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典委专家:湖南自毁山银花信誉

2014-08-14 北京青年报

  昨晚,国家药典委员会首席专家钱忠直教授接受北青报记者独家专访。钱教授认为,金银花与山银花本就是两种植物,根本没有过南方金银花、北方金银花之分。在2005年前,灰毡毛忍冬只在湖南地方标准中被当做金银花,在2005版《中国药典》修订中,灰毡毛忍冬首次列入药典,并列入山银花名录下。地标变国标之后,当地灰毡毛忍冬销量翻了10倍。

  钱教授认为,此后当地销量下降,与产地失信有直接关系。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新闻发言人昨日就湖南纪委官员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原国家食药监局局长的问题表示,中央纪委驻食药总局纪检组已向中央纪委相关部门作了专门报告。

  举报人陆群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他将梳理相关证据,并予以公开。同时,他对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药典委也提出了四点质疑。

  “御史在途”陆群:四问金银花

  昨日,网络实名举报人陆群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在就金银花更名中的问题梳理相关证据,并予以公开。同时,他对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药典委提出了四项质疑。

  据陆群介绍,今年5月份,一些基层干部、农民、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找到他反映情况。“我出生中医世家,一听情况就非常气愤,决定介入此事。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这样的重大的事件背后肯定是有深层次的原因。国家药典委,修改药典的时候是2004年、2005年前后,也是国家药监局历史上最腐败的时候。”

  陆群表示将梳理相关证据,并予以公开。他就举报中所关注的重点方向,向有关方面提出了四项质疑。

  他表示:“第一,2012年以来,北方一些企业斥巨资买通网络大谣,个别的媒体和专家,在网上造谣诋毁南方金银花,造成其价格一落千丈,给农民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国家食药监总局为什么不辟谣,为广大百姓说话?第二,国家药典对南方金银花的修改没有草本等依据。国家药典将木犀草苷说成是金银花的主要有效成分颠覆了传统的观点。实际上,所谓“山银花”与金银花均含有益于人体的绿原酸,如果说木犀草苷是主要有效成分的话,“山银花”和金银花的叶子和藤含量更好,甚至花生壳的含量更高,那为什么不去开发叶子、藤和花生壳呢?因此,这个所谓木犀草苷标准是为北方金银花量身定做的。第三,所谓“山银花”和金银花在国家药典里面,无论是“性味归经”、“功能与主治”还是“用法与用量”这三个重要指标,国家药典里对金银花和所谓“山银花”的描述是完全一致,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将南方金银花改成“山银花”呢?第四,中国的药品和食品市场,对金银花的需求每年是2万吨以上,南方金银花被改名“山银花”之前,供需是平衡的。改后,金银花产量只有6000吨。但市场需求还是2万吨,那么1.4万吨金银花的缺口从哪来?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市场上面,公然用山银花替代金银花,入药入食;二是北方金银花企业贱价买进“山银花”贴上金银花标签,卖给药企食企。对市场监管是国家药监局的职责,请问1.4万吨的缺口市场监管是如何的?”综合新华社报道

  “九间棚”:没有抹黑山银花

  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日与九间棚农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廉士冬取得了联系,他表示,“九间棚”公司与2005年版和现行2010年版《中国药典》的制定和修改没有关系,公司对国家药监局和国家药典委员会及其领导和工作人员,没有进行任何公关行为。

  网名“御史在途”的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微博公开举报原国家食药监局局长邵明立,同时称“为搞垮南方金银花产业,以山东‘九间棚’为代表的无良企业斥巨资公关,先修改国家药典,再造谣毁谤南方金银花‘上火”。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廉士冬作出了上述回应。

  针对媒体报道的“九间棚”公司负责人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公开发表言论称“金银花和山银花的药效有很大差别,金银花是凉性的药材,而山银花则是热性的药材”的说法,廉士东表示,有关“山银花性热”观点,是根据专家在2011年5月举办的首届中国金银花节暨金银花高峰论坛上作的公开介绍而来。该高峰论坛是“九间棚”公司与卫生部人才交流中心、临沂市人民政府、中国金银花专业委员会等机构合作举办,九间棚公司及领导只是按照专家的研究结果作介绍,不存在所谓的造谣。

  而对于媒体报道中提到的,“九间棚”曾通过重庆某公关公司对山银花进行抹黑,提出“如果将山银花当金银花使用,严重者会危及生命”的说法,廉士冬承认,“九间棚”确实与重庆两家公司进行了阶段性商业合作,但合作内容仅限于策划、采写和发布有关金银花业务的广告和新闻稿件等,从未授意其对山银花进行故意抹黑。

  同时,廉士冬表示,目前“九间棚”作为中国最大的正品金银花全产业链企业,生产的金银花产品不仅为“王老吉”凉茶进行原料供应,同时供给哈药集团、神威药业等药企作为药品原料,销售范围辐射全国市场。文/本报记者 刘洋

  药厂:都叫金银花,但是分产地

  哈药集团某位地方非处方药市场部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所谓金银花与山银花的区别在制药企业看来只属于产地差异,而两者在中成药领域都有巨大需求量,在绝大多数中成药中,两者的药效几乎没有任何差异。

  “我们到现在也很少用‘山银花’这个称呼,一直以来忍冬和其他忍冬科的药材都被统称为‘金银花’,只是称呼上会区别产地,比如‘平邑金银花’、‘隆回金银花’、‘秀山金银花’。”这位负责人表示,在实际药品制作和研发过程中,忍冬科各种药材虽存在细微差异,但并没有达到在临床用药上去区分的程度。

  唯一的差别是在中药注射液的选材上,忍冬科药材在“皂苷”的含量上拥有细微差别,山东平邑和河北巨鹿产的金银花“皂苷”含量较低,而2008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皂苷与胆甾醇结合生成不溶性分子复合物,破坏血红细胞的渗透性而发生崩解,也就是俗称的“溶血”。“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中药注射液在选择忍冬科药材的时候,开始使用皂苷含量普遍略低的忍冬,也就是药典上说的‘金银花’。但皂苷含量的这种细微差异在口服药物上完全没有体现。”

  实名举报金银花事件的陆群认为改名后,金银花产量只有6000吨,但市场需求量维持在2万吨,说明出现了用山银花替代金银花的情况。对此,该负责人表示,2013年除金银花以外的其他忍冬科药材集体大幅跌价,但这些跌价的药材也并非“烂在地里”,药材中多数还是以低价流入了市场。使用山银花的药品市场上没有出现供应短缺就是证据。“至于金银花1.4万吨缺口的说法,我们制药企业不会这么看,包括我们在内,使用山银花的药品在2005年版药典出来之前都是写‘金银花’的,但是想改成‘山银花’又不是那么简单。”文/本报记者 倪家宁

  对话

  北青报:这两天网上有种声音,认为2005年《中国药典》中的山银花更名,与南北商业利益争执有关?

  钱忠直:没有,我们修订中根本不涉及这方面问题。事实是,也根本不存在南方金银花、北方金银花这么一说。金银花为忍冬科,南北方都有分布,包括在湖南也能找到野生的,只不过灰毡毛忍冬产量高。

  北青报:可在南方,灰毡毛忍冬一直被认为是金银花?

  钱忠直:1993年湖南地方标准把它收入,当成金银花。根据卫生部标准,灰毡毛忍冬只能在湖南叫金银花,不能出省的。也就是别的省份要用金银花,只能用药典里规定的品种。后来,隆回要大力发展该产业,就想进药典。

  北青报:您是指灰毡毛忍冬?

  钱忠直:对。我们帮忙解决了这个问题,灰毡毛忍冬2005年进入药典,列入山银花名录下。

  北青报:当时地方政府什么反应?

  钱忠直:入药典等于帮他们解决了灰毡毛忍冬的药用身份,地标一下子变国标了。他们欢天喜地的,特别感谢我们。《湖南日报》曾有报道,收入2005版药典后,当地收购价格翻了10倍。

  北青报:为何近来说产地农民深受更名之害?

  钱忠直:我看到的公开数据显示,事实从2005年到2012年,湖南山银花产量不降反升,到2013年才出现下降。为什么现在说深受其害?去年3月26日前后,央视曝光了当地用硫磺熏蒸,让山银花变脸的新闻。那是个拐点,产地信誉没了,别人不认。当地农民也是被鼓动起来的,他们其实并不不知晓科学的事儿。这个账怎么能算到药典委员会的头上呢?就跟农夫与蛇的故事一样。

  北青报:所以您认为更名跟价跌没关系?

  钱忠直:如果说跟更名有关,那当地从2006年应该早就卖不动了,为什么销量在2007年到2009年一直上升?

  北青报: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既然两种药材功效相似,是否可以不做区分?而且在药典中,两者的“功能与主治”表述完全一致?

  钱忠直:说这话的应该是外行。功能相同就是一种药?多少化学药品都是功效相似的两种药?金银花是藤本植物,灰毡毛忍冬是灌木,像树一样的。金银花一支两朵花,灰毡毛忍冬一支10来朵,采摘成本低。两者化学成分也有很大区别,灰毡毛忍冬含皂苷,有溶血性,是不能用作中成药注射剂的,有安全隐患。

  北青报:药典修订一般要经过什么流程?

  钱忠直:首先要立项,明确任务后,任务下到各个起草单位。由起草单位报上来后,各个专业委会进行讨论,我们一共23个专业委员会,中药材专业委员会只是其中一个。像山银花与金银花分离这个,中药材专业委员会全体都要参加意见的,买通一个人两个人是不起作用的。我认为,药典委员会好就好在委员会制,靠委员会决定,而不是专家个人,也不是一个行政命令能够左右得了。

  北青报:有分歧怎么办?

  钱忠直:如果分歧大了,就表决制。但一般讨论后大家都能形成共识。

  北青报:国家药典委员会是否有监督机制?会否受到企业或外界影响?

  钱忠直:我们是独立机制,由委员会运作。整个程序是个大循环,哪是一个人能决定的?立项讨论完了,我们会向全社会公示三个月。有意见征集上来讨论后再公示,最后进入初稿。全世界药典公示机制都是差不多的。

  北青报:那2005年关于金银花的修订是专家提出的?

  钱忠直:是2005版大纲定的,跟个人没关系。大纲要全体委员讨论并通过的。修订背景是,涉及人民安全的药物问题,要一物一名一标准。当时不单单是金银花,像葛根、黄白等相关品种的区分都是2005版生成的。

  北青报:近期,南北两派关于金银花、山银花的矛盾争端日益激烈,您怎么看?

  钱忠直:我听说还有南方金银花协会?其实金银花是不分南北的,是他们自己杜撰出来的,这其实不是地域之争。

  北青报:有种声音期待,2015年版本中,山银花能跟金银花合并?

  钱忠直:这个不可能,山银花不可能变成金银花,是两样东西。

  文/本报记者 孙静

  实习生 宿涵程

(XYS2014081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