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启蒙?――与凯迪网友聊韩寒风波

  作者:司马3忌

  前言:有网友邀请参加凯迪上海会馆举办的讨论活动,个人觉得各种观点存在差异的网友之间互相交流研讨的方式很好。由于本人常住杭州,兼研讨会议程安排发言时间有限,故草作小文打打酱油刷刷存在感。

  人文主义思想启蒙这类的哲学话题有点大,历史上多少哲学思想家也从来就没有讨论清楚过。好在今天的这个话题有了范围,与最近的韩寒风波有关,所以壮着胆子爬上巨人们肩膀吆喝几句。

  众所周知,数日前中青报刊登肖鹰的批韩文章,在意识形态领域引发了阵营分明的大讨论,这很好。对于思想启蒙,公众的参与和讨论其实就是思想启蒙的重要表现形式。我们应该感谢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得原本是精英学者们讨论的深奥话题让我们普通人都有了参与的机会,并且能形成一种不可忽视的声音。

  自2012年初的方韩大战以来,文化界和舆论界关于韩寒的争议和话题就从未消失过。虽然尚未有明确的结果,但我们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个事实,韩寒停止了个人博客的更新,不再就文化思想界的话题发声,今年又快速转型拍电影挣钱当他的国民岳父去了。

  在这二年多以来,我们都注意到了社会上存在着这样一个韩寒的支持群体,以认同并支持韩寒的时政博客和政治意见为主,并且认为韩寒的被揭露是中国思想文化启蒙运动的巨大损失。

  其实我能够理解这种基于政治立场的观点来源,也能理解这种观点的基础:在我们这个社会经济高速发展,资源财富分配极度畸形,意识形态领域极其混乱的时代,极端的利己主义已经深入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官贪民刁。尤其是政治形态的相对滞后,这个无须讳言。而韩寒针砭时弊的博文,恰好代表了对这种社会现象批评者的情绪,能够被相当一部分公众认同并接受也是极其顺理成章的事情。虽然持有这种观点的人群并不讳言韩寒的这些批评文章并非出自韩寒本人之手,或者出自韩寒本人的思考。

  人文主义思想启蒙除了具有表现形式,更具有价值的是其表现内容。如果署名“韩寒”的文章内容是可以忽略与韩寒本人的直接联系,而仅仅是因为韩寒的影响力而认同这些文章的内容,那么,这种所谓的启蒙是否还具有积极意义?

  为了表述准确,我去问了一下度娘:所谓人文主义思想启蒙,概念虽然极其广泛,但其核心内容是一种基于理性和仁慈的哲学理论和世界观,并且要求人是客观理性的、自己的认识和思考,运用自己的智力去认识,判断和理解事物。

  而韩寒现象,恰恰是采用了欺骗、蒙蔽的表现方式,如果仅仅因为认同韩寒博文的立场,而忽略了韩寒现象所具有的欺骗形式,那非但不是思想启蒙的范畴,而更像是愚众。

  在我看来,所谓思想启蒙,首先在于社会公众普遍的思想道德观念的提高,这种概念对于韩寒的的支持者来说,就是普世价值观的建立,而不分民族、宗教、立场、信仰。如果脱离了这些,启蒙也就无从谈起。

  虽然中国的人文主义思想启蒙起起伏伏,但却从未停止过。但是有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凡是社会主流意识假大空盛行的阶段,人文主义思想启蒙就必定在倒退,最具代表意义的也许就是大约五十年前的那场著名的运动。

  令人惊奇的是,在社会生产力和科学发展到相当先进的今天,我们这个社会依然有人在认同虚假、欺诈的社会活动表现形式,比如韩寒现象,就充分说明了我们的人文主义思想启蒙并没有在进步。

  前几天,我在写给中青报评论员曹林的文章中,对这种现象做了这样的评述,也许可以作为本文的注脚:

  谁在挺韩?无论是否愿意承认,我们这个社会从来都没有消失过阶级斗争,尤以最近的这个二十年以来。韩寒现象显然是这个时期出现的奇迹或者意外,也代表了一大部分民众的主观意愿。在这个历史阶段中,韩寒作为一个符号和板砖,被各种政治派别使用过,被各种舆论媒体使用过,被各种利益集团使用过……这些人的挺韩就顺理成章了。令人诧异的是,仅仅因为说过几句不疼不痒的针砭时弊言论,就被部分社会底层所维护,就成了一个难以解释的社会现象,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底层群体长期遭受言论禁锢的发声迫切性。然而,韩寒现象构成的政治投机和商业欺诈,以及对社会竞争规则的破坏,最大的受害群体也是这些社会底层,以及青年一代。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在遭受官媒长期洗脑之余,还要主动接受韩寒现象神话般的洗脑,这只能说明我们这个社会的群体性素质和觉悟还处在文革时期的状态。这才是真正的文革遗风。

  我刚才念了一下上面的文字,正好五分钟,就此打住。

  另外,今天的讨论会本身就是一种务实的思想启蒙。

  谢谢大家。

(XYS201408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