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纪念而记

  作者:齐鸣

  2014年10月21日,中国互联网最黑暗的日子。

  有许多的时间节点可以被忽略,但这一天注定被载入史册――著名科普作家方舟子,被全网禁言进而封杀!

  从此,谁再在我的面前谈论说中国有言论 自由,那么我将嗤之以鼻,最多只说一个字加一个标点:呸!

  方舟子哪里错了?是因为批评伪爱国者吗?

  爱国当然没有错,但爱国不能用谣言,用谣言爱国,就是名符其实的伪爱国。

  一篇谣言比比皆是的垃圾文章竟然堂而皇之的发表在党建杂志,这还是一个把求是当成真理的国家、政府、政党吗?

  精神上不能征服就从肉体上消灭?党同伐异乃专制之举、纳粹行为。要知道这是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就是专制独裁的天敌。

  竺可桢有句名言:只问是非,不计利害。

  如果是非不辨,连动物不如;如果是非不辨,强国梦想岂不成了白日做梦?

  艺术与科学的进步都是为了人类的自由,可在一个连言论自由也没有的国家里,人们感受到的只有恐怖――谁都可以无声无息的消失!今天是他,明天是我,后天是你――因为政权或统治总不可能一成不变,总是在更迭。

  拜金文化、骗子文化、流氓文化,如果也可以被称为文化的话,只能是下三滥的文化。而一个下三滥永远也登不了大雅之堂。

  捂产阶级想靠强权和欺骗永远统治无产阶级,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逻辑和梦想。

  结果我们已经看到:愚民者最终被愚!然后欲盖弥彰,用新的错误来证明最初的错误不是错误。

  我很想不再说话、不再发声。因为我知道中国的互联网其实是一座孤岛。

  不说谷歌退出大陆、推特和FaceBook不能登录,就说QQ吧,只是我们和周边国家在用。

  你能想象一下:如果你的电话不能通达欧洲或者美国,还可以叫全球通吗?

  再回到爱国,爱国就是爱自己的国家。但是爱国没有必要诋毁他国,尤其没有必要靠谣言诋毁。

  谣言确实可以在某一段时间蒙蔽所有的人,也可以永久蒙蔽部分的人,但绝无可能永远的蒙蔽所有的人。

  二加二等于四,用阿拉伯数字表示为:2+2=4,简单又真实。我们有可能告诉我们的孩子二加二不等于四吗?不能!所以我要发声,我要说话――救救孩子。

  打假者被打,这不是一个人的悲哀。

  2010年9月2日,《人民日版》破天荒的为一个公民的遭遇发表长篇评论文章:方舟子的存在是面镜子并评价说:方舟子遇袭折射中国社会的难堪与窘境――对诚信制度的呼唤为何如此艰难?

  2014年10月21日,方舟子再次破天荒的遭遇全网禁言;我们不仅要问:没有了诚信、弄虚作假、谣言连篇的伪爱国是真正的爱国吗?以爱国的名义就可以造谣?以爱国的名义就可以不要言论自由了吗?

  欲盖弥彰,指鹿为马,越描越黑、鸵鸟政策,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还需要实事求是吗?所谓高调的宣称法制,难道就是随意践踏人权、禁止一个公民说话?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伏尔泰的表达在专制体制下是无效的。

  我想到了鲁迅先生所说的: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这是对所谓法制治国里程碑的讽刺,所以有人说:方博士被全网封杀才是真正的里程碑,无情地碾碎了广大网友的明君梦、法治梦、中国梦! 

  到底是谁使用了强权和暴力,公然践踏人 权及言论自由?取信于民原来就是彻底封杀――这样的政府和政党也要让人相信?还是让鬼去相信吧!

  语言已不能形容这种卑劣耻辱的行径,经不起质疑就禁止他人发言,流氓无赖也不会这么干,但他们真就这么干了!

  可以短时间删除所有的帖子,也可以长时间禁言一部分人,但绝不可能永远的让所有的人生活在谣言和谎话中。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但不可能永远庇护一个靠谣言伪爱国的骗子。

  没有言论自由,什么都是虚的、假的,不过是白日做梦――是的,白日梦!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鲁迅先生的话语振聋发聩!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时间将会证明――做出封禁方舟子是某部门或某些人的愚蠢行为!它们是在向全世界传达:中国没有最基本的人权!甚至没有言论自由!

  集一党之力围剿一介书生,还能要点碧莲吗?

  一介书生就让一个党如此兴师动众、不要脸的为自己的错误反复粉饰――难道这样的党不就是不堪一击吗?

  我坚信方舟终将回来~我坚信那个做出网禁的人必将受到惩处!我在等待那一天的到来――那一天将是中国所有追求自由和正义的人们的节日!

  是为记。

(XYS2014102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