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三餐与转基因

  作者:八八秋翁

  在美国过日子,一天三顿离不开转基因.

  每天早上我喝一杯热牛奶,再烤两片面包,今天也是老一套。因为我爱甜食,糖浆比蔗糖容易化开,所以在牛奶中倒些糖浆;烤黄的面包片本来就香,再涂上一层花生酱,那是香的二次方。

  上午在社区老年中心,可以打麻将、下棋、看碟片,做健身操,中午供应免费的午餐。今天主食是热狗,也就是长面包里夹了根小香肠。还有八九根半寸长的小胡萝卜,以及六七个鸽蛋大小的油炸土豆泥。今天午餐还过得去,没有我讨厌的色拉和芥末。

  晚上烧粥吃,米是美国产的红“国宝”, 其软糯类似国内 的“东北大米”。菜是一荤一素一汤:霉干菜烧(猪)肉,是昨天剩下的;新炒的甜椒毛豆仁炒豆腐干;番茄紫菜蛋汤。

  这样的一日三餐,可以说营养丰富、均衡,色香味都不差,比比早年忍饥挨饿的日子,真算得上是“幸福的生活”了。

  由于国内关于转基因的争论,闹得沸沸扬扬,也吹皱起我心中的一池死水,促使我回头省视一日三餐与转基因关系。

  还没听说有转基因的奶牛,但们吃的牧草和饲料(如豆粕、玉米等),十分之八九是转基因。所以无论是牛奶、奶粉、奶油、奶酪、黄油,只要是奶制品,都脱不了与转基因的关系。中午的小香肠,灌的可能是牛肉、鸡肉或火鸡肉,晚上吃的红烧猪肉,只要是肉,这些动物的饲料都离不开转基因谷物,所以,老猪、老牛们,都成了转基因的“二传手”。

  牛奶里加的糖浆,通常是用玉米粉制的,又是转基因!当然可用蜂蜜和枫糖浆代替,但枫糖浆太贵,至于蜂蜜,又不能保证蜜蜂们不到转基因作物上去采蜜。

  我爱吃的花生酱。里面加有氢化植物油,让花生酱能一直保持糊状。从前的芝麻酱、花生酱过不多久油析出在表面上,固体物沉在下面硬帮帮的,很不好吃。但加氢的植物油可能是棉籽油、菜籽油或豆油,又扯上转基因了。还有一种加氢植物油是我们常吃到的,就是奶精,又叫做植脂、咖啡伴侣等,在美国不少商店、加油站、旅馆等公共场所,有免费咖啡供应,咖啡壶旁就放着奶精。在国内,店家卖的蛋糕、宫庭桃酥、冰淇淋、巧克力、奶油饼干等,里面都有奶精,因为奶精价格低,不到奶粉的三分之一。如果将植物油看作转基因的二传手,那么奶精就是三传手了。

  我烧肉用的酱油和豆腐干,是用转基因黄豆做的。鸡蛋是吃转基因饲料的鸡生的。至于甜椒、土豆、番茄,是否转基因,我还没去查证。

  我的老年朋友中,很有些讲究养生保健的,经常看电视节目“养生堂”,讨论种种吃的问题,但从未曾有人提转基因,因为在美国这个转基因的汪洋大海中,躲无处可躲,藏无处可藏,只好相信科学家,相信 FDA 了。

  国内的朋友,如果你害怕转基因,就不宜到美国来。即使是短期调查访问,再三留心,还是难免吃了一肚子的转基因食品回去。实在要来,要挡得住旅馆的免费早餐、中餐馆、西餐馆、快餐店的诱惑。要带只电饭煲来自炊,天天稀饭干饭馒头挂面,油要自带(真)麻油,酱油要买化学酱油。实在想吃荤时,可卖鱼吃,洒了盐后或烤或清蒸。美国的鱼都是野生,可以放心吃,但三文鱼要除外,因为它的转基因品种即将上市了。

(XYS2014090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