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趣事

  ・方舟子・

  近日媒体报道,广东珠海警方破获一个邪教组织“华藏宗门”,比较抓读者眼球的是其教主吴某衡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等为名与几乎所有女弟子发生性关系,生了十几个子女。“吴某衡”这一名字明显被媒体隐去了一个字。但21名广东、湖南、北京、江苏、河南、山东律师在网上发了一份为该教主鸣冤的声明《未审先定性,媒体自沉沦――关于珠海华藏教案的首份律师声明》,才让我们知道该教主全名为吴泽衡。该律师声明把这个邪教案称为周老虎余孽的疯狂反扑,不由引起我的兴趣,在网上找了一些该邪教的原始资料来看(该教在国外办有网站),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与大家分享。

  先说教主的名字。律师声明时而写做吴泽衡,时而写做吴泽恒;公安机关的材料写作吴泽衡;教主本人的署名写作吴泽恒。该邪教的《法尊传记》称:

  【公元1967年夏天,中国广东省惠来县一个近海的小村,吴家的长子诞生了。取名泽恒、字心宇、号行武,意“泽恒山之灵气而心怀宇宙,行禅武之道而长驻兴邦”。泽恒、心宇、行武六个字,昭示了一位不凡者此后一生的精要内涵。】

  那么教主本名究竟是叫吴泽衡还是吴泽恒?这个谜,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01)高刑终字第40号)中得解: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泽衡(曾用名吴文衡、吴泽恒),男,34岁(1967年7月18日出生),汉族,出生于广东省惠来县,初中文化,……】

  即其本名(户口本或身份证上的名字)为吴泽衡,吴泽恒(以及吴文衡)是其曾用名。吴泽衡大概喜欢恒山不喜欢衡山,所以自称吴泽恒,顺带着在《法尊传记》中把自己的本名也改成一开始就叫吴泽恒。

  《法尊传记》称,吴泽衡7岁时开始随高僧学佛,11岁入山,18岁出山,1987年“成为少林寺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监坛”(“总监坛”是吴泽衡发明的职务,没见他人当过。少林寺民主管理委员会主任释素喜在1991年证明少林寺没有这个头衔),当年11月15日,“于武夷山止子峰闭关四十九天后,证悟了无上菩提,获毗卢遮那法身佛果,人世间从此有了法号毗卢行武的觉者。”“人天为之震动!娑婆之福音!华夏之殊荣 !如此年轻而成就佛觉,也为亘古罕有。”也就是说,他20岁就成佛了,自称“三十二世转轮王”、“大日如来”,从此终结末法时代,开启正法时代。然而成佛后,他却“回到少林寺”、“前往白马寺受戒”,又因在少林寺法会上“闭目思考”招来戒板,狡辩被罚劳役,最终被逐出少林寺。他都成佛了,还受什么戒啊?还回少林寺修行干什么?修行的最终目的不就为了觉悟成佛吗?难道他还想佛上加佛,修双佛学位啊?

  此时正是中国“气功热”闹剧最猖獗的时候,年轻的“佛”摇身一变成了气功大师,自称1990年6月“应邀到北京为身患重病的徐向前元帅治疾,疗效显著。”但据《徐向前的非常之路》(张麟著,人民出版社,2004年):

  【90高龄的老元帅,心脏一直很好,从(1990年)3月开始,却多次发生心绞痛。经过诊治,病情虽然有了缓解,但是心绞痛仍不时发生。从6月5日起又患感冒发低烧,经过20多天的抗感染治疗,均不见效。6月27日入院以后,病情急剧发展。】

  也就是说,徐帅从1990年6月5日起治病就均不见效,6月27日住院后病情急剧发展,9月21日病逝。如果吴泽衡真的在当年6月给徐帅治过病,如果是在住院前治的,把他治得住了院,如果是住院后治的,把他治得3个月病逝,何来的“疗效显著”?他连个感冒都没治好。

  “英雄最怕老邻居”,吴教主的老家揭阳市惠来县的人对他的底细是最清楚的。1991年吴泽衡回了一趟老家,在11月被当地警方以涉嫌诈骗、流氓罪收容审查,收容审查呈批表称:

  【该人于90年下半年以来冒充(中科)科学实验室常务副组长、国防科工委人体生物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等职称流窜到汕头、北京等地进行招摇撞骗活动。……经查,吴泽衡自从1983年外流后经常玩弄女性,耍流氓。1991年11月16日至26日因涉嫌诈骗、流氓被我局刑警队收容审查。】

  在邪教《法尊传记》《重要纪事》中,这段教主落难的历史是个空白,仿佛1991年不存在一般。不管怎样,老家是没法呆了,吴泽衡从此只能在外地流浪,甚至号称在1993年10月“在英国剑桥大学被授予人文博士学位,并受聘为客座教授。”原来还是吴博士、吴教授,剑桥的哟,失敬失敬。可惜他连一张戴博士帽的照片都没有去照一张,更不要说博士文凭、教授聘书了。1994年,号称“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在香港成立名头吓死人的“国际生命科学研究中心”,自任总干事兼亚洲部执行主席。他是不是真去过香港成立了这么个机构(这种机构在香港是可以随便成立的),还是像他的剑桥博士、教授那样只是信口一说,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是,他在1995年又跑北京,自创“中国生命科学学会”当名誉会长,还把当时身患癌症被江湖骗子包围、第二年就去世的北大前校长张龙翔请去当会长。该野鸡机构租人民大会堂的房间开了成立大会就没影了。

  吴泽衡自称有各种超能力(已成佛了嘛),其中一项特异功能是:“我一米七三的个头,如果想走,就以很快的速度缩小,只剩一点点,然后化作一道佛光,就没了。”但在1999年8月,他却被警方抓了个正着,入狱11年,没有化作一道佛光跑掉。据律师声明说,这次牢狱之灾是因为受到政治迫害:

  【吴泽衡先生一直提倡佛教弟子入世修行,造福世人,为国分忧,并1998年上书中共中央,建议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随后遭受迫害,锒铛入狱,蒙冤十一载,却初衷未改。】

  其实是因为他在1999年4~6月成立“华藏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3600余人筹集入股资金2000余万元,非法出售传教书刊、录音带等物品经营额共计270余万元,非法获利共计150余万元,所以以擅自发行股票罪和非法经营罪判处11年有期徒刑。

  一旦被抓,“大师”们的超能力就通通失灵。吴泽衡曾声称自己从不生病,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药,“因为我已经把握到我自己的生命规律。”“我就不会产生疾病或碰到许多意外的事情,人生不如意的情况我就很少出现。”“我能让身体保持这种状态,具有这种生命活力,完全取决我的指导思想,我的人生观、宇宙观、以及我对社会人生的态度。在这些因素的决定之下,我的身体没有出现任何不平衡状态。”还控诉抗生素等现代药物如何害人,“对于人类来说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西方现代医学所制造的人间地狱”。但入狱后,他的牛皮就吹破了,经常生病:

  【每当秋冬二季,此间大部分犯人都出现流感高烧,我也不例外,……】

  还抱怨得了肺结核不给他好好治病,吃了药也不让休息,吃的当然是抗生素了:

  【我于今年5月查诊中被查出感染上“肺结核”,同时全监被确诊的患者共100多人,至5 月底所有患者都被隔离治疗,独我例外,在继续参加正常的改造劳动中接受治疗,在服药过程中出现发热、呕吐、全身酸痛、胸部闷痛及呼吸困难,经狱医院医生多次要求监区给我适当的休息,并说明患肺结核病人不宜从事长时间劳动的情况下,我仍被强制参加每天10小时的劳动和2小时的学习,致使现时出现多种综合症状且愈来愈来重。】(《2004年12月5日吴泽恒狱中致全国人大内司委申诉书》)

  他的超能力哪去了?

  律师声明说:

  【吴泽衡先生的身份,并非来自于“自封”。少林寺前任方丈、永化堂第三十一代传人德禅大和尚传予吴泽恒先生的“宜山画”,足以证明吴泽恒先生为佛教直系第八十八世、子孙僧系第三十二代衣钵传人。因为“宜山画”作为少林寺的镇山之宝,是正法衣钵传承的象征。而2010年9月24日吴泽恒先生曾公开展示过佛血舍利、吴泽恒先生的袈裟、世界僧侣协会名录、少林寺祖庭碑帖等证物,也可以证明吴泽恒先生的佛法正法脉和禅宗的传承身份。】

  那个佛血舍利,号称是“世尊(释迦牟尼)于悟道日所滴之血,后目建莲尊者于灭度时剖心融血于世尊血舍利之旁。”释迦牟尼的血啊,能提取出DNA测基因序列不?

  再来看那个号称是“少林寺的镇山之宝,是正法衣钵传承的象征”的“宜山画”,号称是禅宗七世行思禅师所做,也就是唐朝的文物。但看那纸张、笔墨、画风、字体,明明就是一个粗通书画的现代人的涂鸦嘛,连假古董都不懂得怎么伪造。更可笑的是画上的题词:

  【修竹数竿,石笋数尺,其地无多,其费亦无多也。而风中雨中有声,日中月中有影,诗中酒中有情, 闲中闷中有伴, 非唯我爱竹石,即竹石亦爱我也。时在丙子雨伏 偶题于醉XX 宜山道人书】

  这是从郑板桥著名的《板桥题画竹石》抄来的:

  【十笏茅斋,一方天井,修竹数竿,石笋数尺,其地无多,其费亦无多也。而风中雨中有声,日中月中有影,诗中酒中有情,闲中闷中有伴,非唯我爱竹石,即竹石亦爱我也。彼千金万金造园亭,或游宦四方,终其身不能归享。而吾辈欲游名山大川,又一时不得即往,何如一室小景,有情有味,历久弥新乎?对此画,构此境,何难敛之则退藏于密,亦复放之可弥六合也。】

  难道郑板桥穿越到唐朝假冒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宜山道人”的名义和笔迹题词?

  这21名律师用这种拙劣的伪证为邪教教主鸣冤,发不实声明混淆视听,毫无根据地把当年邪教教主因擅自发行股票罪、非法经营罪被判刑说成是受政治迫害,将一个普通刑事案扯上周老虎,把办案人员说成是周老虎余孽,意图把一个邪教案搞成一个政治案,意图对办案人员搞政治迫害,该不该被取消律师资格?

最后说一个真实的笑话。2011年3月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露之后,吴泽衡发明了一种号称能够预防核辐射影响的济世良方“醋泡豆”,欲推销到日本去。不知推销得如何。他既然已经成佛了,法力无边,最多念念咒语就可以普渡众生了,卖什么豆豆嘛。

  2014.8.30.

(XYS2014090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