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脉验孕”考验中医底线

  作者:方玄昌

  电视连续剧《神医喜来乐》中有这么一个小片段:主人公喜来乐让男扮女装的弟子德福去挑战一个冒牌“喜郎中”,结果,在德福的一再误导下,冒牌“喜郎中”经过一番“望闻问切”,将身为大老爷们的德福诊断为孕妇。

  现实中的故事比电视剧可精彩多了。许多年前,南京有一个“神医”,号称单凭切脉即可验出孕妇所怀胎儿性别,命中率是百分之百。在重男轻女、B超给出的胎儿性别结果又不允许透露的时代,这样的“神医”有着不错的生意――当然,他只能是“地下营业”。该“神医”是接受检验的:他会在一个本子上记录孕妇的名字、前来“就诊”的时间、以及验孕结果以备查证。

  即使是中医界,现在多数人也不认为号脉验孕能验出胎儿性别来(科技部某奇葩副部长敢在国外夸口说号脉能验出胎儿性别,他显然“不懂中医”)。但这位“神医”传奇却延续了多年。偶然也会有一两个孕妇在生下孩子后发现结果与之前所验不符而回头“查证”,结果均发现,“神医”本子上所记结果没错,大约是自己当时听错了。

  读者朋友们想明白其中奥秘了吗?其实答案说穿了不值一文:他那个本子上所记录的结果,与他告诉你的结果相反。

  性别只有两种,不是男就是女;假如生下的孩子性别与他所说相符,你不会来找他算账(龙凤胎则更妙);如果孩子性别与他所说不相符,则必然与他所记录的结果相符,当然也就经得起“查证”。

  我们还可以推断,尽管“验孕”的命中率只能是50%,但前来找他算账的产妇一定不会太多,原因之一是相当一部分验孕结果不符合自己预期的孕妇已经将胎儿“做掉”了(这个甚至可能超过总数的一半,读者自己可以琢磨原因,伤天害理哪),不存在验证问题;原因之二是,那些生下非自己预期性别孩子的产妇,产后也要休养较长一段时间,家属忙于照顾产妇,哪有时间与心情去找“神医”算账;等到这一段时间过去,他们已经跟孩子建立了情感,也就懒得再回头找“神医”论理;原因之三,这类“验孕”是国家所不允许的地下行为,为人父母者本来也不敢大张旗鼓,吃了哑巴亏也就认了。

  值得分析的是这些回头查证的产妇在发现对方记录没错时的心理。她们中一些人可能会认为是自己当时听错(认为自己记错的可能性不大),另一些人则可能会认为当时“神医”有口误,只好自认倒霉――总之,永远不会有人怀疑“神医”的神术。古龙说,那些相信几刀纸钱和几两香油就可以换来四季平安的愚民村妇,对于谣言的真伪也就不太可能去穷究(《天涯明月刀》,大意);同样,我们也不能期望这些相信号脉能诊断胎儿性别的愚妇村民(很抱歉不得不用这个称谓),能通过一次查证就洞悉“神医”的鬼蜮伎俩。

  这是我揭露过的一个案例;一位医生出身的同事跟我说,他也知道有类似案例,民间这样的“神医”并不鲜见;更可悲的是,信奉这类“神医”的愚民,今天一点儿也没有减少,大家看看我那些涉及中医的评论文章后面的跟帖就知道了。实际上,如果我们认真去观察,就会发现上面这个故事简直就是整个中医界的一个缩影。

  9月底,刚刚主持完“大闸蟹赌局”的郑褚给我打来电话,邀请我做“号脉验孕赌局”的裁判,并征询我对此事的看法。当时我因正在前往太白山的路上而未能应承此事,但在电话中做了简评:第一,假如程序与规则严谨合理,此事很可能会不了了之,因为中医界不太可能真有人敢出来应战,他们会借机推脱;第二,如果真的有人出来应战,结果一定是大败,但中医界不会因此就承认“号脉验孕”不靠谱这一事实。

  不成想,这一赌局居然持续发酵,热炒一个多月还高烧不退,到如今竟然演变成惊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事件;另据媒体报道,四位新晋“国医大师”也发表了跟中医药管理局相似的主张:“‘脉诊验孕’约战毫无意义。”

  许多网民将中医药管理局及这些“国医大师”们的表态看成是中医界挂出的免战牌。我认为这一解读很正确:如果中医界有足够自信,派出高手一战而决,至少给老百姓一颗定心丸,同时可以让包括我在内的中医反对派或质疑派永远闭嘴,岂不是弘扬祖国传统医学的最好契机?这场赌局出现之前,在中医界那些大师们口中,号脉验孕还不是小菜一碟?轮到你临门一脚大显神威之时,怎么又“毫无意义”了?

  实际上,这次接受媒体采访的“国医大师”已经无意间透露了中医“号脉验孕”的天机:“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不只是号脉”;并且,孕期越长,“号脉”越准;怀孕三个月以下,准确性就很靠不住。按照这个说法,我想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可以通过以下步骤“号脉验孕”:先问问对方最近一两个月的生理周期正常与否,是否有一些妊娠反应,还可以看看肚子有没有变化,最后再装模作样切切脉,就可以告诉对方答案了――是不是跟前文所述骗局异曲同工?

  鲁迅说,中医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骗子;原先我还认为,当下中医界“无意”的骗子应该还不少,但从这次挑战式赌局摆出后中医界的反应来看,无意的骗子已经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愣头青;“相关部门”的表态则更是让大家看清楚了,他们对于老百姓的健康是多么地不负责任。面对最简单的一个小挑战都要通过政府表态来遮羞,我们还会对中医界一直不愿意接受国际通行的金标准――随机双盲对比试验――的检验感到奇怪吗?

  电视剧《神医喜来乐》很好看,我们文化中关于中医的种种传说更加精彩,但,故事仅仅是故事,论到玄之又玄的“号脉”及阴阳五行、经络穴位等中医各种理论的实际效验,真正的“神医喜来乐”与冒牌喜郎中不会有任何差别。中医现代化,就应该接受客观标准的检验,提炼那些有用的(安全而有效的)经验部分,而不是继续拿百姓的健康乃至于生命做抵押,来继续保护它、遮挡它、玄化它。

(XYS2014110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