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方舟子的倒掉

  作者:张能立

  最近最吸引网民眼球的事情莫过于“周人精”的逆袭式异常崛起和号称网络第一大“恶人”方舟子的倒掉。

  提及方舟子,网民鲜有不知道其“恶”的:多少院士及准院士这类“英雄好汉”倒在他的新语丝门口;多少以保健品之名行坑蒙拐骗的“营销专家”因方舟子断其财路,恨不得扒他皮吃其肉,才能解心头之恨;至于方舟子还中医(中药)本来面目,更是让孝子贤孙们伤心断肠。

  如果说网民不知道方舟子还有情有可原的话,那么,网民不知道“周人精”实在是不可宽容。因为,在中国不知道“周人精”就像一辈子没有看过《DDTVNEWS》一样。为什么言“周人精”是逆袭式异常崛起的呢?首先要从其崛起谈起。作为中国人,最为光宗耀祖的事件莫过于圣上招见。昔日,圣上在勤政及清廉大雄宝殿招见“周人精”,嘉奖其颂圣有大功,批判蛮夷有勇。为什么说“周人精”是逆袭的呢?因为排在他前面不知道有多少前辈,例如,K和尚、S马相公、胡水笔等等。这些前辈们,几十年就是做的与“周人精”同样的事情,但是,却没有能够被圣上宠幸,而“周人精”却靠狗屁不通的寥寥几篇博文,居然获得如此“殊荣”,这不是逆袭是什么的呢?

  方舟子不知道是侠客气质使然,还是怎的,居然在“周人精”头上动土,以一篇《梦游呃美儿肯》为匕首,直刺“周人精”的木头脑壳(《梦碎呃美儿肯》)。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方舟子赖以成名的绝技“形式逻辑”和“科学实证”,以往与敌手周旋的时候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是,这回遇上了狠角儿。当然,“周人精”这样的角儿,如果算狠角儿的话,那么,这个词汇应该作古的。显然,狠角儿是“周人精”的主人。俗话说:入乡随俗,打狗还要看主人。方舟子虽然是一个中国人,但是,硬是不明白中国这个文化,因此,这回摊上大事啦–方舟子在各个门户网站上的博客、微博什么的,都统统遭到封杀,于是,网络第一大“恶人”方舟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倒了。

  理解了中国文化的人(不论古今中外)就会明白,“恶人”不一定是坏人。金庸老先生曾经在《射雕英雄传》中着力描述的江南七怪就是“恶人”。在他老人家眼里,这些“恶人”本身嫉恶如仇,重情义和承诺,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恰恰是中国这个奇怪的社会需要的人。正如江南七怪不会是圣人一样,方舟子肯定不会是圣人,一样存在不少他自己都难以觉察到的错误。但是,鲁迅先生说的好:“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其实,像我这样从未出过国门的土老憨来说,到底是“周人精”说的对,还是方舟子说的对,仍然是一头雾水。但是,生活常识告诉我们,凡是以强权剥夺他人讲话权利的人,自古以来,不分中外,没有一个对的。再说,昔有凉笑,今有锅平,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可以继续让锅平领旨讨伐方舟子的呀,没有比这个更能教育治下的人民的。如果锅平身体有恙,还有动辄数千万基金人才的呀,难道这些人都是吃素的?再说不是和美帝是新型大国关系的么?实在是手下的人都是饭桶,可以打电话给奥巴马这个哥儿们的呀。在涉及美国一些生活具体数据方面,借奥巴马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欺骗中国人。因为,这类客观事实,奥巴马如果欺骗中国人,即使中国人是以礼立国,可以宽容他,可是美国选民能饶得过他?多大一点p事情的呢?何至于要全盘封杀方舟子的么?如果一帮人连方舟子一个人都怕的要死,还能指望这帮人真的敢挑战美帝?因为中国近代史自袁世凯以来,凡是真正的卖国贼无不是对洋人怕的要死,对自己的同胞无比穷凶极恶。

  一声不吭,直接将方舟子的“脖子”抹掉的做派,其实比中国自古以来真正的恶人–强盗都不如。因为强盗抢劫的时候,还有给出抢劫的“理由”: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很多正义人士对于方舟子的倒掉出奇的愤怒和不平,我不是什么正义人士,我对于方舟子的倒掉是大声叫好。因为,中国对于洋人来说,真的非常特殊。在这个国度,不可能仅仅只有小男孩就可以让大家明白皇帝是赤身裸体的,还需要“周人精”这样的角色一块配合,才能让真理阳光没有普照的国度,知道被鲜花拥簇的皇帝仍然还是裸男。因此,仅仅只有“周人精”逆袭式崛起,很难让这个既愚昧又善良的国度明白皇帝是赤身裸体的,善良的百姓还梦幻皇帝至少会穿一条内裤。可是,有方舟子的倒掉,事情就起了变化。如果这个国家的百姓,还不自我拯救,将希望寄托于什么皇帝的话,那么,其结局只能是“自作孽,不可活”!

  据说,最近在开神马阀制大会,我知道,当一个国度不容许真相和求真的声音的时候,阀制大会,其实与袁世凯的选举大会没有什么两样:举手同意才能出门,不然就要被阀住在屋内。这样的阀制大会其实是和劳资闹醒晃,去你MMD!

  一觉醒来,发现上述内容仍然是一个白日梦。除了方舟子是真的之外,其它内容都是梦中虚构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和意外,各位看客不要信以为真。

(XYS2014102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