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思想启蒙

  ――从韩寒代笔门谈起

作者:刘春兴 来源:共识网

  一 、韩寒代笔门:分析互联网时代思想启蒙的一个切入点

  自清华大学肖鹰教授于8月19日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一文后,中文网络上有关韩寒代笔门的争论再度风生水起.作为一个从2012年1月开始认真关注”方韩大战”的网友,笔者至今同意方舟子先生的一个推断,即倒韩的主战场将是在互联网络.不仅如此,通过微博上一些典型事件的观察,本人更斗胆将这个判断进一步地推广,在互联网时代, 思想启蒙的主战场也将是在互联网络.

  诚然,韩寒代笔门的核心问题首先是,有否代笔的事实之争;其次则是,代笔是否有害的有关道德和诚信的价值观念之争;可是当各路公共知识分子和各种媒体大肆介入之后,韩寒代笔门就像电影“罗生门”一样,呈现出了不同层面上极其有趣而又相互缠绕的面相,比如说是草根公众与出版利益集团的欺诈之辩,又比如成为了五毛党与带路党的左右立场之争, 甚至演进成了所谓的自由主义和文革思维的对决…等等, 不管结果如何,韩寒代笔门已经演变成为了当今社会各界参与最广、介入最深而又可能是分歧最大的标志性事件,而以上所说的不同面相的相互缠绕其实是丰富了广大网民对这个焦点问题的认识的,该事件从而就变成了我们分析互联网时代的思想启蒙的一个极佳的讨论切入点。

  二 、互联网时代的思想启蒙发生了什么样的转变?

  启蒙,按照康德的经典定义,就是要解除人自己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而要敢于运用自己的理性.如果具体到思想启蒙,那就是人要摆脱自己的思想依附状态,敢于认识到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争取实现和运用这样的自由思考的权利.

  韩寒代笔门给我们的一个重要的观察点就在于,在中文网络世界中, 众多热爱思考,勤于思辩的网友大众,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现实社会中的名人学者的话语霸权的影响,形成了初现端倪的思想启蒙的可喜现象。

  现实世界中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精英往往因为其优势的地位、利益或话语权力,成为了网络中的大V式的网络精英,但是在网络上,他们的话语权威其实是会被不断地消融和解构的,试以新浪微博中的若干鲜活事例来举例:1, 比如 @薛蛮子,当他在电视上自认其参与淫乱活动后,其道德形象的崩塌已经无法承载他原有的影响力了;2,比如 @崔永元,当他在微博上被“氯化钠”钓鱼后,其央视前主持人的巨大光环同样消散不少;3,比如青奥会的关于南京观众给日本选手喝倒彩的谣言,尽管 @荣剑2008 @任志强 @胡紫微 等在传谣后道歉,但在自干五和理中客类型的网友看来,这只能坐实他们对这些大V热衷传谣的恶劣印象,不会对其形象的提升有丝毫的帮助。4,比如参与央视道德经讲座和文明之旅节目的中央民族大学 @赵士林 教授 因在网络空间上的言语暴力的污秽而广受网友诟病,这样鲜明的形象反差只会使其影响力日益下降。

  互联网上这种话语权威的消解,形成了所有人可以向所有人喊话,所有人的声音可以被所有人听到的理论可能。互联网传播形成的话语权威将逐渐过渡到只有拥有高质量的观点和扎实的严谨分析才能占据话语权威的阶段,而不再是在简单地照搬话语者在现实世界中的地位利益和影响力带来的所谓话语权威。

  信息爆炸式增长的互联网时代是一个开放、包容和扁平化的时代, 由此形成了参与者在兴趣和利益上高度分割的虚拟社会,而这样的虚拟社会本质上是去中心和去等级化的:通过网络,一个人可以拥有了向所有人喊话的理论可能,而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自媒体的一员,而这样的话语权力原来是专属于现实世界中的精英的。而互联网的传播方式彻底改变了以往精英启蒙大众的单向传播模式,实现了大众向精英的反向启蒙—单个思想的牛人在思考的深度和广度上未必能赶得上一群人讨论所形成的“群智慧”(虽然单一普通网友的思维局限性可能远大于专业的思考者,但是一旦集合成群,则又可能会形成三个臭皮匠抵上一个诸葛亮的群体智慧效应),比如在微博上,某些大V看似权威的断言在即时交互式的对话沟通中甚至经不起个别普通网友的质疑和反诘,虽然可能不总是这个或那个网友能给出有力的回应―–笔者觉得,这就是思想启蒙范式在互联网时代发生的颠覆性改变的初始信号之一.

  互联网使思想启蒙呈现出经济学家哈耶克所谓的自由秩序的扩展状态,由于互联网平台的开放性会导致的那些坚持独立思考和自发启蒙的网友形成了某种价值观和行为方式的共同体,他们能互相启迪,相互论辩,理性沟通,集体思考,这就极大地提高了思考能力,把思考的质量推向更加客观和全面的全新层次,从而为继续打破名人大V对话语霸权的垄断准备了源源不断的掘墓人。这难道不是中国社会应该欢迎和鼓励的思想启蒙吗?

  三 、互联网时代思想启蒙的噪音

  然而, 互联网时代的思想启蒙同样存在着不容忽视的噪音问题。

  首先是碎片化的讨论形成的信息爆炸有可能会掩盖真正有质量的信息,互联网形成了更大量级的信息爆炸,就更有可能把互联网割裂成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局部网络,从而降低了真正有质量的思想启蒙信息的传播效率。愈发碎片化的讨论,将使参与的普通网友愈发感到无所适从,甚至愿意随波逐流,放弃对话语霸权的抵抗,走向人云亦云的窘境。 这就是使原本来之不易的思想启蒙被陷入一种伪启蒙的状态―某些没有独立思考习惯和能力的网友甚至可能更加不会和不想独立思考了。

  其次是网络讨论的话题的质量会受到参与者的思考水准和思考习惯的限制,最吸引眼球的永远是迎合大众趣味的媚俗话题,这就使相对形而上的思想启蒙被拖入民粹化和娱乐化的泥沼。

  比如2013年的薄熙来公审事件中,明星官员薄熙来从大红大紫到突然陨落,呈现出了一种极端戏剧化的社会现象,这本来应该像公审四人帮那样引发社会各界的严肃讨论,探讨这个典型事件发生的根源、背景和教训,但是网络上的讨论很快就被庭审惊爆出来的男女三角关系而彻底拖入娱乐化的一面,中国社会也就白白浪费了一次进行严肃思辩和正本清源的良机,互联网络思想启蒙的意义被彻底娱乐式的消解了。

  再比如, 网络上争议极大的夏俊峰杀人案及平度陈宝成案,由于某些律师公知不惜以被刻意选择过的论据进行网络的鼓动和媒体的审判,从而引发了网络上民粹主义式的狂欢,反而使理性网友遵守法治的呼声在不同程度上被掩盖,广大网友可能因为是仅仅接收到不完整不准确的信息,就盲目地进行互动参与,而这样的互联网噪声和低质量的参与无疑是对思想启蒙帮了倒忙。

  所以,坚持互联网时代的思想启蒙,同样要永远警惕资本、权力、话语等各种霸权的欺凌,同样要永远警惕民粹化和娱乐化的消解,才能保证思想启蒙走在有助于中国社会改良升级的正确道路上。

  四 、互联网时代思想启蒙的意义

  应该承认中国社会至今还是一个公民社会发育不良、思想信息相对闭塞的社会,所以发端于互联网络的思想启蒙在中文网络中就具有格外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在官方话语还是处于一元化的领导地位的时候, 互联网络的多中心节点的话语权力的分散以及多人在同一话题上的强互动性, 都使互联网络成为官方话语之外的一个自发启蒙的最重要的多元化的公共空间.

  再回到韩寒代笔门事件, 坦率地说,对于该事件真相的最终呈现, 笔者是不抱有过高的期望的—受制于现实条件的制约,抑或历史时机的错失,有些正义可能永远也实现不了,但是我们绝不应该错失追求正义过程中的讨论和学习,而且从长远的意义上看,这种讨论和学习的积极意义甚至可能要比正义实现的本身还要重要—这就是思想启蒙的价值。

  现在的中国的互联网络时代的讨论已经永远不会再是文革时代的讨论了,互联网上关于焦点议题的“天下大乱“式的论辩,是否能有机地演进成走向“天下大治”的思想启蒙的契机呢? 这显然需要我们以开放的态度去参与,并假以时日地去观察。

  从更加辽阔的视野上看,哪怕是官方话语需要坚持一元化的主导意识形态,却并不排斥社会大众通过试错和改良的方式建立一个能够包容多元价值的核心共识体系的努力,而这个体系将会有许多”和而不同”的底线共识来组成―― 我们应该能够判断,代价最小、难度最低的试错和改良的最好的试验恰恰应该是发生在互联网络之中的,所以互联网络时代的思想启蒙就具有特殊而重要的试验意义。惟有如此, 中国社会才能逐渐渡过社会矛盾多发的艰难爬坡时期,防止武器的批判成为破坏中国整体升级努力的主导力量,从而为中国社会的长治久安和自我完善奠定制度化的良性架构。

(XYS201408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