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不该受理方崔案

  作者:贾湛(扬州职大)

  法院不该受理方崔案。作为方舟子的一贯支持者,方舟子也许不认为我说这话有道理。我在《反贪与反腐朽文化谁重要》文章中劝方舟子不要再理会崔永元了,因为对一个忧郁症病人没法说道理。我想方舟子可能是为了借与崔的争论科普转基因知识,但更可能是因为没有与忧郁症病人相处的经历。在那篇文章中,我用我亲身经历告诉大家,现代的医疗技术可能不能根治忧郁症。“现在治疗忧郁症药几乎都是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但我觉得忧郁症病人不只是影响情绪的神经递质缺乏造成的,还有其它神经递质缺乏的问题。”我夫人得该病20多年了(希望不要以为我在是暴家丑,有这种想法的人,其实是对忧郁症病人的歧视),反反复复“生病”已六七次了,每次“生病”期间大约半年到一年半,“好”的时候,持续两年到五年不等(也许药物得当或环境好可以持续更长时间)。生这种病,是非常痛苦的,这种痛苦不止是病人的痛苦,而且是家人的痛苦。“生病”期间,病人要死要活,而家人照顾她远比照顾瘫痪病人痛苦,因为不止是要天天逼她起床,穿衣吃饭喂药等,最痛苦的是不停地要听她忧郁地唠叨,没有心情好的时候。“好”的时候,病人很开心,家庭气氛也好很多,但千万别把她不当病人,因为药物的作用只改善了她的情绪,并没有改变她的思维能力。这里指的思维能力不是指特殊思维能力,而是指综合思维能力。换句话说,忧郁症病人不管“好”的时候还“病”期间综合判断能力都是很差的。她会莫名其妙的生气,她会完全不理会你说得再有道理的劝说,我行我素。如果你不了解这点,那么你可能天天会与她争吵,直至她再次发病。所以她“好”的时候,家里所有人都得让她。并不是她蛮不讲理,而是缺少综合判断能力。尽管如此,她还很容易发病,因为其它人可能不让着她。

  我夫人的情况是不是仅仅是个例,我不完全清楚,但许多医生告诉我,这种病要反反复复生一辈子。崔永元的病会不会类似,我不敢断言。但仅从这些与方舟子网络争辩中,感觉崔永元的病没有完全好,不是说他情绪上一定还会“生病”,而是指忧郁症让他综合思维能力受损,没有见康复。说他离开央视是因为方舟子天天告状,这种谣言也造得太离谱了,逻辑能力稍好点的人也不会相信这样的话。你离开央视,对方舟子有什么好处,犯得这么做?有受迫害妄想症(忧郁症的表现之一)的人才会这样乱想。方舟子常气愤地说“造谣”,其实不是造谣,而是受情绪支配下的胡说八道。如果这不能说明崔的思维混乱的话,那么我们来看他与方舟子在争辩什么。是什么引起崔大动肝火的呢?用崔自己的话说,就是为方舟子的一句话:“应创造条件让国人可以天天吃转基因食品”。 这句话有些媒体传为“应创造条件让国人天天吃转基因食品”。但不管有没有“可以”两字,都应该理解为:争取让国人天天能吃到转基因食品。而不应该理解为:“让国人天天只能吃到转基因食品”。就象当初土豆没有成欧洲人的主粮时,如果科学家说“应创造条件让人天天吃土豆”,其意思不可能是说人人必需天天吃土豆一样。显然崔是理解成后一种意思后大动肝火的。否则,有人喜欢吃转基因食品与你何干?崔不是因为感觉方专横而怒气冲天,非要摁倒方吗?但如果人家喜欢吃转基因,你偏不让人吃,究竟谁专横呢?非常奇怪会有那么多人支持一个要么是极其专横的人,要么是理解能力那么差的人。如果说崔当时理解错了很正常,不是思维混乱,那么自从他去美国采访后,已经知道了主流科学界的说法与方舟子一样,却还要反对“应创造条件让国人天天吃转基因食品”,逻辑又在哪里呢?更严重的是,连自己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都不顾,和网络流氓一样,与方辩论时,一口一口“肘子”这种侮辱性的语言,不是一个综合思维能力正常的有一定教养的人做得到的。我夫人不是没有教养,但她很容易在激动的时候蛮不讲理。这时候,我没有办法,只有拿出一句杀手锏:“大老粗不可耻,但以大老粗为荣最可耻”。

  综合思维能力也许与我们的脑容量和脑结构有关,但我认为与我们大脑里的各种神经递质数量密切相关。精神受损,各种(不只是一两种)精神递质如何恢复,这需要脑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我本来不赞同与崔永元继续辩论,也不赞同通过一个病人向全社会科普,更不赞同方舟子把一个病人告上法庭。尽管我们的社会思维能力与病人水平差不多的人特别多,但不能指望与病人辩是非来促进社会的进步。因为忧郁症病人注意力在情绪上,而不是在是非上,生活中只能尽可能让着他,原则问题上只能尽可能告诉其它人,不要听他的就行了。很难理解法院会受理这样的案子,也许还会出现更为荒唐的结果。

(XYS2014081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