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后方舟子时代还是后周小平时代?

  作者:老乔look1m

  无论是科普作家方舟子还是打假斗士方舟子,似乎都不应该与“面圣”新宠周小平有交集。但地球是圆的,世界是平的,事情的发展就如同薛定谔的猫一样不可捉摸。

  据说周小平在“面圣”之后就名声鹊起、如日中天,成了文宣部门的新宠,也成了左与毛左的指路明灯。

  仅仅是因为方舟子批评了周小平的一篇文章,几乎就在刹那间,宣传部门就把方舟子从天朝局域网内清除了。微博、博客ID尽数被删除,包括那些近期没有上传新内容的账号也未能幸免。

  封杀方舟子之后,宣传部门开足马力,各大网站纷纷刊发支持周小平的文章。这种景象许久未见,记得上一次还是二核退位前各大媒体整天鼓吹带三个表时。一时间,宛如进入了周小平时代。

  果真如此吗?我看未必。

  在此之前,我几乎没听说过周小平这个名字,更不知道他现在被爆出的那几篇“大作”。方舟子最开始批评周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先海选后招安然后打扮成花瓶的青年作家。方舟子被封杀,我以为是宣传部门是怕真相辱了“圣上”的名声,才紧急把方舟子批驳的声音删除。

  随着事态的发展,现在越来越多的线索表明,周小平应该是与某地宣传部门联合运作的结果。比如,8月份是周小平担任董事与运营官的公司在成都的投资座谈会的主要出席人员就是该市宣传口的官员。一个投资座谈会,那么多管宣传的官员出席,这显然不正常。毕竟,那时周还没“面圣”。如果真是这样,宣传部门紧急封杀方舟子则就有了另一层意思:它们怕事情被揭穿,怕事情暴露。而“圣上”本人,则未必知情情或在意。否则,在方舟子质疑其论文时,就该下手了。

  如果说周与宣传部门是联合运作还是猜测与推理,那么他是一个热衷撒谎的虚伪之徒则已板上钉钉,无可辩驳了。周小平发了一篇新文章,说那篇发表在党建网上的《梦断美利坚》不是他的原作。辩解说他的原作中并没有方舟子等人指出的那些错误,那些错误是遭人篡改的结果。这种低级到向党建网扣屎盆子的谎言简直就是笑话,基本上属于试图用谎言掩盖错误的弱智之举。果然,他这篇文章还被收入到《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一书中,他声称是他人篡改的内容在这本书中依然存在。不知道周小平这次是要继续说那是篡改还是再创新个说辞?

  周小平的辩解还不如那些命题作文的水平,那些命题作文虽然也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但它们至少没往党建网等伟光正的平台上扣屎盆子,还是扭扭捏捏的承认了一些错误的。周本人连这都不如。本来我认为周应该装死的,可惜他没有。一个漏洞百出的虚伪之徒最可怕的不是继续说谎,越是上串下跳越是死的快。

  疯狂未必强壮,抓狂表明心慌,看似强大的背后也许早就埋下了灭亡的地雷,周小平时代,未必不是下一个周永康时代。

  方舟子被清除出大陆局域网,有人惊呼后方舟子时代来临。其实这句话很不准确,因为我从来不认为曾经有一个方舟子时代。之前方舟子虽然发微博写博客,似乎可以自由发言。在很多方舟子支持者眼里,方舟子无论是科普还是打假,都成果颇丰。但实际上,方舟子一直是边缘化的人物。他得罪了一茬又一茬的各行各业的人,线上线下都充斥这对他的污名化传言。偶尔寥落的表扬都会在支持者之间引发狂欢,很多次都以为明君上位,方舟子时代来临,但实际上,方舟子的主阵地新语丝就一直被墙在外面没有解禁。

  所以,没什么方舟子时代。也就更没什么后方舟子时代。

  但是,现在时间与机会在方舟子一边。历史上,焚书坑儒没有避免秦朝灭亡,刺杀汗伯拉亚.林肯也没能保住蓄奴制度,杀死马丁路德.金后,黑人的权利依然迅速提高。肉体的消灭都不能阻拦思想的传播,何况是在网络时代的局域网内禁言?推特上,关注方舟子ID的人数一夜之间增加近万人,墙虽“伟大”,但并非高不可攀。

  这不是谁的时代与后时代,这是一个一本正经着荒唐的时代;是一个虽然已有了进步但愚昧已然普遍的时代:是一个利益夹裹着权力扭曲的时代。在这时代里,荒唐虽然强大,但真实与执着的微光,可以被阻隔,但不可能被熄灭。它持续闪亮,终将照耀未来。依然是那句话:我在这里,等待方舟子回来。

  2014年10月26日 手机草就

(XYS2014102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