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吴咸中院士的一次近距离接触

  作者:周光达

  1998年在天津医大二院时,有同事告诉我,姜埃利有假论文在杂志上发表。正当我准备写揭露假论文的材料时被姜无理下岗。幸好血透的部分资料已收集,也有时间去图书馆看书和写材料了。阅览室静静的,墙上有吴咸中院士照片。他曾是天津医大校长,何不去向他反映姜的问题呢?

  2000年4月27日上午我去了南开医院得知当天下午吴咸中有专家门诊。下午再去医院时和院长联系,他正在开会。在电话中我说有材料要交给吴咸中。院长说:“通过我转说明我认可你的信,我也不知道你的内容。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这么大岁数了小事不要管了,除非大事。好好做自己的工作吧。信可寄,也可亲自交,可通过马老。”院长是我大学同学,他能在开会时和我通话就不错了。再说,这次我就是想亲自把材料交给吴老的。

  我到专家门诊对吴说:“我是医大二院的,有情况想向您反映,我可以等。”吴说:“你要等就请坐吧。”吴看完病人,我向他介绍姜埃利论文造假的情况。吴说你向马老反映了吗?我说杂志社去信都不回答,我找马主任有用吗?我把姜埃利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上的论文《肾衰长期血液透析肾囊肿与肾肿瘤的发生》的复印件拿出来给他。他问怎么作者没有马老?我说主要举报姜埃利复印时把马老的署名掩盖了。原来吴也知道我们科医生的论文都会有马I骧的署名啊。

  吴边看边对我“(论文中)512例肾脏都增大是不可能的”等观点表示赞同。他说囊肿是肿瘤的癌前病变也不正确。我说编造19个肿瘤病历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上,否则怎么可能发表呢!吴说:“此与杂志社关系不大了,医院也不好管,投鼠忌器啊。”我说:“所以我找您来了,您是院士啊。”我还给他看了《今晚报》《管一管科学丑陋现象》的文章。他连同那篇假论文、我的举报和评论文章还有杂志社的两封信都收下了。其他有关科技工作者行为准则等吴说都有,是两院、科技部及科协联合制定的。吴院士说:“你这种精神很好。这个问题很严重,是原则问题。我得用时间想想怎么办。你就不要找别人了,由我来办吧。”他还说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我说您这么大年纪了半天门诊已很累了是我耽误您的时间了。他和我握手一起离开诊室。

  最后我说姜在透析室颠倒黑白,文章造假,工作中肯定有问题,如私自进药,夫妻在一科室等等。吴说现在只看钱了。我送吴老上车,他从车内向我摆手,直到轿车消失在车水马龙中。

  以后一直没有消息。后来听说医院派人去吴咸中院士那儿“攻关”了,去教委听说吴咸中一直在为马I骧教授晋升院士而努力。为马升院士造势,医院还封他为终身教授,好像吴院士也到场祝贺了。

  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我又是一头雾水。我翻开那天去南开医院的日记,最后一句写着:“到底结果如何,听其言,观其行吧。”

(XYS2014120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