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埋线减肥”

  作者:方玄昌

  前几天一位老朋友跟我咨询一个问题:“埋线减肥”是否科学?据她所说,她的一个同事用这种方法,一个月体重减了十多斤。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上网一查,原来这是上世纪50年代中医学界折腾出来的“埋针”的一种改进版,属于一种偷懒式的“针灸减肥”:用器具将羊肠线等所谓“蛋白质磁化线”植入相应的“穴位”,通过线体形成类似针灸“留针”的长期刺激而产生长效“针感”,从而达到“减肥”的目的。宣传者说,“它是经络理论与现代物理医学相结合、是针刺疗法和组织疗法的综合产物”。

  再一查,才发现当前这一“减肥法”信奉者众,且蔚为时尚。

  在中医领域,对于针灸和埋针、埋线的“作用机理”,都有一套只能模糊“意会”而不能具象描绘、既不能证伪也不能证实的理论论证。但既然塞进了“现代物理医学”“组织疗法”及不知所云的“蛋白质磁化线”等貌似科学的术语,看来这些另类疗法的鼓捣者和鼓吹者还是认同科学标准的――至少是想让顾客认为他们是贴近科学、甚至是经过了科学检验的。那么很抱歉,我不得不要用他们内心深处极为恐惧的科学标准来对此做一剖析。

  首先必须明确,作为“针灸”“穴位”基础的“经络学说”,事实上压根就是臆想的结果。在被中医界奉为圭臬的《黄帝内经》(它也被论证是一本伪书)的描述中,“经”和“络”都是可以通过解剖而观察到的:“经脉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诸脉之浮而常见者,皆络脉也。”加上依据其对“经”“络”目视深浅特性的具体描述可知,“经”和“络”实际上是古人对动脉血管和静脉血管的模糊描述――其因受到神经及淋巴系统的观察而不准确,又因人死后动脉血管迅速排空而误以为用于“行气”。无论后世中医界怎样修饰、掩饰,以及牵强附会地曲解,虚无缥缈的经络理论终究站不住脚。

  “穴位”根植于经络理论之上,经络理论皮之不存,“寻穴施针”当然也就毛无所附。已有科学实验证实了这一点:德国科学家针对偏头痛病人,将严格按照穴位下针的“针灸”与不区分穴位的“针刺”之间的镇痛作用相比较,结果无显著区别(均显示出一定效果);进一步研究,海德堡大学的一个小组用假针――针头可以内缩,让病人误以为针已经扎了进去――与真针分别对220位妇科手术后有恶心与呕吐症状的病人做治疗,对比试验发现,真针与假针效果无差别。

  主流医学科学界目前对针灸的评判是:针灸对任何疾病均没有明确效果。其在镇痛及抑制恶心呕吐等方面表现出的“疗效”,主要来自心理暗示,即安慰剂效应;另外一部分作用可能在于刺激内啡肽分泌(人体接受其他类似外来刺激均可促进内啡肽分泌)。

  既然经络、穴位及针灸在科学上均不成立,则“埋针”“埋线”之类异想天开的改进版针灸也就成了空中楼阁。那么,那些接受“埋线减肥”者,为何还能在一个月内瘦身十几斤、甚至在一两年时间内瘦身上百斤呢?

  原因之一是前文所述的安慰剂效应。接受“埋线减肥”者均被告知,这类疗法将抑制你的食欲从而实现减肥,这样的心理暗示完全可能让减肥者短时期内真的食量变小。

  原因之二,则是身体受虐的结果。针灸对身体多少有伤害,包括皮肤局部感染、皮炎、神经损伤等,严重时甚至引发细菌性心内膜炎,以及造成气胸等后果。“埋线”对身体的影响很可能更严重。除针灸可能导致的问题之外,“埋线”是将外来物强行埋进体内,不可避免会引发或轻或重的免疫反应――南京某女士就因“埋线”而引起全身三十多处溃烂,最终与减肥美容中心对簿公堂。类似案例并不少见。身体受到伤害而引起不适,短时间内食欲受影响也就在情理之中。

  原因之三,接受“埋线”者同时还在接受其他减肥方法,包括运动和克意节食。那些在半年、一年或两三年内减肥一两百斤的,原先都是巨无霸级别的胖子,往往都在多管齐下竭力减肥,最终有意无意将各种减肥方法的效果均归功于看似神奇的“埋线”――由于文化熏陶,中国许多人骨子里就具有这种自欺欺人的秉性。

  “穴位”原本只适合出现于武侠小说中,但在我们这个奇葩民族,它居然被大家当真,并由此衍生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医术”,老百姓――包括许多高级知识分子及身居高位者――还真敢将自己的身体交给这些荒唐透顶的医术;更不可救药的是,政府相关管理机构居然还真把这些江湖术士鼓捣出来的东西当国粹来保护。

  对于普通百姓,还是期望大家记住这句话:现在已经是信息时代,任何一种确证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或药物,都会在最短时间内为全世界所了解和认同、并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财富;永远不要相信那些只流行于某一群体或某一民族的另类疗法。所有以“国粹”标榜的“祖传秘方”,均不过是超大号的狗皮膏药而已。

(XYS2014112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