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斥乔方利就此前的媒体评论所作的搪塞性答复

作者:张一网

  一、从乔方利的答复中(XYS20141012),我们可以读出他承认了这些不端行为:

  1、乔方利明确承认通过媒体造势“破解了世界难题”和“震惊了中外物理海洋界”等等是不对的,但辩称是媒体的责任,他本人不喜欢、不接受。

  2、乔方利默认他们迄今没有研发出波-流耦合模型(wave-currentcoupled model)来,但辩称耦合模型(coupled model)也可以是两个分离的模型通过离线运行(off-line)来交流信息。

  3、乔方利承认他2004发表所谓的“波-流耦合理论”之前既没有以第一作者发表过与波浪有关的论文,也没有以第一作者发表过与湍流有关的论文。他认为,他为那篇“光辉著作”写了初稿,组织了该文的研究工作,因此作为第一作者当之无愧。

  4、乔方利说他没有编造前期工作基础,没有谎编虚假的引文线索。人家根据他的线索找不到原文,他说他的引文是存在的,找不到那是人家检索的能力不过关。

  5、乔方利明确承认他们作为对照参考的实验的结果与观测值偏差达到5-6度,但认为别人还有偏差更大的情况,并且认为大多数人为了发表论文都人为地调整结果。请大家好好欣赏这几句:“大家在读文章的时候,可能注意到偏差都不大,那是人为调的,偏差大了不能发表,就人为去调”。

  二、我总结出以上要点是根据乔方利的如下原文:

  1、原文见他答复的第一部分关于“8月28日樵瞧”的倒数第二段。

  2、原文见他答复的第二部分关于“9月13日张一网”的第一点“1、乔方利等2004年文章是否伪造结果”的第一段。

  3、原文见他答复的第二部分关于“9月13日张一网”的第二点“2、文章涉嫌代笔”,该部分只有一段。

  4、原文见他答复的第四部分关于“10月5日李科声”,该部分只有三句话。

  5、原文见他答复的第三部分关于“9月23日辛海子”的第三点“3、对比模型的结果”。

  三、我对乔方利的答复要点评论如下:

  1、2009年辛海子指出他蓄意通过媒体做虚假造势,夸张得没谱,可当时乔方利出来回应辛海子时却认为所报道的事实是存在的。报道员是当时乔副所长麾下的李清滨,难道李清滨写稿之后没有呈请乔大人过目吗?请问一声大家信不信。请欣赏乔大人2009年的两段原话:

  【如果新语丝不搞清楚事实,就直接发布某个不负责任的作者的文章,恐怕会对新语丝将来的信誉有影响,并会对打假的可信度造成伤害。】

  【科技日报、中国海洋报、包括新语丝引用的2006年6月11日等的报道实质内容还是属实的。】

  请问乔大人哪些内容是“属实的”?你发表了“波-流耦合理论”?你的“理论”被普遍认可啦?你研制出来了波-流耦合模型?

  2、既然是通过脚本进行离线运行,为什么要说是耦合模型?离线运行还好意思满世界狂吹说是耦合模型?你说离线运行也是骗人的鬼话,至少2003年你们发表那篇论文时不是如文中所写用耦合模型算出来的波致混合强度。事实是杨永增把浪的结果通过U盘拷贝给你的。发表论文时没有改进海浪的结果,谁会相信你们写过离线交替模拟的脚本?谁会相信你们交替模拟是有效进行的?既然是离线“耦合”,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向纳税人要那么多钱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地做模型耦合?离线“耦合”是计算机网络和系统管理的工作,算不到模型开发领域。

  3、行,老袁要把第一作者让给你,别人只有妒忌的份。就是,人家韩寒就有韩均仁这么牛的老爸,咱们再羡慕也白搭。何况还有人作证乔大人“的确”写了初稿。如马建所言,郑全安修改了3-4稿,马建帮忙把老郑的文稿录入电脑。哈哈,听起来像梦之队嘛。老袁推导公式,杨永增、夏长水、马建的学位论文的导师都是老袁,乔大人的福气,大家瞧瞧!

  4、老乔,不要绕啦,真实的引文献线索你给一个不就完啦。人家关注你们的工作,至少要表示感谢嘛。故事是不是这样?你们承包了《水动力学研究与进展》的“某期增刊”,但该期刊编辑部明确告知,愿意掏钱你们就用他们的封皮印吧,但他们的封皮也只能作为你们内部交流使用,如果要用到外面去他们概不负责。

  5、老乔,你玩不转模型,咸猪手到处伸,自己人为地捏造数据结果,还要说其他的数模工作者也都人为地调整数据结果。切,说你什么好呢?我不说了,大家都明白。

  四、几点感想

  十八大以来我党各级干部的确增强了敬畏媒体、接受媒体监督的思想意识。乔书记在百忙之中抽空做出了7500多字的答复,正是我党十八大以来的新气象。鼓掌!

  大家都明白,乔书记的姿态是做给上级纪委看的。他既不是以诚恳的态度面对一所的大众,也不是以诚恳的态度面对物理海洋界的同行,因为搪塞推诿之情满纸可见。他的搪塞根本经不起专业的推敲,针对非专业人士的上级纪委也许只要有一个说法就行。仅举一例,物理海洋界的同行请欣赏一下他在“1.3运动时空尺度分解”中的两句话到底想说什么!

  前天在微信中看到朋友转发的一篇《官教授是大学之癌》,感触至深。乔书记绝对可以算一个典型的“官教授”,他会不会我们一所之癌,全看十八大之后的习王新政。

(XYS2014102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