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倒贴钱做科研过

  作者:疫苗

  不过,不是自愿的。

  起因是上级要求财政年度预算执行率达100%,到从6月30日必须执行全年的70%(大约),然而我的研究工作都是在夏季进行、花钱时间也集中在夏季,没办法在6月30日达到这个执行率,因此被扣掉了10%。当我们结束了暑期工作,回来报完帐后,才发现亏空了。我没有其它经费,所以只能由我个人垫付了亏空的几万块钱。

  任何先拿基层开刀的政策,都是坏政策。基层人员(也就是个体科学家)是各种相互矛盾条文和确定性的具体承担者,所有的条文只是增加不确定性,说白了就是添乱。具体了说吧,如果突然来了笔钱,让你一个月就得买上一比大仪器,然后你就忙活一个月,仪器合同终于签了,但是突然这笔钱没有了。所有的不确定性都是来自于高层,却对基层人员强调计划性、强调预算,有JB用?科研项目的任务书,是一种法律文书,如果签了双方都应该执行。但是这个部那个部(最多的是财政部)会突然来文,把你的额度扣掉一个百分比(更狠地是直接打掉了)。如果这种扣除发生在项目执行中间,项目就会出现亏空。还有,科研仪器设备采购不让购买方参与意见(除了写标书文档外)。这就好比鞋合不合适、不让脚发表意见一样。科研需要的是一个可预期、可信赖的政策环境,这些是中国所不具备的。领导的一句话就可以打乱基层的所有计划,但是改革却不强化领导的计划性,而强化基层的计划性。

(XYS2014102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