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征求意见稿)”的几点意见

  作者:王强(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主任中医师)

  一.制定“中医药法(意见稿,以下简称“本稿”)的目的论述有失浮泛:

  本稿“第一条 为了继承和弘扬中医药,保障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保护人体健康,制定本法。”

  笔者认为“中医药”是我国医学科学和文化事业的组成部分,立法是为了治理和管理,直接对象是依此法办事的“人”,并非直接“继承和弘扬中医药”,“保护人体健康”。作为“法”应是习近平同志提出的“第五个现代化”即“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部分。其层次是很高的,目的是促进当代中医药事业的现代化发展――与其它“四个现代化”同步,与社会的发展共变,与整个医药卫生事业的关系更加紧密统一,而不是更独立分离和自我封闭。如果不这样要求,必然是了无新意、为法而法的泛泛之言。

  二、关于“中医药”的定义值得商榷:

  本稿“第二条 本法所称中医药,即中国传统医药,是我国各民族医药的统称,是反映中华民族对健康和疾病的认识、具有特定理论和中华文化特征的医学体系。”

  笔者认为,医学是关乎人命的实践经验、技术或实用科学和理论科学,本质上属于人类文化中的科学文化;仅说是一种“认识”和“文化特征”实在太片面。正确的定义首先必须反映其主要本质是基于传统实践的科学文化,即中医药是基于中华文化传统和丰厚实践经验的医学科学。否则怎能与现代医学科学文化形成“中西医学并重”?如果一是科学的,一是非科学,又怎能结合?后文所谓促进“中西医结合”岂不成了空话?只有科学才必须随时代而进步,而人文艺术则未必要求后人一定超过前人。

  如果不强调中医药的本质是科学文化事业,所谓“中国中医科学院”就不合法了,要改名;中医学家不能当院士了,要进文联才对;本稿后文所谓“中医科研”也就无从谈起了。如果不首先强调中医药的科学性,则可能缺乏客观标准,缺乏实践检验性,如何用来保证服务于人体健康?如果不强调中医药的科学性,有可能为反中医人士提供否定中医的借口,也会为假借中医药之名搞伪科学或非科学者提供法律依据,中医药将危在旦夕。

  中医药历史悠久、地域广阔,不同学派有不同的实践经验为基础,故有各家学说或各种假说;有些传统医药又只有实践经验,反没有形成“特定理论”。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定义,“传统医药”指基于本土的不同民族的文化理论、原理、信念和经验而形成的一整套知识、技能和实践的总括,无论是否可解释清楚,用于保持健康和预防、诊断、改善或治疗身体与精神方面的疾病。所以,所谓“特定理论”不能用以定义中医药。 因为“特定理论”未必有,也不确切由谁来定。

  所谓“传统”是指未接受外来文化和科学之前并原创于中国本土的状态。众所周知,中医药发展的历史源远流长。历世上中外文化的交汇不可无视,儒道佛非皆本土,但是现已皆影响中医药;近一百多年来,本土传统医学科学又与现代科学技术(首先是现代医学)正在逐步实现融合,因此它不仅是传统的,也是现代的,还是将来的;它不仅是本土的,还是中西医结合的。这些只可以确切地说是“基于传统”,否则,首先的恶果就是可能把“中西医结合”边缘化,后文所谓“中西医结合”就成为空谈;中医现代化也将不合法;这样,其实中医也就没有了现代和未来,何谈发展?

  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界定,传统知识是指基于传统产生的文学、艺术或科学作品、表演、发明、科学发现、外观设计,标志、名称及符号、未披露信息,以及一切其他工业、科学、文学或艺术领域内的智力活动所产生的基于传统的创新与创造。“基于传统”是指某种知识体系的创造、创新以及文化表达方式,通常是代代相传,为某个特定民族或其居住地域所固有,并随着环境改变而不断演进。随着改革开放,中医药与中国文化已是一个开放的巨系统。因此,必须强调中医药实际上是“基于传统”,绝非停留于传统;只说“传统”也是不对的。

  三、“中医药自身规律”一说值得推敲:

  本稿“第四条 发展中医药应当遵循其自身规律,建立符合中医药特点的管理制度。”

  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所谓规律“ 是在某种范围内或某种条件下,事物间的必然本质联系,具有客观性,普遍性,相对性和唯一性。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探究规律是科学学术问题,没有什么“应当”不“应当”遵循的法制问题。 本稿没有说明所谓中医药的“自身规律”是什么?如果要说,也只能明确,中医药学从实践到理论,再从理论反作用于实践的发展规律,就是对于中医药学研究对象(人体、疾病、药物及其关系等)的客观变化规律的发现、总结和应用过程,只要是医学,其发展规律普遍如此。也就是说,先有第一性的医药学研究对象存在,才有医药学说等第二性的文化产物;实践是第一位的,是理论的基础,用中医的话说就是“由术而道”符合医药学发展的普遍的客观规律,而不是随心所欲的一部分人主观判定的“自身”性和自以为是“符合中医药特点的管理制度”。从以下所谓“分类管理”就可知其谬误。

  四.所谓“分类管理”与自相矛盾的双重标准:

  本稿“第二十三条 国家对中医医疗人员实行分类管理。中医医疗人员分为中医医师和传统中医师。”

  中医医师的执业资格、执业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的规定执行。

  传统中医师仅从事传统中医药服务。传统中医师执业应当经县级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实绩考核、登记,在登记的地域范围、执业范围内开展中医相关诊疗活动。具体办法由国务院中医药主管部门制定。

  在本稿第二条中称“中医药,即中国传统医药”。因此,本条的“中医医师”与“传统中医师”也是等同关系,不是“两类人员”,不需要“分类管理”;否则就自相矛盾。本条说的“中医医师的执业资格、执业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的规定执行”,则同样适用于“传统中医师”,难道本稿是为所谓“传统中医师”量体定制的吗?本条说“传统中医师仅从事传统中医药服务”,但是你只要是“执业医师”,就不可不遵守国务院已经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不能另起炉灶。卫生事业关乎人命,不可搞双重标准,更不能搞特殊;这才是对于医学服务对象的健康负责任的科学态度。本稿的目的似乎是为了给那些没有现代医学基本知识的中医以执业的法律依据;但是并没有考虑可能产生的打着传统中医旗号非法行医的漏洞,这些年来,这样的例子还少吗?如果民国时期用西医知识考核中医是错误的,而70年后的当代中医还可以对于西医一窍不通吗?其实西医知识已经是世界公认的医学知识,凡行医者无论中西都不可不懂,不可不用;至少应达到中专水平,而且要执业就必须严格考核;学国画的人过去和现在都可以不学解剖,因为那是艺术;而现在学中医的人必须学西医解剖、生理、病理、药理,因为这是科学。这一条应当从法律上定下来,才是新时代中医药法的意义,否则就是大倒退。(笔者曾受市卫生局委托考核部分所谓“纯中医”,其中有不少人不知道“心率”与“心律”、“收缩压”与“舒张压”的区别,更看不懂心电图;我真为找他们看病的人捏一把汗。)

  五.“全科医生”与“乡村医生”可以不懂中医药

  本稿“第二十四条 全科医生应当学习和运用中医药技术方法防治常见病和多发病。

  乡村医生应当能够运用中医药适宜技术防治常见病和多发病。

  笔者认为,本条的“应当”二字应当改为“尽可能”。因为,全科医生是与专科医生相对而言的,乡村医生是与城市医生相对而言的;他们可以是中医师、西医师或中西结合医师;与是否“应当学习和运用中医药技术方法防治常见病和多发病”并无必然的法律关系,本条可以去掉。

(XYS201408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