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才华有成就的人的虚假学历该不该被揭露?

  ――兼与图雅商榷

  作者:黄未原

  并不是所有虚假的东西都值得去揭露。但除了涉及隐私或出于人道考虑的某些善意谎言之外,揭露并澄清社会上的虚假信息,让社会大众尽量了解事实真相,是维持一个社会正常运行的基本条件。这个道理并不复杂,无须多言。

  但是,许多赞成并支持方舟子揭露学术造假的人,却对他揭露某些人的虚假学历资历不能接受,尤其是对那些事业有成就的人的虚假学历资历的揭露。其理由是说只要这些人有真才实学,他们就应该被任用使其得以发挥才华贡献社会,不能因为学历资历的缺乏而剥夺他们的用武之地。

  这种思路其实混淆了两个相关但不同的事情:一是个人的学历造假,二是单位的用人制度。或者,他们认为资历学历造假是现行看重资历学历的单位用人制度的直接后果,因此与其揭露个人学历造假,不如完善用人制度。

  大概包括方舟子本人在内,几乎没有人不赞成因才用人,而且国内外各机构在通常根据资历学历录用人的一般程序之外,也都设有某种破格用人的机制。真正有才华的人,可以用学历资历之外的手段(比如用已有的成绩)来证明其能力和才华,从而获得破格录用的机会。因此,现行制度并没有完全堵塞真正有才华无学历的人的进入渠道。笼统地批判现行制度并不能成为这些人学历资历造假的充分正当理由。

  当然,现实用人机制一定还存在着需要完善的方面,以便使更多有真才实学却无学历资历的人有发挥其才华的空间。问题是,面对一个不完善的用人机制,个人学历资历造假行为就应该被原谅被保护或被鼓励吗?可以用制度的不完善来为个人学历资历造假的丑行辩护吗?

  用虚假的学历资历取得被一个机构录用的机会,在性质上看,首先是一种以欺骗手段获得不公平竞争优势的恶劣行为,它伤害了其他诚实竞争者的利益。同时,设想如果人人使用的都是虚假学历资历,那么目前各个机构部门按照学历资历来用人的制度就等于废除了。但学历资历在目前仍然是一种可以被用来简单并客观地检验个人的学术训练程度和经验水平的有效工具,它是单位用人制度中非常有效的一个环节。一旦从用人制度中取消对学历资历的要求,科研教育的用人过程只会变得更加混乱更加没有效率。因此,从制度上看,作为常规的用人程序,学历资历审查是完全必要的,是不可能取消的。以虚假学历资历获得不公平竞争优势的行为,必须被制止。

  另外有一种类型的学历造假,并不是以获得不平等竞争优势为目标,而是出于虚荣心,当事人为了享受虚假学历带给他的那点光环和赞誉,或者是为了弥补自己缺乏高学历而带来的那些遗憾。这些人也可能是有才华的,他们的现有成绩也许的确和他的学历造假没有直接的关系。这是一种纯粹利己但并不直接损人的造假行为,俗称吹牛。揭露这些人的学历造假,更加容易引起某些人的不解和反感。他们以为,揭露这些人的学历造假,其目的并非为了社会的公平正义,而只是让这些人难堪。

  其实不然。如果我们确认诚信是一种美好的品德,撒谎是一种恶劣的品德,那么揭露这些人的"吹牛",让他们因为撒谎吹牛而难堪,让这些习惯于吹牛撒谎的人意识到,难堪将是他们打算吹牛撒谎的必然代价,只有这样,才能阻遏他们进一步的撒谎动机及其他人的仿效动机,对其个人修养是一个提高的机会,对社会大众来讲是一个文明的教育。这种对看似无关紧要的吹牛撒谎的揭露,正是一个有利社会文明进步的行为,理应鼓励。

  有人说,这些有真才实学的人,仅仅因为在不相关的学历资历上吹牛,就被剥夺了现有工作机会,对社会是个损失,不值得。

  这要看什么样的工作性质。就科研部门来说,国际国外的现行经验反映,一个善于撒谎吹牛的人是不适合在科研部门工作的。科研工作的性质比较特殊,因为科研成果并不能像工业产品那样受到社会用户的直接检验,很大程度上靠科研者自我约束,比较容易隐藏掺水和虚假的成分。因此,国际上的通行做法,都是对科研工作者的诚信品德非常重视,一旦发现学历资历的虚假,就会开除。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因为相关人士失去了进一步发挥才华的机会而对社会有损失,但从总体来看,保持了科研人员的整体诚信水平,是有利于科研发展的。

  而企业部门,如果这些并非因为在学历资历上吹牛撒谎而走向现在位置,也不因为吹牛撒谎而获得过不平等的竞争优势的人,因为吹牛被戳破而失去了继续发挥真才实学的工作机会(对此我非常怀疑,而且我也不认为这样的结果是不可接受的),如果有人认为这是不应该的,那么,要避免出现这样的结果,应该讨论的是相关企业的用人制度,讨论相关企业是否应该给这种善于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撒谎吹牛的人相应的机会,而不是鼓励和纵容那个撒谎吹牛的人,更不应该是去打击或威胁那个敢于揭露事实真相的人。

  像方舟子那样敢于揭露别人撒谎吹牛的人,不是那种善于给人留面子的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在我眼里是现代意义上的好人。他们着眼于社会的公平正义,着眼于社会的诚信文明,敢于为提高社会的公平正义和诚信文明而牺牲自己的人际关系。退一万步说,如果我们心中存着那样的一种宽容,愿意去满足那些善于吹牛撒谎者的虚荣心,愿意当老好人去保留这些吹牛者的面子,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有同样的宽容,去接受像方舟子那样的不讲情面而有利于社会的勇敢揭露者?

  (本文是看了图雅的《我看方舟子》之后,尤其是针对他文中对方舟子的第三类打假的评论,有感而发。)

(XYS2014081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