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人民大学教授周立有关转基因的谎言

  作者:木又儿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立的《转基因谎言、利益结构与已经展开的基因战争》在网上流传,其有关转基因的谎言因其是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教授的头衔蒙骗不少人。

  周教授说,“他不太懂农业技术,所以,在讨论转基因问题上,有很大的技术和信息劣势”。但他偏偏要讨论(是反对)转基因。从他整篇文章看,也只有上面这句话是实话。他不但不懂农业技术,还逻辑混乱,缺乏基本的历史知识,这篇东西根本不像一个博士、教授写出来的。

  周教授说列出转基因增加产量、转基因提高质量、转基因降低风险、转基因减少成本、转基因减少贫穷,说是“转基因领域的五大谎言”。下面就逐条来看看他是怎样用谎言和无知来抹黑转基因的。

  一是转基因增加产量。他首先将转基因技术认定为比核弹更可怕的东西,说“研制和生产另一种比核武器更具有隐蔽性和杀伤性的武器――转基因技术,这会静悄悄地摧毁人类赖以生存的食物基础。”美国种植转基因作物玉米、大豆等已经20年,除本国民众消费外,还大量出口,它摧毁了哪里的人类赖以生存的食物基础?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然后周教授说:“转基因技术的推广,必然带来农作物的单一化,和作物种子的单一化。”任何优良的农作物品种,都会因为其比其他品种优良而得到推广,占据较大种植面积和市场份额。不可能为了作物种子多样化而要求农民种植各种各样的劣种吧?相反,转基因技术可以培育出各种适合生产者、消费需要的品种,为农作物的多样化、种子的多样化提供了更多机会。周教授举例说意大利一个农民给他讲了由产业化种植转向有机农业的历程:“他的农场率先采用美国技术,配合转基因种子,施用大量化肥和农药,……有一种来自北美的昆虫,由于已经有了抗性,而此地的生态系统,又没有它的天敌,就在此大肆繁衍,农场的产量,开始连年巨幅下降。”难道,连研究农村经济的周教授都不知道,农业产业化和有机农业并不是相互对立的,有机农业也可以产业化啊。周教授不会认为只有一家一户种一、二亩地才算是有机种植吧?这个意大利农民种的应该不是抗虫转基因品种,因为种植了抗虫转基因品种后,使用农药量会减少,绝不可能施大量农药(至少在害虫产生抗性前)。而且这个意大利农民竟然会SB到眼睁睁任由一种来自北美的昆虫(什么昆虫?)大肆繁衍,使其产量连年巨幅下降而不使用农药来防治?种植转基因作物并不禁止使用农药。这不是公然说谎吗?其实后面一句话露了谎言的底:“他才开始转向有机耕作,成为欧洲有机食品运动的一个坚定力量。”—妖魔化转基因从而达到推销产品和抬高产品价格是有机食品生产商的惯用伎俩。

  二是转基因提高质量。周教授说“说转基因会提高糖的含量、淀粉的含量,短期内是会提高,但这只是提高作物的经济价值,随之丧失的是作物的生态价值、社会价值和人类福利。”这种自相矛盾的话竟然出自博士教授之口!假如转基因提高糖的含量、提高淀粉的含量,对那些需要从中取得糖分(如甘蔗)、淀粉(如小麦)的作物,那不就是提高了作物的质量了吗,怎么就变成“只是提高作物的经济价值”?因质量提高而提高经济价值不是顺理成章吗?提高了质量和经济价值怎么反而“丧失的是作物的生态价值、社会价值和人类福利”。周教授的意思是农民种植农作物只有不断降低质量降低经济价值才能保持“作物的生态价值、社会价值和人类福利”?周教授还说“转基因技术,实际上是把作物单一化了,这大大降低了食物的质量,而不是提高了。转基因技术的好处,是带来了食物的标准化生产。”首先转基因技术不会使作物单一化,前面已有所述。转基因技术可以培育出抗多种害虫、耐除草剂、耐干旱、增加产量的水稻品种,还可以培育出人类有需要增加的营养成份品种,如增加胡萝卜素含量的黄金大米。因此,转基因技术不但不会使作物单一化,还可大大提高食物质量。转基因技术的好处并不会带来食物的标准化生产。标准化生产是在生产过程中贯彻执行标准和对贯彻执行情况实施监督。只要条件适合,生产者愿意,对任何作物、任何禽畜都可以标准化生产,工业产品也实行标准化生产。转基因技术和标准化生产并没有因果关系。周教授接着说出更古怪的话:“但转基因技术并不能降低生产成本,反而会要求更多的资本投入,比如种子、化肥、农药、农业机械、农场信贷等。如同微软视窗捆绑一系列办公软件一样,转基因技术也捆绑了一整套资本化、产业化的系统,这会提高生产成本。并不断降低人类福利。”用转基因技术培育抗虫抗除草剂农作物品种,目的就是为了减少农药用量和施药用工用机械等等,或者减少用水等等,可提高生产效率,怎么反而会要求更多的资本投入?难道20年来美国的农民SB到增加更多的资本投入来生产比原子弹还要危险的而且低效益的东西?周教授以微软视窗捆绑一系列办公软件为例更为可笑,到底是想说微软增加了生产成本还是想说我们消费增加了开支?但我们这么多年来用视窗系统不是用得很爽吗?怎么不见周教授建议禁用视窗系统?其实,所谓捆绑销售一旦形成垄断,国家是可以依法启动反垄断调查加以处罚的,这种垄断有那么可怕吗?周教授还举了一个德国女人吃马铃薯的例子,说“在转基因技术的推广之下,美国只有四五种经过转基因处理的马铃薯,得到推广。其他的马铃薯基因,全部被这些种子公司收到他们的博物馆了(这无异于一场系统的生态灭绝)。被推广的这几种马铃薯,个头很大,肚脐很浅,产量很高,淀粉含量也很高,但是,吃不同马铃薯的幸福感,在Claudia身上,再也没有了。”这段话与崔永元拍的反转纪录片所说在美国很容易买到有机食品不同,周教授和崔高级编辑两人中谁在编故事说谎?再就是,假如一个女人说吃不同马铃薯有幸福感,一个男人说吃淀粉含量高的转基因马铃薯有幸福感,那怎办,杀了他?转基因技术将来可以根据人们的需要培育出不同口味的农作物品种,这会使Claudia更有幸福感吗?在周教授看来肯定还是不会,因为转基因比原子弹更危险!

  三是转基因降低风险。周教授还是用作物单一化来说事。他的逻辑是,种植转基因作物就必然使作物单一化,作物单一化就“必然会聚集巨大的系统性风险”,“就会带来系统坍塌甚至崩溃。”美国产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已经20年,聚焦了什么系统性风险?美国农业系统会崩溃?美国每年出口我国几千万吨转基因大豆玉米,周教授应该赶紧研究美国农业系统崩溃后我国要怎样解决大豆玉米缺口问题!周教授下面这段话更可笑:“我们还没发现有一例大面积的食品安全事件,是发生在天然食物体系里的,无一例外,都是由人为因素,污染了我们的餐桌,威胁了我们的身体健康。几千年来各国各族人民,都在用自己毕生的生命,见证了天然食物对人类的祝福。而近几十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用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在见证人工食物的咒诅。我们是愿意把祝福继续传递给我们的子孙后代,还是选择传递咒诅?”什么是天然食物体系?杂交水稻算不算天然食物体系中的一员?二元、三元杂交猪算不算天然食物体系一员?野菜、野生水稻、野果等才是天然食物体系?这些野生植物,很多含有不适合人类食用的成分,如果组织众多人来吃,很有可能出现大面积的食品安全事件。一家人吃野生磨菇中毒的新闻也经常有吧。周教授把人工种植、养殖的作物、禽畜都认为是人工食物吧,他不仅想一棍子打死转基因,还想把“几千年来各国各族人民,都在用自己毕生的生命”创造的物质文明消灭掉?那些污染了周教授餐桌,威胁周教授身体健康的有哪一种是转基因食品?美国人以及世界许多国家的人食用了多年转基因食品,不但没有发生一例大面积食品安全事故,连小面积个案都没有!周教授认为“除了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之外,由此引发的社会安全、生态安全甚至政治稳定,都是转基因技术潜伏的风险。仅仅从技术层面看转基因技术的风险,怎能考虑更多的不安全因素呢?”经过安全评估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转基因在我国引起的社会安全风险,是由于那些反科学的造谣传谣,妖魔化转基因所造成,因此国家要立法,要加强监管,严厉惩处那些造谣传谣者。

  四是转基因减少成本。周教授说“转基因种子,对水肥条件、对机械投入的要求也很高,这要求必须大面积种植,才有规模经济,才能降低单位成本”。这是对转基因作物的无知。抗虫转基因作物只是转入了抗虫基因,作物的其他性状并没有改变,不会比常规作物对水肥条件、对机械投入有更高要求。相反,耐旱转基因作物可以用更少的水来种植。不论转基因作物还是常规作物,甚至是养殖业,都是只有大面积种植或养殖,才有规模经济,才能降低单位成本。难道常规作物小规模种植比大规模种植更有规模经济,更能降低单位成本?我不明白周教授这样的逻辑水平是怎样混上博士、教授的!周教授的观点确实雷人:“转基因技术和产业化种植相捆绑,使得小农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继续依靠土地生存。于是,就会出现农民的分化:大部分农民破产以至无家可归,少部分农民与资本联合,成为资本的奴隶。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欧洲农民、南美洲农民、南亚农民对转基因种子的抗拒,以及南亚和拉美国家大型贫民窟的形成了。”转基因技术与农业产业化完全是两回事,周教授偏偏要将它们捆绑起来说事。湖北农民偷种转基因水稻是捆绑了产业化?难道这些农民故意种植对水肥条件、对机械投入要求很高且令他们破产以至无家可归的转基因水稻?是我们的农民SB还是被周教授SB了?我国的转基因棉花已经种植多年,棉花产区的大部分农民破产无家可归了?我们国家要推进城镇化,一部分农民进城是好事,这本来与转基因没有什么关系,周教授硬要扯上的话,就是转基因成了促进城镇化发展的好东西了。南亚和拉美国家大型贫民窟的形成是种植转基因作物造成的?那非洲有国家据说宁愿饿死不要转基因,他们的贫民窟是转基因作物漂移污染造成的?人大博士教授理解能力确实高啊!

  五是转基因减少贫穷。周教授说“实际上不能减少贫穷,反而会增加贫穷。因为转基因要求的是规模化、产业化种植。规模化和产业化,要求农民必须加大投入,兼并农场,才能生存,这一方面排除了更多的农民靠农场生存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使得在产业化农作体系的农民走上了“越借越穷、越穷越借”的恶性循环。”“转基因技术不能让那么多的农民依靠转基因作物生存,而城市并没有那么多的就业机会,甚至连生存空间都没有,……农业一旦规模化和产业化以后,大量的农民就从土地上被赶出来了。”实行农业规模化、产业化生产是现代农业的发展方向,也是我国政府大力正在推进的,而周教授却认为会增加农民的贫穷。推进城镇化发展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我国的一项重要国策。作为人民大学农村发展学院的博士教授,周教授竟一无所知!他是想建议国家不搞城镇化,不让农民进城;不搞农业现代农业,要农民回到一家一户刀耕火种的小农经济时代?周教授可能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生产出“天然食物”向周教授和崔高编们“祝福”吧!周教授举了墨西哥、印度、韩国、美国例子作为例子,说这些国家除了美国因财力雄厚令农民有“金降伞”外,“其他国家根本没有相应的制度安排和财力保障,就匆忙地走向产业化和规模化了。这就使得产业化和规模化的过程,无异于一场对内殖民,至少稍微不同于英国当初的“羊吃人”,而是一场“机器吃人”的圈地运动。”我们暂不说美国,其他三个国家,印度、墨西哥农业因为采用转基因技术而实现了规模化、产业化了?这些国家的农民因此更贫穷了?韩国也因为转基因技术带来农业规模化、产业化,从而使农民变得更贫穷?周教授对这几个国家的见识也太丰富了吧。他说“1935年至今,美国也已经有70%的农场破产”。转基因技术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才发展起来的生物科学技术,与美国农场破产有一毛钱关系吗?周教授怎么不说英国14、15世纪的圈地运动也是转基因技术带来规模化、产业化使农民失去土地的?

  周教授所谓转基因的五大谎言,其实是用逻辑混乱的谎言来妖魔化转基因。通篇文章,实质上是借转基因之名来反对农业规模化、产业化和反对城镇化。他最后的三点建议更是可笑和愚蠢:“1.旗帜鲜明地反对转基因育种和推广,如同反对研制和扩散核弹一般。”反对转基因还要反对研制核弹!看来周教授不仅想让美国佬垄断转基因技术,还想让美国佬独拥核弹,永远称霸世界,用心良苦啊。“2.在转基因竞赛和战争实际上已经开始,我们不得不作出应对的条件下,必须采用举国体制发展,严禁国内与国际间的转基因育种技术扩散。”第1点刚说完要“旗帜鲜明地反对转基因育种和推广”,第2点就“必须采用举国体制发展”,那还要不要旗帜鲜明反对?既然要举国体制发展发展,搞国际交流洋为中用是必须的,却又要严禁。周教授是否应该去看精神科医生?“3.重点发展和推广常规育种,重点发展农田水利建设”。第2点刚说完“必须采用举国体制发展”,第3点又建议“重点发展和推广常规育种”,连举国体制发展的都不是重点?至于说重点发展农田水利, 2011年的中央有一号文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周教授还脱裤子放屁提建议,学研不精啊。转基因作物和其他作物一样,都要有农田水利,周教授以为转基因一定带来作物单一化,结果连农田水利都单一掉吧。看来周教授真是读书读晕了头,不仅要去看医生,还要赶紧住院啊!

  周立《转基因谎言、利益结构与已经展开的基因战争》
http://irrc.swu.edu.cn/viscms/irrcidex/xuexiziliao9354/20140316/89438.html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