但是善款的主要用途确实写得比较清楚:“基金用于资助贫困地区基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以及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项目”

  请注意,后面拖了一条尾巴:“以及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项目”。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该基金会历年来的善款去向。

  截止至2013年底,该基金会共募集善款2441万元,具体用途分布如下:

  

  图中显示,其中73%(1771万元)用于崔永元的“口述历史”;而用于“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计划”的仅为11%(约28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接受该基金1771万元善款的执行机构居然是“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该有限责任公司的主要出资人(占股70%)的姓名是:崔永星。

  由此可见,崔永元公益基金的《崔永元公益基金管理规则》第二条“崔永元公益基金的设立宗旨是倡导社会慈善和公益行为,创造社会和谐环境,造福人类。基金用于资助贫困地区基础教育、文化、卫生以及我国非物质文化保护的现状等项目。”其实只是一个慈善的招牌,崔永元的“口述历史”项目才是该基金会的捐款用途大户。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在2013年并没有组织“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计划”,原因在于该项目2013年的实施计划被崔永元发起成立的独立公募基金会“北京永源公益基金会”接手了。对于崔永元来说,慈善项目不够用了。

  同时,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当年度仅收到零星公众捐款13.8万元,原因应该是崔永元没有积极组织募捐。另外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应该在于:崔永元需要动用社会资源为自己独立发起成立的“北京永源公益基金会”号召募捐了。

  (注:崔永元在2011年5月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发起成立的“给孩子加个菜”慈善项目,三年多来共募集捐款316.1万元,支付善款189.5万元。由于该项目与“崔永元口述历史”没有直接关联,不再展开。)

  四、清澈泉究竟流向了哪里?

  所有与经济有关的问题其实都只有一条脉络,那就是人民币的流动去向。

  2007年9月,崔永元挂靠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发起成立了“崔永元公益基金”,截止至2013年底,共募集捐款2441万元,其中的1771万元(73%)的拨付对象是“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这样问题就变得简单了,我们只需要搞清楚这样几个问题:1、清澈泉是谁?2、慈善捐款为什么要拨付给清澈泉?3、清澈泉是如何处置这1771万元的捐款的?

  第一个问题,首先,经查阅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得知:“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1月15日,出资人共三位,崔永星490万元;张文革140万元;董筑平70万元;注意到注册信息中有这样的信息:“其中实物出资490万元”。虽然无法查阅到申请注册的验资报告,但至少可以推测出这样的结论:最大的股东崔永星其实没有现金出资,应该是用某种实物经过评估出资。

  2012年7月4日,该公司股权变更,崔永星将股权全额转让给了孙庆石;

  经查阅公开的媒体报道,崔永星为崔永元的胞兄,孙庆石是崔永元制作团队的普通员工。

  请务必留意清澈泉的成立时间,要早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成立的2007年9月。这个时间节点至为重要,因为涉及到清澈泉公司的经营范围。如果我们没有推断错误的话,这家清澈泉公司其实就是崔永元制作策划影视作品《电影传奇》《我的长征》《小崔说事》《我的抗战》的经济实体。该公司也必然和CCTV之间发生过业务往来。

  如果我们运气好,还是没有推测错的话,2012年2月和中国传媒大学签署合作(或者挂靠)协议的经济实体,也应该是这家“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虽然根据公开的资料查询,崔永元没有在这家清澈泉公司担任职务,但崔永元必定是清澈泉的主要技术负责人,同时也必然是实际控制人。否则,后来的“口述历史”就成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毛。

  第二个问题,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是根据什么理由通过拨款审批,拨付善款给清澈泉公司的?

  根据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基金管理规则第八条:“基金的使用计划、执行方案和工作报告由基金管委会办公室商讨拟定提出,由全体委员会成员审核并签字通过。”显然这1771万元的拨付是经过管委会审核批准的,也即意味着付款对方是“口述历史”项目的具体执行者。

  这样就又产生了一个问题:“口述历史”不属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章程》规定的救助、资助范围,并非人道、慈善工作。同时,清澈泉文化公司也不是崔永元基金会自称的“非营利或盈利不分配的NGO组织”,公司营业执照上的“公司类型”一栏写得清清楚楚“其他有限责任公司”。那么,有红十字会管理人员参与的基金管委会是如何通过这项长达五年累计1771万元的善款拨付的呢?

  第三个问题,好吧,就算基金管委会闭着眼睛把1771万元善款拨付给了清澈泉公司执行“口述历史”项目,但是持续五年多的时间内,中国红十字会是否监督检查过该项目的执行情况呢?我们查阅红会官网资料的结论是:没有。

  也就是说,五年多时间拨付给清澈泉文化公司的1771万元,清澈泉公司从未公示过该慈善项目的执行情况。中国红十字会也就心安理得收取10%的管理费后,装作不知道了。

  我们倒是从清澈泉公司提供给捐款者的一份及其简单的表格上看到了一些内容:

  http://ww4.sinaimg.cn/large/5edf2c94gw1enl1xl3ymgj20eg064gm5.jpg”>

  其中300万元购买了6套松下高清摄像机,407.5万元支付数字化存储、速记、校对,还有一个“知青项目执行费”160万元……

  有钱真好,这三笔共867.5万元都可以制作一部奥斯卡大片了。

  请注意,上述只是清澈泉文化传媒公司在2012年2月挂靠中国传媒大学之前的资金来源情况……

  五、永源公益基金的bug

  2011年,有一位年轻女人的名字和红十字会紧密的联系到了一起:郭美美。

  挂靠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名下的“崔永元公益基金”此时已经正常运作了四年多,也许是多少受到点郭美美事件的影响,“崔永元公益基金”在2012年度的善款收入从上年度的1256.3万元陡降到238.7万元,缩水近80%。

  我们不知道崔永元是对挂靠单位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善款进账就扣除10%“项目管理成本费”的惯例不满,或者对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支付拨款磨磨唧唧有意见(以至于2012年底尚有余额748万元躺在账面睡大觉),或者是为了将“口述历史”挂靠中国传媒大学做配套,反正崔永元在这一年开始筹备自立门户创立基金会了。

  2012年2月27日,新浪传媒报道:中国传媒大学举办了由CCTV著名主持人敬一丹主持的“中国传媒大学与崔永元合作成立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及口述历史博物馆的签约仪式”活动。这次签约仪式出席的嘉宾,除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党委书记李培元、校长苏志武等学校50多位主管领导外,到场的嘉宾还有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著名书法家、艺术家都本基,以及长期公益支持崔永元收集口述历史的企业家,如慧聪网董事局主席郭凡生、蒙牛集团北京公司总经理王建邦、中美集团总裁陈逸飞、新光集团董事长周晓光等。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所有媒体的报道都没有明确说明在现场签约的崔永元身份究竟是代表个人,还是代表某个文化公司?如果我们愿意大胆推测的话,崔永元应该是代表了某个文化公司和中国传媒大学签署了合作协议,而这家文化公司的名字应该就是“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人代表:崔永星。

  2012年7月4日,“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崔永星将其持有的490万元股份转让给了“崔永元口述历史”团队员工孙庆石,并在工商管理部门进行了变更登记。

  2013年6月25日,“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正式成立。法人代表:崔永元;基金类型:地方性公募;公益项目二个:口述历史、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

  媒体报道对此作了准确的描述:“永源公益基金会”是北京市第一家无主管单位登记的地方性公募基金会。

  至此,崔永元完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将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完整复制、拷贝、转移到“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

  “崔永元公益基”的历史使命结束了,2013年度,该基金仅募集捐款13.8万元,捐赠支出409.4万元,全部用于“口水历史”。没有其他任何项目的慈善支出。

  现在,让我们盘点一下“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从注册登记成立,到2013年度的经营情况存在的bug:

  1、崔永元的新年祝词:“大家好!我是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崔永元,希望我们能一起做公益和慈善,当然,如果你信得过我们,也可以给我们捐钱。”

  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基金会理事长、副理事长和秘书长不得由现职国家工作人员兼任。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不得同时担任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党委校长办公室的《信息公开答复书》回复:“根据学校人事部门提供的情况,现答复如下:崔永元系我校正式在编教职工”。因此,崔永元的身份应为国家事业编制干部,如担任“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涉嫌违反《基金会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北京市民政局的身份审核存在疏漏。

  2、“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发起有四人提供大额捐赠共600万元,分别为崔永元100万元、包头市隆盛景观绿化设计工程公司150万元、包头市鹿鸣山庄置业有限责任公司100万元、包头市颐和置业有限责任公司250万元,。

  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公募基金会:分为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和地方性公募基金会。全国性公募基金会的公开募捐活动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地方性公募基金会的公开募捐活动只能在登记注册地行政区域内开展。

  “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为经北京市民政局批准成立的地方性公募基金会,不具备超越注册地行政区域募集捐款的法定资格。

  3、2013年08月09日和讯网消息:8月6日,由崔永元等发起成立的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在鸟巢举行第一届理事会及成立新闻发布会。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还在发布会上收到成立后的第一批捐款。内蒙古天龙生态环境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乔龙、吉林企业家宋旭分别向基金会捐款1000万元人民币,基金会理事、分众传媒集团董事长江南春再次以个人名义向基金会捐赠200万元人民币,中国服饰控股有限公司连续五年为基金会提供服装服饰用品。

  但根据“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2013年度《审计报告》公布的资料,2013年度捐赠收入为990万元,并没有上述企业的捐赠记录,也没有实物服饰记录。

  如果不是媒体虚假报道,即为企业诈捐,也存在基金会瞒报可能。

  4、根据“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2013年度《审计报告》,本年度捐赠收入为990万元,支出二笔共377万元,支付对象分别为“口述历史项目”300万元,“乡村教师培训项目”77万元。占本年度捐赠收入的38%。

  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公募基金会每年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的70%;

  而在北京中宣育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中,却计算为“占年度公益支出78.62%”。

  北京中宣育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重大错误信息。

  另外,“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2013年度账面结余618万元。我们难免阴谋一下:这个数目和基金会发起成立的募捐款600万元貌似很相似。

  5、根据“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2013年度《审计报告》,本年度执行“口述历史项目”300万元的支付对象是“中国传媒大学基金会”。

  经查,中国传媒大学教育基金会,为非公募全国性基金会,基金会为专项资助、捐资助学、咨询培训为服务宗旨。

  作为地方性公募基金会的“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向非公募全国性基金会“中国传媒大学教育基金会”支付公益捐赠,涉嫌利益输送,也涉嫌非公募基金会借用通过公募基金会扩大募捐渠道和范围。

  目前尚无资料显示“中国传媒大学教育基金会”是如何具体执行“口述历史项目”的。

  另外,我们也不清楚崔永元的“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为什么不能直接支付项目执行费给挂靠于中国传媒大学直属二级机构“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或者干脆就是直接支付给“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的具体执行机构“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结论:

  崔永元发起并实际运作的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以及“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其捐赠收入的75%用于具体执行机构不明的“口述历史项目”。而崔永元在公开的媒体报道中均以“乡村教师培训计划”为主要宣传募捐口号。

  “口述历史”的具体实施机构疑似崔永元胞兄崔永星实际控制的“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该公益项目执行机构存在执行“口述历史项目”的同时,通过出售影视作品播出权产生营业收入。

  北京市民政局在审批“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过程中,存在审核漏洞。

  “中国传媒大学教育基金会”存在接受并执行300万元“口述历史项目”未能依法公示执行情况的问题。

  北京中宣育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重大错误信息。

(XYS201501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