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传媒的双重标准

  2014年09月22日中国时报

  作者:司马不忌、徐九华

  配合大陆中央雷厉风行之扫毒政令,8月13日北京市演出行业协会与42家经纪机构、表演团体签订《北京市演艺界禁毒承诺书》;次日,柯震东在北京吸麻被逮,裁处行政拘留14天。

  当红炸子鸡关键时刻硬闯禁区,戏剧性远超过担纲电影,大陆官方“人尽其才”,树立为反毒样板。陆媒则“物尽其用”极近耸动之能事、铺天盖地报导并包揽独家:关押期间先由央视曝光他痛哭悔悟影片,获释前则由北京电视台播出独家专访。

  吸毒触法,依法制裁,法所必然;对粉丝数千万、恶行极易助长恶习之演艺圈红人,传媒自当痛加挞伐,以儆来者。然而,若论荼毒之深、为害之广、丑闻长期缠身的两岸名人,唯有集作家、80后代表、公知、影响世界百大人物于一身的“人造韩寒”。15年来,却只见陆媒不吝吹捧造神,罕有批判,双重标准,莫此为甚。

  8月19日,《中国青年报》刊登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肖鹰所撰〈“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严词批判“天才韩寒”是辍学生假造的文化骗局,是必须清理的反智主义招牌。各路传媒和媒体人起初显然深受震撼,以致动作齐一跟进转发;当日下午传出肖文“无人授意”后,迅速转向,一面倒围剿肖鹰,直接污蔑为大字报文革遗风。反差之大,蔚为奇观;传媒失格,见微知着。

  无论读者们是否熟知近年质疑“韩寒骗局”之进展与论证,不论韩寒崛起之《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公证档案并无韩寒参赛资讯,也不论无能谈论署名作品,单看前年1月“代笔门”爆发至今韩寒之表现,思过半矣。韩寒从未公开驳斥质疑,亦未发表任何足以服人之辩驳文章,而立之年,属创作力爆发阶段,竟不再从事文学创作。此外,只在初遭质疑之际,藉托作态,控告撰文揭发论证的方舟子,但迅即饰词撤告。

  面对网路上数千篇逾百万字文章之质疑指控、一个个“苦苦求告”的实名学者与网友,至今再未循法律途径以维护名誉。不读书且反智的“天才作家”妄称文化人,不仅辜负数千万粉丝拥簇之心,更直接打脸诸多沦于帮闲造神、欠缺脊梁骨的传媒。

  两年多来,面对“人类有文学论争以来罕见的局面”,尽管“意见领袖”龟缩噤声、主流传媒甘为“国民岳父”马前卒,但“理”失而求诸野,善良的草根大众历经接受、质疑、否定与反思,凝聚民间智慧,激起公民文化自觉运动。即便陆媒犹在观风,但追求真相、建立诚信之思想浪潮,沛然莫之能御,势将冲击并突破挺韩传媒之防线,绝不让“韩寒骗局”贻害后代子孙。

  (司马不忌为杭州市工程师、徐九华为台北市台大教授)

(XYS2014092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