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杂志曝光中国“医学论文工 厂”:挂名权威期刊叫价近十万

早报记者 邢春燕 罗昕 东方早报2014-12-22

  美国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近日发布了一篇调查文章《代售:在权威科学杂志上挂上你的名字》,指出目前权威科学期刊上的学术抄袭问题严重。文章特别指出了一家中国公司MedChina,涉嫌批量生产医学论文,该公司提供的国外权威期刊论文署名要价达9.3万元人民币。

  早报记者通过查阅公开资料发现,MedChina留在官网、博客、微博、微信上的地址位于上海国定东路200号。但早报记者12月20日前往该地址时被告知公司早已搬走。早报记者还打通了MedChina留下的联系电话,但被告知该公司只负责论文翻译,并不“生产”论文,也不提供为论文进行润色等服务。

  也就在12月20日中午,MedChina公司的官网已经无法打开,微博、微信上的所有信息也已经删除,但博客尚能打开,博客文章显示该公司提供的服务包括“为国内各医学机构提供医学论文翻译、润色、修改、选题、投稿及申请基金课题”。到了20日傍晚,公司博客也已经全部清空。

  至此,这家公司从网络上神秘消失了。

不同论文措辞几乎一致

  从事学术期刊出版工作已有19年的克劳斯・凯泽(Klaus Kayse),对学术造假问题相当敏锐。他认为自己采用了不同寻常的方式以保护自己正在编辑出版的电子杂志《诊断病理学》(Diagnostic Pathology)。为了避免作者冒名使用网络上的显微镜图片,他会要求作者发给他玻片原本。

  尽管他的警觉性很高,但还是有些疑似不端的文章偷偷潜入了《诊断病理学》。该期刊2014年5月发表的14篇论文中,6篇存在可疑的句子重复及其他违规行为。在《科学美国人》告诉他之前,凯泽显然并不知情,“没人跟我说过这个,真是太感谢了。”《诊断病理学》隶属于德国施普林格出版集团,是一本著名期刊。在凯泽的管理下,它的“期刊影响因子”(代表期刊影响大小的一项定量指标,也就是某刊平均每篇论文的被引用数)是2.411,在路透社期刊引证报告中稳居所有学术期刊排名前25%,在76本在列的病理学期刊中排名第27位。

  《科学美国人》分析了100篇以上学术论文的语言用词,发现了令人担忧的证据:一些论文雷同到看上去像是工业规模大量生产出来、用以糊弄同行评审系统的。

  例如,2014年5月出版的《诊断病理学》中有一篇论文,从表面上看,是一篇典型的同行评审文献。作者是来自广西医科大学的8名科研人员,他们评估了基因XPC的不同变体是否与胃癌有关,但是并未找到两者之间的关联,最后只好说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的论文并不能得出最终结论,论文中这样写道:

  “然而,有必要使用标准化、无偏差的分类方法,通过病症相同的胃癌病人和相匹配的控制,进行大样本研究。然而,基因与基因、基因与环境的交叉作用也应该被纳入到分析中。研究中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将最终让我们对XPC多态性与胃癌风险的关系有更好、更全面的理解。”

  文章指出,多年前发表在《欧洲人类遗传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是关于“CDH1基因的不同变体是否与前列腺癌(PCA)有关”的荟萃分析:

  “然而,有必要使用标准化、无偏差的方法,通过病症相同的前列腺癌病人和相匹配的控制,进行大型试验。然而,基因与基因、基因与环境的交叉作用也应该被纳入到分析中。研究中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将最终让我们对CDH1-160C/A多态性与前列腺癌风险的关系有更好、更全面的理解。”

  两段文字的措辞几乎完全一致,连“最终让我们有更好、更全面的理解”这种空洞无物的词都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是研究的基因和疾病不一样,用XPC替换CDH1 ,用胃癌替换了前列腺癌。

  这样的学术抄袭屡见不鲜。许多看似独立的研究小组都在论文中抄袭上述段落。《公共科学图书馆期刊》(PLOS ONE)上的一篇论文也用到“最终让我们有更好、更全面的理解”,不过研究主体又变成了 “XRCC1基因突变与甲状腺癌风险的联系”。

  另一篇发表在《癌症期刊》(Journal of Cancer ,威立出版社出版)上的论文则是“最终让我们对XPA 基因突变与癌症风险有更好、更全面的理解”,诸如此类,不一而足。有时只是措辞上的小变化,但是在十几篇论文中可以发现,语言完全雷同,只是把不同的基因和疾病嵌进这段文字中,就像在玩一个深奥版的疯狂填词游戏。

  这样的“填词论文”还有很多其他的例子。搜索短语“由于明显的不相干排除”,得到十几篇各种类型的研究论文,只有一篇不是来自中国。键入“利用标准化的形式,来自已经发表的研究数据”同样能搜到十几篇研究论文,全部来自中国。输入“Begger法漏斗图”也得到数十篇文章,也都来自中国。

  “Begger法漏斗图”尤其让人哭笑不得。

  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Begger法漏斗图”,“这个说法根本不存在,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巴塞罗那基因组调控中心的生物学家纪尧姆・菲利翁指出。两名统计学家科林・贝格和马提亚斯・艾格尔分别创造了查看荟萃分析中偏差的测验和工具,其中一个是Begger法,另一个是漏斗图,“Begger法漏斗图”看上去像是两个不同的名词很偶然地混在了一起。

  菲利翁在很偶然的情况下注意到了“Begger法”的滥用。他在寻找医学杂志文章中的雷同趋势时,发现不少论文拥有几乎完全一致的标题和相似的图形选择,甚至连那些莫名其妙的错误都如出一辙,如“Begger法漏斗图”。

  他认为这些论文有相同的来源,尽管表面上由不同的作者写作。“很难想象,28名完全独立的作者会创造出同一个统计检验的名词。”菲利翁说,“为此我们震惊不已!”

只要付费即可署名

  那么这些存在雷同内容的论文来自哪里?文章指出,来自中国,其中有相当部分出自同一个地方。

  今年11月,《科学美国人》通过一名会说中文的记者联系一家名叫“MedChina医学服务中心”的中国公司,这名记者假扮成购买科学论文的科研人员,MedChina向其提供了几十条科学“代售话题”和科学杂志“论文转让”协议,负责人还解释称,这些论文或多或少已经被同行评审期刊认可,需要做的只是小小的编辑和改动,而价格取决于目标期刊的影响因子大小,以及论文是实验性的还是采用荟萃分析方法得出的。面对记者的要求,MedChina负责人提供了“一种蛋白质与乳头状甲状腺癌关系的荟萃分析”,并且保证目标期刊的影响因子为3.353,论文署上记者的名字,价格是9.3万元人民币。

  文章称,MedChina出售的这篇论文最可能打算投稿的就是《临床内分泌学》(Clinical Endocrinology),这是5本影响因子为3.353的期刊之一,命题上也最吻合。这本期刊的高级编辑约翰・贝文(John Bevan)表示:“显然,这是一个极受关注的问题。想到这类事情一直在发生,并且越来越泛滥,我深感悲痛。”在《科学美国人》与他联系大约两周后,贝文确认了一篇可疑的论文,题目是关于乳头状甲状腺癌生物指标的,并且论文在修订过程中新加了一名作者。这篇论文最终被鉴定有问题,并被拒绝。

  一些出版机构到现在才意识到论文工厂问题。“我以前根本不知道还有论文‘冠名作者’的市场。”英国现代生物出版集团(BioMed Central)负责科研诚信的副主任帕特尔说,“现在我们会调查并解决这个问题。”《科学美国人》联系帕特尔两周后,现代生物出版集团宣布,他们发现了大约50篇被虚假同行评审者评估过的手稿。事实上,这些论文很有可能就是来自论文工厂。可以看到几篇论文的标题和作者,在风格和主题上非常相似,而且这些论文都是出自中国作者之手。

  其他出版机构也开始应对猖獗的论文造假行为。“我们拿到的每一份荟萃分析论文都将经过特定的编辑审查。”要求作者提供额外的信息,包括他们起初做这项研究的理由,《公共科学图书馆期刊》的编辑部主任帕丁森说,“因此,最后交到同行评审中的论文只是最开始收到的10%,所以我们很清楚这个问题。”尽管如此,《科学美国人》列出的造假论文清单中,仍然有4篇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期刊》上。

  《科学美国人》最先识别的100篇论文中,24篇得到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SFC)的资助,另外17篇的科研津贴来自其他中国政府部门。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杨卫向《科学美国人》证实,这24篇论文随后被移交给基金会的纪检监察审计局,该局每年会调查指控几百件学术抄袭行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每年会采取数十场行动来打击学术抄袭行为,尽管代笔现象并不常见。”杨卫在邮件中写道。去年,自然科学基金会的一项打击行动涉及一名科研人员从某网站上购买科研申请书。

  杨卫强调,基金会一直采取措施打击学术造假行为,包括最近安装了“相似度检查”工具来应对科研申请书中可能出现的剽窃行为。(杨卫表示,自从今年安装该软件后,在15万份科研申请书中,自动检测出了几百例“大量相似”的文字。)

  但是谈及论文工厂,杨卫回应称,“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太多经验,所以很乐意听听你们(《科学美国人》)的建议。”

  2008年4月,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硕士生导师沈阳副教授自主研发了“ROST反剽窃系统”软件,目前已在全国多所高校院系推广和上百家期刊社使用。该系统多次抽样检测表明,大专院校内,学术抄袭现象严重,从教师到博士、硕士、本科生,抄袭的程度逐步递增。沈阳曾表示,编辑难以从互联网的海量信息中找到稿件的剽窃来源,也不可能熟悉相关稿件的细化研究领域,这使得剽窃作品被查出的风险较小。

  

“论文工厂”神秘消失

  早报记者发现,MedChina官网简介称这是一家“创建于2008年、专注于为国内各医学机构提供医学论文翻译、润色、修改、选题、投稿及申请基金课题的公司。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长沙及沈阳皆设有办事处”。

  12月19日上午,其官网尚可打开,下午却被关闭;记者几番搜索,找到实名认证为“上海文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新浪官方微博@MedChina医学服务中心,微博简介写着“专注于为国内各医学机构提供医学论文翻译”,不过微博内容也已全部被删除。此外,其实名认证的微信公众号“上海文魁生物科技”,历史记录已被全部清空。12月20日中午,早报记者意外找到尚未被关闭的博客“MedChina医学服务中心”,但到了下午博文内容也已经清零。不过根据百度快照,还是可以通过博文发现一些线索:

  在一篇写于2013年10月29日、名为“MedChina医学服务中心――论文润色”的博文中,谈及该公司“SCI论文二级润色(深度编辑)”的服务内容,其中包括“重写或调整部分段落,调整重组改编整篇论文,以及加入基本的学术语言和科研事实审校”。

  一篇写于2013年10月24日、名为“MedChina医学服务中心-SCI论文特殊定制服务”的博文中,则赫然写着“MedChina通过‘meta-analysis’对已发表的和未发表的资料进行综合分析、评价,并用正规的统计学方法综合各研究的结果……MedChina让您不用做实验就可以发表文章”。

  另一篇写于2014年11月19日的博文“MedChina最新SCI转让信息”则贴上大幅SCI转让宣传图片,图片上醒目宣传语:“各科室大量优质meta分析转让,欲购从速。”

  还有一篇写于2014年5月30日的博文,打着“课题转让”的标题,写道“转让:血管内皮生长因子蛋白表达与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预后关联的meta分析,影响因子1.44(小修修回),新增SCI论著,1-2分或2分以上,适合内分泌、心内、肝病、血液、放射科6个月录用,需要者尽快联系”!

  以上博文信息似乎暗示,MedChina并不像其微博自我简介上写的“提供医学论文翻译”那么简单。

  为此,早报记者根据其博客上提供的联系方式,以需要加工润色论文的学生身份致电该公司。对方在电话中闪烁其词,对公司业务讳莫如深,称不接受客服接待,也不接受面谈,只能通过线上交流,并且目前不接受新订单,需要等到明年2月再接单。当记者表示打算亲自前往公司了解详情时,对方回应称“对不起,就算你到门口我们也不接待”。

  随后,早报记者再次以另一位论文写作者身份与其线上客服取得联系,客服的回答与电话内容大致相同,当被问及“为何官网打不开”“明年2月何时接单”时,客服便不再应答。

  12月20日下午,早报记者根据博客上提示的地址来到该公司门口,却并未见到公司招牌,物业管理员表示该公司两年前还在,现已不在了。

  早报记者还发现,在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上,“上海文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25日,营业期限至2022年7月24日,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法人代表刘佳丽,注册地址为上海杨浦区国定东路200号4幢507-2室,营业范围为“从事生物科技领域内技术开发、技术咨询,一类医疗器械销售”。

  究竟MedChina是什么,其业务究竟还有哪些?目前无法完全得知。

(XYS201412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