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寿江《敦促潘建伟公布重要实验数据》

  您好!

  我前段时间向新语丝投稿,但是没有发表,但实际我的投稿具有重要价值:

  (1)我敦促潘建伟公布重要实验数据,这个数据如果很大,应当会催生诺贝尔奖级的成果,所以如果那个数据很大,将极大提升新语丝的知名度。

  当然,这取决于到底那个数据到底是大还是小,但是即使那个数据小,也是必须要公布的,因为这是他们宣称严格关闭定域漏洞的必要数据,所以在新语丝上发表我们的稿件不会有负面影响。

  (2)作者们明知道没有严格关闭定域漏洞,却宣称严格关闭定域漏洞。

  我写了一个评论文章投到PRL的,实际上审稿人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文章有问题,审稿人是这样说的““I agree that there is some logical problem,since in the letter the authors used a quantum random number generatorto choose measurements for the test – in simple words they usedquantum mechanics to test quantum mechanics, however I do not see anybetter solution to this problem and the authors of the comment alsodid not propose one.” 我们知道循环论证是严重的逻辑问题,但是因为潘建伟是PRL的副主编,审稿人毫无原则性的支持潘建伟。实际他们的文章就是不能严格关闭定域漏洞,难道就因为别人也不能关闭漏洞,他们就可以在实际不能关闭定域漏洞情况下宣称严格关闭定域漏洞?并且这个匿名审稿人很可能是他们千挑万选选出来的。此外在作者的回复信件中,也透露了他们知道决定论这个解释他们早就知道并且没有排除,这其实就是一个定域漏洞,但是他们在文章中根本不提,却宣称严格关闭定域漏洞。

  (3)近期督促潘建伟公布重要数据是极其重要的。

  实际上潘建伟的导师也发表了一篇和这篇文章原理一样的文章,并且引用次数1333,可以说是一篇影响深远的文章,但是和潘建伟的文章一样,没用公布那个重要数据,我写信给那篇文章的第一作者,希望他公布重要数据,但是他回复我说时间长了,忘了。所以我希望这次方先生能够发表我们的投稿,督促潘建伟公布重要数据,如果再过几年,如果作者忘了那个数据,将是整个物理学的损失。

  我写的这个内容,在PRL经过审稿,可以说审稿人也实际上没法否认我们的批评意见,我认为如果不是因为潘建伟是PRL的副主编,我们的评论文章很可能发表。所以请相信我写的这个内容极具价值,特别是如果那个督促发表的数据假如很大,可能会引起一场物理学的革命。

  希望方先生能发表我的投稿,投稿见附件。

  谢谢!

  王寿江

  敦促潘建伟公布重要实验数据

  作者:王寿江

  潘建伟等在PRL上的文章《Lower Bound on the Speed of NonlocalCorrelations without Locality and Measurement Choice Loopholes》中宣称严格关闭了定域漏洞和自由选择漏洞,证明了非定域关联。因此作者们必须严格排除任何能够造成定域漏洞的解释,但实际上有多个造成定域漏洞的解释他们没有排除,因此他们的文章是错误的。并且作者早就知道有造成定域漏洞的解释没有排除,所以在此敦促作者们不要继续让错误的文章误导世人,并公布重要实验数据。

  (1)敦促潘建伟公布重要实验数据。

  从纠缠态光子到达测量装置到测量装置出现测量信号的时间长短是很重要的,但直接测量是很困难的,因为如果仔细思考就会发现很难判断光子何时到达测量装置。如果这个时间很长,作者们的实验就会有定域漏洞,因为作者在文章中宣称严格关闭了定域漏洞,所以排除这种可能性是作者的责任,否则那样宣称就是错误的。如果这个时延很长,并且假定作者们的文章中报道的实验结果是真实的,也就是他们的实验原理上能够并且确实得到了违反贝尔不等式的结果,那么会发现“设置信号”从随机数发生器传递到存储装置的时延会很长,而要严格关闭定域漏洞,希望的时延是短的。所以这个时延是长还是短,极其重要,必须公布,不公布,他们的文章宣称严格关闭定域漏洞就是错误的。虽然我们的批评使他们的实验已经发表在PRL上的那部分价值降低,但只要公布这个未发表的实验数据,不管这个数据是长还是短,会使他们的实验在物理学上具有重要价值,除非他们没有获得违反bell不等式的实验结果。

  (2)敦促作者们坦诚没有严格关闭定域漏洞,并坦诚非定域联系没被证明。

  非定域联系,可以解释bell实验,但这是一种正确的先验概率很小的解释,潘建伟文章的思路是把别的解释都排除,那么非定域联系这种先验概率很小的解释的后验概率就会很大。但是作者清楚知道决定论可以解释bell实验,决定论可以造成定域漏洞。我们写了一篇评论文章,作者为了阻止我们的评论文章发表,表明了在文章发表之前就知道决定论能够解释bell实验,可能想说我们的评论不新颖吧。所以,在这敦促一下作者们,既然明知道决定论能够解释bell实验,那么在PRL的文章中根本不提这一点,宣称严格关闭定域漏洞,证明非定域联系,这种做法是很不适当的。虽然决定论这种解释正确的先验概率很低,但是按照作者的思路,将别的可能性都排除以后,既然非定域联系这种先验概率很小的解释后验概率会很大,那么决定论这种先验概率很小的解释后验概率也会很大。并且这两种解释意义接近相反:对于量子力学,有两种观点,一种是爱因斯坦坚持的定域决定论,另一种就是反对定域决定论的,本来这两种观点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是作者文章实际上说他们的实验证明非定域是正确的,也就是证明爱因斯坦观点是错的,另一种观点是正确的,但是如果他们坦诚没有排除决定论这种解释,别人也可以说实验证明了决定论这种解释,这是有利于爱因斯坦观点而不利于另一派的观点的,作用是完全相反的。

(XYS2014092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