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与小私――谈梁文道的巧言令色

  作者:司马3忌

  梁文道身上的标签很多,大大小小十多个,看上去像极了浑身贴满品牌的运动员。不过,最为引人注目估计就是时政评论员和访谈节目主持人了。

  因此,当梁文道在最近的签售新书见面会上,对韩寒事件的表态,着实让我们吓了一跳:

  “对于韩寒是否存在代笔,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我对韩寒的称赞,是对一个作者的称赞,不是因为他长得有点帅、又会赛车,只是觉得他杂文写得好,我很喜欢。至于是韩寒本人在写,或者背后有一个团队在写,又或者是他的爸爸在写,我觉得并不是太重要。”

  历时二年多的韩寒事件过程中,类似的观点相当具有代表性,也是韩寒粉丝最为喜欢的盾牌:“韩寒是否代笔无关紧要,如同只要鸡蛋好吃,没有必要去过问母鸡是谁。”还有著名画家陈丹青的豪言:“当然我非常喜欢韩寒,我一点不关心他抄袭不抄袭,我根本不相信他会抄袭。如果有一天说这个文章是他爸爸写的,我连他爸爸一起喜欢。”

  这些逻辑混乱的观点原本不值一驳,原因在于,前者多为先天性脑残,如同前些日子愿为柯震东卖淫赎身的偶像粉丝。后者是画家,有成就艺术家嘛,天生具有精神分裂和神经质,不奇怪的。

  而梁文道是指点江山、剖析社会的时政评论家,能公开说出这样小私的言论,还是令人感到吃惊。

  因为梁文道偷换了概念:所谓文学作品,不外乎是作者以语言为工具来反映社会和生活,表达作者对人生、社会的认识和情感,并且始终伴随着作者强烈的感情活动。文字作品的主要作用,是让读者透过作者的观察和理解,去间接的了解故事或社会事件或者政治主张。由此可见,文字作品与鸡蛋之类的物质商品在抽象性延展价值上具有显著的区别。

  其次,文学作品创作署名权的不可让渡,决定了文学作品内容和质量与作者社会名誉的不可分割性,也具有赋予作者社会影响力和公信力的巨大影响。虽然这对于具体的读者个体来说,影响并不显著,然而对于社会整体,就赋予了作者高度的经济溢价。

  第三,文学代笔,且不谈难以量化的道德问题,但确是实实在在的破坏了社会活动的公序良俗。“韩寒是不是一个骗子,我并不太关心”。你当然有权毫不关心,如同目睹地铁巴士上剪络的窃贼,不阻止不报警佯装不知哪怕做个范跑跑,但你总不至于冠冕堂皇、理直气壮的以此自我标榜?更何况你梁文道还是以时政评论家著称。

  评论时政的时候,你从环球到两岸,大公至正如龙在天;评论自我的时候,却巧言令色与己无关,小私毕露如芥入地。显见的如同王朔描述的“嗷嗷乱叫和闷头刨食”。

  梁文道最后提到了红楼梦的作者是谁也不影响这部优秀文学作品问题,连我这个文学外行都哭笑不得:如果脱离了作者曹雪芹的时代烙印和社会背景,别说是否优秀,恐怕你梁文道连是否能够读懂都是一个问题。

  至于文字作品的作者究竟是否值得关注,至少我不会相信梁文道会为自己的儿子代写情书,尽管梁文道的某个未来媳妇也许并不关注这封情书的作者究竟是谁?

  虽然我们都相信梁文道的情书想必也一定是写得极好的。

(XYS201409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