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稽之谈 谎话连篇 用心险恶 目的龌龊

  ――回应乔方利事件

  作者:马建

  前言

  众位看官,本人这几日正在穿越美国大陆,转换工作,开车非常之累。但是,今天听说乔方利事件树欲静而风不止,十年旧帐居然再提,感觉莫名奇妙,超级可笑。遂于百忙之中中止行程,为大家摆事实讲道理,擦亮群众的眼睛,还事实一个公道。

  可以说,此事于我本无关,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本人已经有将近十年与一所无任何利益瓜葛,离所签了保密协议,不可使用任何一所的东西来做我的任何研究。虽然今年4月回所访问,只是报告而已。因为我2012年试图回所工作悲剧,今年没有抱任何这种期望。

  而且,谎言流言都经不起时间的考证,大可顺其自然,不予理睬。

  但是,本着做人的良知和科学家的职业道德(什么?你说我不算科学家?是的,我只是一个小小博士后,但是,在美国,任何一个博士想毕业,都必须是某一个小领域的专家,专家算不算科学家,恐怕没有争议吧),我不能袖手旁观明哲保身,做沉默的大多数。因为这样叫做姑息养奸,会让恶人把宽容当纵容,鼓励犯罪。

  五年前,有一篇署名支点的文章,细数了乔事件的内幕,让乔黑再说不出什么有说服力的东西。不瞒大家,此文作者正是在下。今天,我不是要丫们说不出话而已,而是要批的他们体无完肤无地自容想找地缝钻进去都不可得。我会深层揭露关于此事的一切事实,还有乔黑们的无稽谎言满篇和险恶龌龊用心。

  此文的精彩程度超出作者本人想像。各位看官,要有耐心看下去哦!

  历史背景

  为什么十年前的旧帐要翻出来,难道真的是十年就来一次?他们这么爱乔方利吗,要搞成钻石婚?那样乔不就永垂不朽了吗?他们当然不爱乔方利,此事此时的出现,是必然,两个历史原因。

  一所马上就要换届,而乔作为书记,又是学科带头人,是一所所长最有实力的候选人,他们这个时候叫出来,就是为了混淆视听,影响决策。但是,这绝不是因为他们有实力竞争所长,而只是为了自保不得不狗急跳墙。因为他们担心,乔一旦上位,会因为十年前的事件,给他们颜色看看。因为是谁,乔自己心里肯定八九不离十。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说这些人幼稚还是白痴。首先,乔方利不算是记仇的人。我出国的时候怕被限制,直到签证完才告诉乔,他当时气愤异常,但是还是没有限制我。后来我们关系一度紧张,但是我过年拜了个年,就一切冰溶了。第二,这些人根本是螳臂挡车,他们怎么可能影响到决策层呢。第三,这样做对他们只有坏处。乔可能不会计较十年前,但是这次又没完,是可忍孰不可忍啊,这不是绝自己后路么。

  这篇文章,稍稍有科学常识的人都会发现有很多狗屁不通的地方。而我可以告诉大家,他这是100%的谎言、谩骂、栽赃。因为他们是看表象编故事,而我是知内幕讲事实。而且,各位看官的眼睛,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知道谁真谁假。

  逐条批驳

  “他们妄称他们的数据结果是依据他们所开发的波流耦合模型得到的,事实是他们迄今没有拥有过任何波流耦合模型。”

  这位兄台一不懂何为耦合,二不懂基本科学方法论。

  耦合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浪影响流,一个是流影响浪。任何研究都是循序渐进的,不可能一开始就搞得很复杂。所以,针对最棘手的科学问题,温度盐度混合层模拟的太浅,首先考虑了波浪的影响,于是有了第一篇文章,就是乔黑唯一的攻击点。

  此篇只是开篇,之后有几十篇后续研究,逐渐包括流影响浪,还有大气模式的耦合。说至今没有过任何波流耦合模型,不知是无知呢,还是无耻。去IPCCAR5的CMIP5查查,不要告诉我你不懂这是啥,如果这样你就根本没资格妄谈地球科学,更别说什么学术造假反腐。

  科普下,IPCC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该组织大概5-7年出一个评估报告,如今已经是第5 次(AR5)。这个报告的预测部分基于几十个气候模式在十几种温室气体条件下运行的结果,这些模式分属各国的模拟中心,包括什么地球模拟器(日本)和美国的超级计算机。管理这些数据的项目叫做CMIP耦和模式联合比较工程,现在是第5期。

  CMIP5里面有一个模式很特别,它包含了海浪的作用,叫做FIO-ESM。大家也许不知道,FIO正是海洋一所的英文缩写,而ESM是地球系统模式,包括至少大气、陆地和海洋海冰模式耦合在一起,而这FIO-ESM里还有海浪。

  正是乔方利研究组长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才使得一所在只有5个中国模式的CMIP5里面占据一席之地。如果没有乔方利,试问一所还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这个?此举甚至连我的博士导师都刮目相看,我导师曾经被涛哥接见,作为2010年国庆特邀海外专家团30来个人之一。

  所以,乔黑们的哗众取宠之观点一站不住脚,二不知出于何目的。是为一所好?恕我眼拙,真心没看出来。还有一点十分可笑,就是他们做事极其不专业。十年啦,还在拿同一篇文章说事,人家后续工作都一箩筐啦!拜托,想整蛊也得做点功课不是?这么懒,不就是等着被人抓破绽,主动站起来挨枪子?无准备之仗都不是这种打法,空城计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从乔方利的论文列表(附录2)可以看出,此前他既没有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过与波浪有关的论文,也没有发表过与湍流有关的论文。”

  理由一是乔博士论文没有包含此项内容,这应该是现代版的“莫须有”吧。社会发展到今天,还用这种逻辑,让人作何感想?请问拜读过么。就好像一个从来没有看过圣经的人,却要狂批基督教。

  二是乔之前没有开展过湍流和波浪研究。拜托,先查查文献再说话,乱说是不能被科学界容忍的。不过你们查文献的能力实在不敢恭维,那么多后续研究,夜晚再黑就当我看不见啊看不见!请问您是否科研人员?科技人员的基本素质是严谨、求实。

  三是系数取值为1是笑柄,且遗落在文中。这理解太过肤浅。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湍流模式都有系列参数,而非破碎波致混合方案只有唯一一个参数,且这个参数取1即可,这是本项湍闭合的亮点之一。无知者无畏,无知可以学,但不能不知道自己无知,更不能拿无知来卖弄!

  “乔等“合谋共犯”的过程和情节”

  本段颇多可疑可笑猜测。但是因为本人对有些别人的细节了解有限,只能批驳知道的部分。这是严谨的态度。

  首先,此文作者一共六人,为什么单独落下郑全安老师没有批判?要知道,这篇文章他是有比较大的贡献的,而且事实上没有他的贡献和提携,我不可能出现在作者里面。关于我的部分没有一个字是真话,一会说。

  我只能猜,险恶用心,不说郑老师是想引导我们去猜忌郑老师。可是真幼稚啊,郑老师知道一切内情,怎么可能讲这么离谱的故事。

  1. 袁老师。推导一所波致混合的鼻祖,我曾经严格研究过这个闭合方案。北京大学力学系流体力学的教育是全国领先的,我没有看出破绽,而且有些事必须当面请教才能略知一二。

  2. 杨永增。永增属于比较老实保守的人,提出意见是正常的而且是鼓励的,但是这不代表对项目本身的怀疑,而是改进的方法。一旦确定,永增必义无反顾地工作。不知道永增笑笑谁看见了,只有老乔在场吧,反正我没看见。

  3. 夏长水。文中说了,温盐有改进。这不是成果么?温盐本来就是大问题,所谓浪流耦合,其实不全面,是从动力学角度叫起来比较方便,其实包括热盐混合。温盐对流场有直接影响,恐怕只有乔黑不了解热盐环流吧。

  4. 重点来啦,轮到我啦!这个故事可真是花了大心思啊,似乎好了解我啊。我猜这位一定是当年跟我差不多资历的,因为拉拢我不成,怀恨在心。大家有没有看出来,对我用的语言,比对别人阴阳怪气的多,明显是嫉妒嘛。

  这个非常有意思,要一句一句的批。

  “乔副所长找来在读硕士生马建,叫他把袁老师的公式、杨永增的结果和夏长水的结果放到一起,写成一篇英文的文章。”

  滑天下之大稽呀!请问您描述的如此贴切,是安了窃听器?小心国安局抓你!

  事实是,文章初稿跟我没关系。乔自己写的初稿,但是因为比较重视,找到在美国多年的郑全安老师负责修改和投稿事宜。

  而我呢,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角色,但是这个角色对我,非常重要。郑老师大概改了3-4稿,每次是写在纸上的,而我呢,就负责在他下班后把这些改动敲进电脑,他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再看。因为我工作按时,他比较欣赏我,所以建议把我的名字加上。否则,组里和我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计划。体力活还想赚名头?

  在这个过程中,郑老师真正教了我如何写国际期刊的文章,是我写作的启蒙老师。正是他的教育和提携,使得这篇文章成为仅次于博士老板进军全球变暖的标志性文章之后的我的第二大引用率所有者,为我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立下汗马功劳。

  “马建在准备出国留学,英文还行,但如何写科研论文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马建选了一篇范文,照猫画虎。照猫画虎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什么本主题的进展动态,选题的背景和意义,对结果可靠性的讨论,几乎每写一句都是在没有石头可摸的河里迈步。好不容易把八股都凑够了,拿去给乔副所长交差,乔提了一些细枝末节的修改意见。马建修改之后,拿回去给乔看。乔说还行。拿去给袁看。袁说不错,赶紧发出去。马建问乔副所长,怎么发出去呢?乔说,这样就好了,余下的他会料理。马建长舒了一口气,历时半年多的差事总算交差了!”

  这故事讲的,全是杜撰啊,我们组里的小事,他怎么知道这么细。一、我当时还没毕业,根本不想出国,如果想出,大家知道北大是什么地方,出国率就不用说了吧。我至于放弃国外的机械工程专业来青岛吗?我没有出国就是因为不想从众,要为自己的祖国贡献力量。硕士毕业后,我主动留所工作了一年多。怎么就一直准备出国了呢?

  英文何止还行。本人一路名校保送,东北师大附中,北大,而且英文水平绝不仅是中等。在一所,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当时,没有学生比我英文更好,甚至老师,也没几个能到我这个程度。我博士老板在我开会做了一个报告后,一眼相中的就是我的英文口语和表达能力。

  但是文章的事,不这么简单,尤其是国际一流期刊。我当时的水平写这个确实不可能,如果是我写,发表不会是这个样子。批英文,根本无从可批,因为是郑老师的手笔把关,我估计这位根本看不懂原文。

  可是,这绝不是我写的第一篇文章。第一篇确实费劲,学了很多东西,从乔这里。那是发表在英文海洋与湖沼的关于黄海盐度的文章,是用LaTex写的。累死,以后再没用过。此事,陈显尧一路教我怎么用的,感谢!我在一所发了十来篇文章,其中海湖第一作者两篇,还有JGR第一作者一篇。可以说,当时,跟我一样资历的人,还在犯愁如何在核心期刊上发一个小综述混毕业的程度 。就算这样,我也还是从郑老师那里学到了不计其数的基本常识。

  此文从开始写到投稿,大概一个月,因为郑老师在国内时间有限。乔黑根本不知道郑全安有多重要,请问白纸黑子在他自己文上“Fangli Qiao, Yeli Yuan,Yongzeng Yang, Quanan Zheng, Changshui Xia and Jian Ma, 2004”,谎言一目了然吧。

  “手稿投出去,很快就打回来了。换了刊物再投,再打回来。。。。。。三番五次修改都是马建的差事,马建累得快吐血,但咬紧牙关,全当都是自己的份内事。手稿屡投屡退,实在没得办法,乔方利只好求助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工作的郑全安教授帮忙。”

  此文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最开始投的就是GRL,发表也是GRL。大家可能不了解,GRL是快速短文,在业内比较难中,因为投稿率高,甚至编辑会自我感觉良好到以为他是Nature。我博士有一篇,GRL都没有中,可是这篇中了,水平可想而知。

  我们投过去,GRL风格是如果需要大改,就拒稿重投,一般短文杂志都是这样,效率高。此文只改了一版,因为篇幅所限删了一段,就发表了,非常快。大家如果不信,可以去查GRL的记录。此文一直是郑全安在投稿,我根本没有在任何杂志上投过,哪来打回来一说?文章打回来恐怕是乔黑自己的恐怖经验吧。

  期间我的工作完全是文秘类体力活,图都是夏长水画,我只负责编辑,学习。这对我非常轻松,可能乔黑干不来,就想象我吐他的血。

  “尽管郑全安的专业方向是海洋遥感,与波浪和湍流研究不沾边,但毕竟人脉极广,一番腾挪之后,总算发表出来了。喜讯传来之际,本该是合作者们皆大欢喜之时。马建做噩梦都想不到,自己在六个署名的合作者中,排名竟然居末位。小马气得七窍生烟,鼻横血涕,在研究生的大办公室嘟嘟囔囔,骂骂咧咧。。。。。。因此,鄙人也有幸耳闻目睹这些机密梗概。”

  哎哟,我什么素质啊,工作一点破事就骂骂咧咧。别看东北人,我可是从小不说脏话不打架的,不然能上名校?你嫉妒也不带这么抹黑的吧,明显不了解我呀。我的朋友随便叫一堆都会鄙视你。我能排上名字就已经七窍生烟乐得不得了了。文秘捡了天大的便宜,还能学东西,还骂,那是人吗?你目睹我骂了,真牛啊,能看见声音,功能好强!

  结论

  逐条批驳完,大家知道这篇是什么恶心东西了吧。就像标题,无稽之谈、谎话连篇、用心险恶、目的龌龊。

  此次他们最大的失误,就是连带了我,激怒了我。要知道,我比乔还不好对付,不是因为我伶牙俐齿,也不是因为我身在美国,而是因为我穷的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把柄可抓。

  挑战

  最后,我要发大招了,此招一发,乔黑全军覆没。

  名称:实名挑战

  解释:我马建,小小一个博士后,敢实名据文。为了真理,为了道义,抛头颅洒热血,生死置之度外,不怕报复不怕牺牲。你们这些乔黑公知们,如果理直气壮,也没什么不敢具名的吧。

  所以我发出实名挑战,所有针对我的文章的评论,必须实名。否则,你没有公信力。没有资格与我对话!

  估计我此文一出,很难再有任何下文。因为一没人敢具名,心虚嘛。第二,此文事实清楚,逻辑严谨,实无任何可以攻击的缝隙。

  谢谢大家,如此长文,耽误赚钱了,抱歉!

(XYS2014092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