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的“科学神教”?

作者:戴眼镜的刘三姐

  美国有个“科学神教”,是挂科学的名、行科幻之实的一个二货小宗教。据传,中国也有个“科学神教”,又名“方教”,是指科普作家方舟子及其支持者所组成的宗教……问题是,我也属于“方舟子支持者”,还被某些人乱封为“核心方粉”“内围方粉”,可中国这个“神教”的存在我并不知道,我熟知的众多网友们也不知道。这所谓“神教”只活在一些“方黑”的口中。出于好奇,我想找找论述这个“神教”的资料,遗憾的是,“方黑”们极不争气,一则像样的文字都写不出来,少数相关长文,通篇胡言论语,树各种稻草人来打,意淫正义和速胜。

  我在《科学怪人・科技恐惧症・反思科学癖》也提到这类现象,可以参考参考:“攻击科学没作用,有的人就开始攻击科学爱好者了,讽刺科学爱好者大搞‘科学迷信’,属于‘科学邪教’,但这些反科技的人无一例外都使用着科技带来的电脑和互联网,真是不知羞耻。他们并没有能力去理解逻辑和事实,只好套用过去的说法,哦,那些人是‘迷信’科学啊,是‘一个宗教’的啊,有个‘教主’啊,便自以为搞清楚情况,‘恍然大悟’了。”“对这类‘恍然大悟’者的顽固和粗口话,大可不必在意,智力是他们的硬伤,但现实中,多数人尤其是广大青少年,‘恍然大悟’者还是少一点的为好。”

  除了网上活跃的“方黑”,中国许多听说方舟子的人,也是反感和讨厌方舟子的吧。原因很多了:方舟子是“打假斗士”,但不纯粹打假,他的科普和时评可以毁人三观,令人不悦;方介绍的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思维固定、观念陈旧的人难以接受;方得罪了许多造假人和流氓,无时不刻不被人身攻击、污名化;中国媒体低水平运行,所报道的方舟子多为负面,总是一副找茬、炒作的模样,仿佛从来不打官员豪强的假――实际上方舟子的新语丝网站所揭露的高官、巨贾的假,媒体绝大多数都不愿报道、不敢报道。

  许多人不了解,以为方舟子及其“粉丝”是唯科学主义者,其实这是一个大笑话。《新语丝》就是一本网络文学月刊,从1994年创刊并坚持定期出刊至今,方舟子是编辑和新语丝社社长。方舟子写诗,写散文,创制网游《侠客行》,建文史哲和百科全书网上资料……哪一处唯科学主义了?随手摘录一首他写的现代诗看看。

  《河岸》

  ・方舟子・

  多少年了
  多少条河流已经干涸
  这一条也不会长久

  我将能够走着过去
  去寻找天堂的碎片
  积木的天堂在对岸坍塌
  那些乌黑乌黑的卵石啊

  当我走到河中间
  水会悄悄地向我涌来
  我会站在河中间
  水会慢慢地把我淹没

  这时候河水静静地上涨
  所有的卵石一起闪亮

  1990.8. 漳江边

  (发表于河北《诗神》月刊1995年8月,新语丝方舟子诗集《最后的预言》收录)

  说方舟子相信科学是万能的、一切用科学角度看事行事,都是强加的罪名。感性和理性的世界,人文和科学的领域,方舟子分得清清楚楚,而他的笔名,“方舟”之子,来自“方舟并骛,俯仰极乐”,是希望同时搭乘文学和科学之舟。他多次说“科学不是万能的,没有科学是万万不能的”,既这么说,也这么做。

  “科学神教”的一个重要人物,“鹰派科普”代表者――太蔟,也是《新语丝》文学月刊的编辑,他的博客简介道:“我爷爷叫黄钟,奶奶叫季夏,爸爸叫林钟,母亲叫孟春,媳妇叫仲秋,儿子叫南吕。这便是我的近世家谱。想骂我的朋友,先去数数典”――这又是“唯科学主义”吗?

  方黑们说“科学神教”的“教主”是方舟子,抠字眼称我们把方当作“圣人”“灯塔”什么的,全然看不到(或者假装看不到)我们时常调侃老方。世上哪个“教主”不被“教徒”鞠躬叩拜,还被叫做“老X”的?之前本人写过一则《“教主”方舟子》,也没少“贬低”他。有“方粉”说,方舟子的外形和声线,一早就断绝了外貌协会的可能,注定大伙只能是理性支持。

  诡异的是最热爱老方的,不是“方粉”,而是“方黑”“方学家”(“方粉”比之差远了)。“方黑”有的人天天都要说方舟子,各种话题不扯到方舟子、不说出“肘子”,就会浑身不舒服;有的人,打入方粉Q群里“卧底”,探察详细情报;有的人,不辞劳苦把数以百计活跃的“方粉”网民统计并排名,收集挺方言论;最厉害的,当属“方学家”亦明,他写了数百万字的文章来分析方舟子,这才是真爱啊!

  怀疑,实证,理性,是科学精神的一部分。科学是最不讲盲从、最反对迷信的,一切用逻辑、用事实、用可靠的证据说话。方舟子不畏各种阻力,坚持普及科学真知和精神,准确介绍科学界的进展,行公民言论权揭露和批评骗子,因此在学界建立了信誉,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可和赞誉,这无可非议,理所应当。虽“方粉”们普遍是老方科普和打假的受益者,但也不约而同地表示过,如果方舟子有一天迷信中医,或者加入邪教,会对他毫不留情地批判。

  假如“方黑”和方舟子一样牛,有一样的水平和勇气,我也会认可和称赞的,问题是“方黑”有吗?像苍蝇一样围攻战士、像阿Q精神胜利,没知识、没文化、没情义,借“逻辑”“独立思考”等名词充门面,滑稽至极。

  “方黑”们攻击不成方舟子本人,就拿方妻子和与打假安保资金说事,十分下作。方妻未发表的硕士论文当时是符合写法的,被认为优秀而放入数据库,构不成抄袭,那时她还不认识方舟子。对此方舟子澄清多次,但有的人揪着不放,对真正抄袭的、真正学术腐败大案不闻不问,一派小人作风。“科技打假资金”是方的朋友,为了应付“锤子叫兽”肖传国的诉讼而成立的,“安保资金”则是肖传国雇人袭击方舟子后而进一步完善的,都由方的朋友们设立和监管,方舟子完全不涉足资金管理。罗永浩曾举报资金违法,去年初北京多个相关部门仔细核查资金所有账目,最终顺利通过核查。

  如果方舟子不是冒险揭露骗局,怎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他不是坚持留在国内科普,又怎需要支付配备安保措施?实际上,多年来方舟子揭露商业骗局,有商家愿花高价收买(如珍奥核酸),他坚持不见面、不和解,如果和解,索取千万或上亿元的收入并不成问题,又何必辛辛苦苦在占全国人口3%的有科学素养者中发展“教徒”,向这一溜穷鬼、少数派收钱,并以创作“推销”冷门科普图书作为主业呢?

  “科学神教”七月又要聚会了,第三届科学公园无神论论坛将在广州举行,届时请看看“神教教徒”们是如何拒绝膜拜神灵,宣传无神论的。如果,我是说如果,所谓的“教主”露面出席,那么他肯定一如既往,身着便装,是断不会穿上宽宽大大的唬人袍子并戴假发的。

2014.6.29.原博文地址:http://cshange.blog.sohu.com/303976618.html

(XYS2014081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