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的道德观

  ――2014年7月26日在第三届科学公园无神论论坛上的演讲

  演讲视频见: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YzMDc0NTg0.html

  主持人:方老师从昨天中午的样子就到了,下午去观摩了我们的篮球赛,还开球了,一直看完篮球赛,昨天晚上和我们一起晚餐。今天早上九点钟准时入场了,一直听完我们所有的网友和嘉宾的演讲,一直到现在,坐在第一排,非常认真也点评了很多问题。那么接下来,我们有请学者,我们的科普作家,也是我们的求真战士,包括我们战斗的无神论者,很多人知道前面这些,但我要最终加一条,伟大的猫头鹰收藏家方舟子先生!对方舟子先生的演讲,我们就一个要求,就是不限时间!

  方舟子:不限时间的话就坐下说,(合上讲台上的苹果电脑)不给苹果做广告。

  我一直在网上说广州的网友很不错,今年这一届无神论坛开得也不错,比前两届都要好得多了。这就看出了一个趋势,我们这个论坛,或者是整个的新无神论的运动,这势头是非常好的,会发展越来越好。我在上一届就已经说过了,我们今后人数会越来越多,场面会越来越大,今年这届明显场面和人数都超过了前两届。

  我今天想讲一个问题,上午竹萝卜说我把他的三观给毁了,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我今天要讲的这个问题是跟价值观比较接近,是道德观,是关于无神论的道德观,是一种高尚的、理性的、科学的、有意义的道德观。

  我为什么要讲这个问题?昨天有一个网友忘了谁了问我:“你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一些华人教会的人来找你传教,或者是其他教会的人找你传教?”

  我们那个时候留学生出国总是会有人来找你传教,华人教会的人倒没有人来找过我传教,因为我反宗教而且会辩论的名声早就在外了,他们不敢来找我辩论,所以也不会来找我传教。他们把我写的反宗教的那些文章都是当作反面教材的,不会说自取其辱地来找我当面辩论,只敢是在背后说一些坏话,把我猛批一顿。

  但是有其他的美国人的教会来传教,但那个不是针对我的,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都是那种随机来敲门的。我读书那个地方很冷,一年有一百多天是有雪的,有时候就是冒着风雪来敲门,我开门一看就是来传教的,有的是摩门教的,有的是耶和华见证人的等等,因为他们有个教规,就是这一辈子至少要拉两个人入教,死后才能够上天堂。这样的话他这个教徒的人数才会成指数增长,不断地膨胀,所以他们订了这样一个规矩。所以我也是会碰到有人来传教。

  那些比我们先去的老留学生,都警告过我们这件事儿,说如果碰到有人来找你传教的话,千万不要说你是无神论者,因为如果你说你是无神论者,人家美国人会觉得你这个人像个魔鬼,或者至少是一个没有道德的人,是道德败坏的人,所以你千万不要说是无神论者,你要说自己是佛教徒,或者信道教,反正是中国的宗教。但是,我一般碰到传教都是直截了当地跟他们说我不信他们那些的,我是无神论者,不信神的。他们赶快就跑了,跟看到魔鬼一样的。你要跟他说你信佛教的、信道教的,说不定还要纠缠纠缠,要把你争取过去,觉得你这个人反正已经被人洗过脑了,可以再把你洗一次,对吧?

  前不久我在腾讯还是搜狐做过一个访谈,是关于吸毒的,就有人问我:为什么有美国总统承认自己年轻的时候吸过毒,比如说克林顿,他承认自己当学生的时候吸过大麻,但为什么没有哪一个美国总统的候选人敢说自己是无神论者?我就说在美国一般的民众的心目当中,无神论者是比吸毒还要更可怕的东西。的确,一般的美国人就觉得你这个人不信神那就是没有道德观的,不道德的,所以一些美国的无神论者他们就不公开说自己是无神论者,采取一些比较委婉的说法,比如说自己是自由思想者,意思是我这个思想是不受宗教束缚的;或者说自己是不信者,就不相信宗教,他不敢说自己不信神;或者说自己是不可知论者。总是要留一点余地,这是比较普遍的现象。

  这十年来,美国兴起了新无神论运动,他们的一个目标就是号召无神论者勇敢地站出来,来告诉大家我就是无神论者,而不再用那种比较委婉的说法。我觉得像那种说自己是自由思想者,说自己是不可知论者,其实都是胆小的、懦弱的无神论者。既然自己不信神,你为什么不敢公开地站出来,非要留一个余地,就是为了让其他的人不会觉得你没有道德,你是有道德的、不是道德败坏的,至少还能够有一点余地在里头。目前的新无神论运动就是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在中国基本上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但是,在国外的这种思潮――认为有信仰是好的,没有信仰是不好的,没有信仰是不道德的――在中国也是很流行的。那些公知或者是一些文傻,他们往往把中国存在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那么多人贪污,为什么这么多不诚信的现象,都归结于中国缺乏信仰。他们认为因为没有信仰,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所以就去乱贪,去欺骗,去搞欺诈。

  这些所谓的贪官呐,骗子啊,实际上是不缺信仰的,而且是很有信仰的。那些贪官的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会去求神拜佛,会信风水、信八卦、信算命等等,这能叫没有信仰吗?这算是很有信仰的。还经常有一个说法,像这些公知啊,这些文傻啊,他们经常有个说法:我本人不信神,但是我尊重别人的信仰,我认为一个人有宗教信仰是好的。哦,你认为宗教信仰是好的你干嘛自己不信?而且还希望别人去信?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不信的东西你还要给别人去信。这就违反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条道德的黄金律。

  所以,我们首先要澄清的一个问题:是不是如果不信神就是不道德的,或者会导致道德的滑坡?我们可以举出一些数据,举出一些例子来驳斥这种观点。比如说,在文明程度最高的一些国家,一般认为是北欧那些国家,挪威啊,瑞典啊这些国家,他们现在无神论者的比例在全世界是最高的,有的调查说,他们人口当中(无神论者的比例)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了,他们大部分人是已经不信宗教了。反而是那些对宗教信得特别虔诚的国家,像非洲的某些国家,南美的某些国家,他们信教的比例能够达到百分之九十几,几乎是百分之百,但是,他们的文明发展程度,他们的人的素质是比较差的。所以我们从国家的比较来看,可以发现,并不是说你不信神就意味着不道德,反而是相反的。

  我们再拿一个国家的内部来说。我刚才说的那个现象――(一个国家的)社会发展程度比较高的,信神的比例会比较低,无神论者的比例比较高――有一个例外,美国。美国社会发展程度比较高,但是无神论者的比例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那好,我们就拿美国为例子,美国整个国家的社会发展其实也是很不平衡的。他的北方、南方、海岸和中部发展是很不平衡的,比较发达的地区是集中在北方和东西两岸,比较落后的地区是南方地区和中部地区。那么,美国信教信得最虔诚的地区是哪些地区?就是那些最落后的地区:南方地区和中部地区。这是共和党的票仓,每次投票这些州都投共和党的候选人的。比较发达的地区,东西部还有北方,相对来说就比较自由,比较不那么虔诚。所以我们即使是拿一个国家内部来看也是相反的,素质比较高的地区,道德水平比较高的地区,实际上他们反而是更不信神的。

  我再举个例子,美国有一个调查结果,调查的是监狱里头的犯人的宗教信仰的状况,结果发现在美国的监狱里头,无神论者的比例是极低的,而且这个比例要低于在美国人口当中的无神论者的比例。这就说明,相对来说,不信神的人反而更不容易犯罪。

  再举一个例子,跟一般的人、普通的人相比,神职人员应该是最虔诚的,因为他们没事干,就整天拜上帝,应该是最虔诚的,而且应该是对教义、对宗教的经书理解是最透彻的,不然的话人家为什么去供奉他们,把他们当成神职人员?但是在天主教的神职人员当中就出现了性侵儿童的性丑闻,而且是大面积出现,说明那些信神的人其实他们的道德水准要比一般的人要低得多。

  所以,我讲的第一问题就是:无神论者的道德水平并不比信神的人低,可能结果反而是相反的。所以不能把不信神当成是不道德,道德败坏的一个标准。

  第二个问题,我们必须承认,信神的人当中有很多人的确道德是不错的,人很不错。我举个例子,比如中国留学生到了美国以后,就会有一些宗教组织的人来接机,来提供一些帮助,每周在教堂里头搞一个免费午餐,很多留学生懒得做饭就去免费吃一顿。还有就是办英语学习班,实际上就是大家在那里读圣经,帮助你提高英语,这些都是免费的都是不收钱的,这算是做了好事儿了。大家会觉得有宗教信仰的人特别是信仰基督教的人的确不错,都是好人。然后就觉得信了教的就会变成好人,我说这有可能是反过来的,有可能是好人更容易信教,好人可能比较没有戒心,所以就更容易被拉进去。

  我们承认这些宗教人士、宗教组织的确做了一些好事儿。包括搞慈善,很多的慈善组织都是有宗教背景的。但是,他们做好事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做好事第一个目的是为了拉人入教。为什么接机,为什么帮你学英语,为什么给你提供免费的午餐,是为了拉你入教。像我这种人他绝对不会来接机,给我提供免费午餐,他们肯定觉得这白用功,对吧?然后过一段时间发现拉你入教没用,没法拉你入教,他也不会再来找你了。所以,他们做好事、做慈善的一个目的是为了宣传自己,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拉你入教。所以这种做好事的行为,相当于是打广告,跟陈光标的慈善一样,我一直认为陈光标的那种慈善不应该算是慈善,应该算是一种广告行为。但是,他们比陈光标的那种所谓的慈善更恶劣啊:想拉人进去。陈光标是想打广告,不一定会拉人进去和他一起做好事,他养不起那么多人。做好事是想拉你入教,所以呢,这是一种投资行为,是要回报的一种投资行为,并不是一种无私的、利他的行为。所以,这实际上一种自私的行为,做好事是带着私心去做的。我们承认,做好事儿的确是值得赞赏的,但是如果说带着自己的个人的目的,或组织的目的去做好事儿,那么这个档次就比较低了。这些信教的人做好事还有一个目的是个人的目的,那就是为了死后能够上天堂,或者是下一辈子的时候能投生过上比较好的生活。所以这也是带着个人的目的的,虽然那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没法实现的目的,但是那对他来说那是一个真实的目的。那么这种做慈善的行为,实际上是一种放债的行为,也是一种投资的行为,就是为了自己的将来投一笔钱进去,然后有一个收获。这跟我们无神论者做好事相比档次就比较低了。我们无神论者也做好事,也搞慈善,并不是说所有的慈善好事都是有神论干的。无神论者做好事儿,有的当然可能就带着这种个人的目的,为了给自己做广告,或者为了赢得好的名声,但是也有一些人做好事是不求任何的回报的,纯粹是出于良心,或者是认为这种事情就是应该这么做。没有任何回报的慈善行为才是真正无私的行为,这种行为要比那种带着私心的,以投资、放债为目的的慈善行为要高尚得多。

  我再举一个例子。十几年前,有一个反科学文化人写过一篇文章宣扬说宗教信仰是很好的,说有宗教信仰的很值得尊敬,有一些人因为有了宗教信仰所以能够视死如归,敢于牺牲自己。那意思是说如果没有宗教信仰的话就未必能做得到。这个首先我们要分清楚,视死如归不一定就是好事,如果你是为正义的事业视死如归那当然是一个好事,是值得赞赏的,如果你去搞恐怖主义活动,把自己当成人肉炸弹,像911一样的,那种视死如归的行为可不值得赞赏,所以并不是说视死如归就一定是好事情,就一定值得推崇。

  无神论者也有视死如归的,并不是说只有那些信神的人才视死如归。比如说以前的那些共产党员,那些革命烈士应该说他们是视死如归的。所以,你不能说要做到视死如归只有是信神才能做到。而且信神的那些人视死如归,是因为他们觉得,即使死了生命还没有结束,灵魂是永生的,他们可以上天堂去享福了。所以对他们来说,视死如归其实也是一种投资,也是一种放债。无神论者的视死如归那是真的知道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并不是一种投资,一种放债。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无神论的视死如归要比那些有神论的视死如归要高尚得多。这个是我今天讲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无神论的道德是一种高尚的道德观。

  我再讲第三个问题。那些有神论的,他们认为人之所以有道德,是因为是上帝创造的这些标准,道德标准是上帝立的,比如说基督教的十戒,是摩西跑到山上从上帝那里拿过来的。立了以后他们认为就不能再变了,特别是原教旨的那些基督徒,或者是原教旨的其他教徒,他们认为经书上写的是不能再变的,不管这些道德的标准是多么的荒唐,都不能再变了。那么这就不是一个理性的行为。理性的行为是,认为以前的一些道德标准也许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既然整个社会、环境发生了变化,那么道德也应该相应地发生变化,不应该墨守成规。但是他们认为说这个是不能变的。即使有的人其实已经早就不遵守那个标准了,但他口头上还是说那个是不能变的。为什么他们会认为人不信神就没有道德,就是因为他们认为你不相信有一个神,那么你就不会认为这些道德标准应该去遵守,如果违反了你就不怕受到神的惩罚,你遵守了不会得到神的奖赏,所以你们就是不道德的。

  但是我刚才说了,无神论者并不比有神论者更不道德。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去遵守一些道德的标准,那是因为我们认为人类的社会要正常运转的话,是必须有一整套道德的标准的,这个是一个理性思考的结果。有一些所谓的道德标准是与生俱来的,是进化来的,是我们的祖先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因为受到了自然选择,导致出现了有一些善恶的标准写到了我们的基因当中,是与生俱来的。我们认为说这样做这种事情是对的,有一些不一定是理性思考的结果,但是变成了一种本能。在这方面有一些研究的,我有一篇文章曾经谈过这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几个月的小孩就已经有道德观了,有了善恶的标准。这是可以通过实验来证明的。

  有一个实验是让一些几个月大不到一岁的小孩看木偶戏。那种木偶做得很简单,就是一个木头上面贴上两个眼睛,小孩一看有两个眼睛就知道这是一个人。木偶戏是这么演的,有一个斜坡,让一个木偶艰难地往上爬斜坡,一直爬不上去,这时候,来了另外一个木偶推它一把,把它给推上去了,然后另外一个木偶把它给推下去了,当然了帮它推上去的是一个好人,把好不容易爬上去的推下去的那就是一个坏人。表演完了以后,让这些小孩来挑这些木偶,几乎所有的小孩都去挑那个好人木偶,不要那个坏人木偶。就是说,他们几个月大就已经知道能分辨好人坏人,知道帮助别人是好的、是对的,是可以跟他们相处的,破坏别人的那是坏人。还有另外一个实验也是爬坡,也是一个好人推人上去,坏人把人推下来,完了以后再让爬坡的这个木偶去跟那个好人在一块,或者让这个爬坡的木偶去跟那个坏人在一块,这时候这些几个月大的小孩,看到那个好人跟那个爬坡的人在一块呢,他们不太在意;但看到那个爬坡的人跟那个坏人在一块呢,他们就会拼命地盯着,觉得很奇怪:你为什么跟那个坏人在一起?但如果把木偶的眼睛拿掉,不代表这是一个人,变成了一个物体,再把这整个过程重演一遍的话,会发现小孩就没有选择(倾向),坏物体好物体让他们挑的话他们就随机的挑了,不会说有意去选好物体。所以他们选的是好人,遗弃的是坏人,几个月大就已经有这种善恶的观念了。所以,有一些道德观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不需要有人教你的。但是有一些是需要有人教你的。

  有人教的这些道德观,有的是很有必要的,是为了让这个社会正常运转,健康的发展,必须要的一些道德观。还有一些道德观,可能是过时的,由于某一种偶然的因素被树立起来的,甚至只是因为某一个权威,某一个所谓的先知说的那么一句话,然后就被确定下来,是没有任何道理甚至是不道德的。如果是一个信神的人,他们就要守这些不道德的道德观。比如说天主教,反对避孕,就是因为历任的教皇都认为避孕是一个不道德的行为。但是,从现在的观点来看,反对避孕才是一个不道德的行为,导致了人口的膨胀,导致了很多的悲剧发生。如果我们不信神,我们可以不听教皇的,那就可以摒弃这种不道德的道德观。所以,建立在有神的、宗教的基础上的这些道德观,有的可能是不道德的,包括不同的信仰之间不能通婚,比如像信伊斯兰教的有一些教派,他们就认为说如果你不信伊斯兰教你们俩个就不能结婚。前不久在沙特阿拉伯发生了一起案件,就是一个女基督徒跟一个回教徒结婚怀孕了,女基督徒不愿意信伊斯兰教,判死刑了,因为是孕妇,就暂缓执行,等她把小孩生下来再把她处死。这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风波。有的地方叛教是要被处死的,这是一个不道德的道德观,为什么信了一个教就不能退出来,不能信另外一个教,这是一个不道德的道德观,但是因为经书上那么说,因为经书上已经写了叛教者要死,所以他们就必须要遵守,这就不是一个的理性的选择。如果你不信神的话,你就可以把那些现在看来不人道的、不道德的道德观都给抛弃了。所以我讲的第三个问题就是:无神论的道德观是理性的道德观,而不是一种非理性的,盲目的道德观。

  无神论的道德观是理性的道德观,我们应该对这些遗留下来、传承下来的道德观有取舍,认为合理的把它保留,不合理的把它抛弃,甚至应该树立新的道德,就是以前没有过的道德。那么这个标准是什么?这个标准应该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很多人特别是那些文傻会说,科学只能提供事实判断,不能提供价值判断,你只能说这个东西是什么,或者不是什么,而不能说这样做是对的,那样做是错的,说这个对错这种是非的价值的判断应该留给哲学、留给宗教、留给人文。这是错的!

  科学也可以提供价值判断,也可以告诉大家为什么这样做是对的,那样做是错的,而不仅仅是告诉大家说这个是什么、那个不是什么。特别是进化生物学,进化论,它会涉及到很多的价值判断,能够为我们的道德观提供一个科学的基础。比如说,进化生物学能够告诉我们怎么样处理好不同族群之间的关系。我想起昨天有人说黑人运动很厉害,天生的一个运动的种族之类的,当时我就说不能把黑人当成一个种族,后来没继续说下去。从生物学角度上说,种族的划分是没有意义的,人种的划分是没有意义的,把人分成什么黑人白人黄种人这个是没有科学意义的,只有文化的意义,有社会的意义。因为人类是同一的,差别几乎是没有的。当然,在不同地区的人群之间会有一些差别,这在遗传学上叫遗传群体,某个群体里头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基因频率,在那里面某一种基因的频率会高一点,某一种基因的频率会低一点。相对来说,是比较闭塞的,与外界不相通婚的一个群体,我们就把它叫做遗传群体。黑人的黑只是肤色而已,在非洲那个地方实际上存在着很多很多的遗传群体的,并不能笼统地把他叫成黑人。非洲人群基因的多样性是比较丰富的,世界各地的其他人都是从非洲跑出来的,是从非洲的某一支演变出来的,所以,跟还留在非洲的那些人相比的话,遗传的多样性相对来说就低。既然非洲那里的族群遗传多样性高,那么会有人跑得非常快,也会有人跑得非常慢,会有人长得很高,也会有人长得比较矮,所以说在这些人群里相对来说能够找到一些跑得特别快的人,而不是说只要是黑人运动天赋就一定很强。当然这个和他们生活的环境也有关系。

  在遗传的层面上,在基因的层面上,可以说人类是同一的,就是一个物种,人类就是一个大家庭。但是这个大家庭之间会分成不同的群体,这个群体当然有我刚才说的遗传群体,但遗传群体之间的差别是不大的,只是有一些基因频率的差别而已。这些群体的之间的差别主要在哪里呢?主要是文化的差别。所以对人类来说进化主要不是生物的进化,而是文化的进化。文化的进化是通过群体之间相互的竞争来实现的。而生物的进化是通过个体之间的竞争来实现的。文化的进化是以群体为单位的,因为一个人不能算做文化,必须是一个群体才有所谓的文化。所以人类的进化主要是文化的进化,而文化的进化主要是通过不同群体之间的竞争来实现的。但是,这种不同群体之间的竞争并不一定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即使是生物的进化,即使是自然的选择,也并不都是鼓励这种你死我活的竞争,也会出现合作,也会出现利他的行为,所以并不一定都要你死我活,而是可以相互的合作,可以和平地竞争。所以所谓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是错误的,就是因为他说只能是你死我活的竞争,这不一定的。

  那么进化的基础是什么?之所以会有自然选择,是因为有很多很多变异,然后环境对它们进行了选择,最终一个好的特征留下来了。所以,如果一个东西越多样、变异越多的话,那么一旦环境发生了变化,就越有可能出现一个比较好的结果,不然你这整个就灭绝了。文化的进化也可以类比这种生物的进化,就是说有多样性是个好事情,所以从这一点给我们的一个启发,就是我们应该尊重、宽容文化的多样性,不要有一种排他的行为,一看到你那个文化的群体跟我们不一样,我们就要把你干掉、把你灭掉,当然如果说这个群体是要把大家都灭掉,那大家群起而攻之把他灭掉。所以呢这就是进化论给我们的启发:应该怎么样处理好人类与群体之间的,不同的文化群体之间的关系。

  另外一个启发就是:我们要怎么样处理好群体和个体之间的关系。人是一种社会的动物,他需要一种群体的认同感,所以群体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传统的社会过分地强调群体的利益,往往是一旦群体的利益和个人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都是要个体为了集体的利益牺牲自己。那么,这就导致会对个体权利的漠视。如果你这个个体跟这个群体格格不入的话,这个个体就很可能被消灭掉,被抛弃了,或者把你干掉。但是,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不管是在生理上,在心理上,在各方面都是不一样的,没有两个人是完全一样的,每个人的天赋是不一样的。经常有人说,人人生而平等,这句话在生物学的意义上是不对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甚至同卵的双胞胎也不一样,也是不同的个体。那么人人生而平等只在什么情况下是对的?在权利和机会这上面是对的,在一个人的权利一个人的发展机会上面我们应该追求平等,应该人人生而平等,人生下来的权利是一样的。但是天赋是不一样的,必须要承认这一点。一个人不同的天赋,有可能是一个群体发展的基础。就像刚才我说的,进化的基础是因为存在多样性。所以我们既要重视群体利益,也要重视、尊重和利用个体的多样性。这个是进化论给我们的另外一个启发,就是要怎么样处理好群体和个体之间的关系。人需要群体,但是群体也要保护个体,要尊重个体的权利,要尊重、利用个体的多样性。

  第三个就是关于生存和发展的问题,实际上就是怎么处理人和自然的问题。这方面在传统的哲学、宗教也有一些说法,天人合一什么的,听起来好像也有一点道理的,但中国古人说的那个天人合一,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认为大自然是有灵的,是一种有灵论的说法。说大自然有灵气,所以能够跟人发生相互的沟通,如果进入了天人合一的状态,你就能够怎么样利用这个自然,能够跟他达成了一个统一。实际上是把大自然当成一个类似人一样有意识的存在。但是我们从进化的角度来说,我们也可以处理好人和自然的关系,而不需要借助这种天人合一这么一种带有迷信色彩的教条和说法。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人是自然界的产物,自然界里面的每一种生物实际上都是人的亲戚,只不过亲疏远近不同而已,我们跟黑猩猩关系最密切,跟其他生物的关系就会比较远,但不管怎么样所有的生物都是来自于同一个祖先,这就是进化论的“共同祖先”的学说,都是从同一个祖先流传下来的,那么就是一个大家庭的一员,我们人也只是这个大家庭里面的一员而已,并不是跟其他生物存在着本质的不同。另外一方面,我们人的生存也离不开其他的生物。所以不管是从感情上还是从利用价值上,我们都应该保护大自然中其他的生物,保护生物的多样性。因为我们的生存需要其他的生物,不保护生物的多样性,今天消灭了一个物种,也许以后就失去了一个利用的机会。我们并不是对所有的物种都已经研究得非常透彻了。我们对绝大部分的生物都是茫然无知的,它们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样的利用价值,都是不知道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一个主要原因:为未来留一条后路,为子孙留一条后路。今天把其他物种都消灭了,那么以后就没有了利用的可能。我们人类的生存除了有赖于其他的生物以外,还有赖于非生物的资源。这就是为什么也要保护非生物的资源,那些浪费资源或者是破坏环境的,过度开发利用的,都应该被认为是一个不道德的行为,因为这个是会影响到人类未来的生存的。所以,进化论也能够让我们在现在的生存和未来的发展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归根结底,我们最高的道德的目标是什么?什么样是最高的道德准则?是在保护人的个体的权利的基础上,让群体、社会、民族,最终是让全人类能够更健康地发展,这应该是把它作为一个最高的道德的标准。其他的道德的准则都可以从这推出来的。一条道德标准还该不该遵守,应不应该放弃,都可以从这个总的准则出发,推导出来的,来做一个判断。这个判断就应该是依据科学做出的。

  我们作为个体是很渺小,也是很短暂的,人能够生存的时间是很短暂的,跟人类的整个发展的历史相比是非常短暂而渺小的,但你一旦融入了一个伟大的进程当中,人类发展的进程当中,那么渺小的就可以变成伟大的,短暂的就可以变成永久的。 所以我一直在强调,如果你能考虑到这一点,有一种历史感,一种使命感,你就不会计较一时得失,不会去计较个人的得失。

  老有人问我说,你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比如说打了一些官司打输,或者虽然赢了实际上也是输,怎么受得了。我说我打这些官司的话赢了当然好,但是这不是我最主要的目的,最主要的目的是要留一份记录下来,让后人来看看我们曾经经历过一个很荒谬的时代。

  我们不信神,我们没法说死后能上天堂,或者说虽然在今生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那等到以后最后审判,还你一个公正。我们没法用这个来安慰自己。那么我们能够用来安慰自己的是什么?就是靠历史感来安慰自己。我们要相信,虽然现实经常是不公正的,但是历史相对来说是比较公正的。当然历史毕竟也是人写的,也会有不公正的,但是那毕竟是概率比较小的一个事件。这个其实也是我们古人一直在强调的一点。我们中国的文化其实基本上不太信神的,所以中国古代文化人也不会说像西方的那些文化人一样,觉得我今生今世受到了一些不公正的对待,那就等最后的审判来还我一个公正。我们古代的那些文化人,基本上就是说我今生受到不公平的对待,那历史会还我一个清白。基本上都是这种想法。所以对我们来说,最后最高的审判是历史的审判。所以这是我们能够安慰自己的一个理由。所以你只要有了这么一个历史感、使命感,把自己融入了历史洪流当中,那么你个人的得失,一时的得失,相对来说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

  那些信神的人,他们人生的目的、最高的目标是为了死后上天堂,免得下地狱,或者是为了下一辈子能够过更好的生活。他们认为只有这样人生才有目的,才有意义。他们认为,你们不信神的人因为死后什么都没了,所以你们人生就没有目的,就没法过一个有意义、有目的、有价值的生活了,人生就没目的了。当然,我们认为死后就没了,但是你在死之前可以过很有意义的生活。如果你死后你从事的这个事业能够延续下去,你在活着的时候所做过的这些事情还能够保留下去,那么你的人生在某种程度上还会继续在延续。 用进化生物学的说法来说,就是你的弥因还会继续在持续下去。除了你的基因通过后代还在传,你的弥因也会继续的传下去。

  有神论的那种人生的目的,什么死后上天堂,或者是等下一辈子,是虚假的,既然是虚假的东西,那么实际上他们那样的人生才是没有意义的。而我们所从事的这些事业,不管是科普的事业也好,追求道义的事业也好,如果变成了人类进步进程当中的一部分,那么就是有意义的,而不是一种虚幻的东西,我们的努力就不会白费。

  所以,希望大家继续努力。

(XYS2014090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