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王志安的“追查”

  作者:方玄昌

  据华中农大的老师们介绍,当时王志安赴华中农大采访,其由头是南繁基地转基因材料被绿色和平组织盗取之事,第一次采访安排的老师包括林拥军、李春海等专家,话题围绕的也是盗种之事,此时张启发院士不在。后来张启发接受采访,主要也是想介绍南繁基地涉及的工作意义,王志安此时实际上已经露出原形,因为张启发和旁听的几位科学家都明显感觉到了王志安听讲时在不经意地挖坑,把关心的话题引向所谓“滥种”问题――尽管采访的大部分时间讨论的依然是盗种及其他问题。

  正是对王志安“挂羊头卖狗肉”式采访的察觉,以及对当年“黄金大米事件”中王志安节目呈现的怀疑,华中农大方面才有了第二次采访的要求。

  但华中农大方面依然认为,长期以“挺转者”身份活跃于网络舆论阵地的王志安,总还不至于做出自贬身价的事。不成想,最终王志安在新闻职业操守方面的表现,非但超出他们想象,甚至远远突破了最起码的做人底线。他的节目丝毫没有提及“绿和夜盗”这一反科学、违法的恶劣事件,彻底抛去最初去华中农大打出的幌子,而展示了一场赤裸裸的欺骗。

  在节目播出后王志安所写的“手记”中,王表示,他认同转基因大米的安全性,但节目时间有限,他不可能在同一期节目中同时展现安全性问题。但这与他节目的表现形式构成了明显矛盾。任何一个看过电视专题节目的人都可以通过比较而得出一个结论:这期节目的拖沓,恐怕是电视专题节目中所罕见的。有网友说其节目中的内容两分钟就可以展示完,这可能略有夸张,但我相信,这期节目的内容,完全可以在20分钟甚至15分钟之内充分展示。

  因此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一个问题:这期节目为何要以拖沓的手法重复罗列相似信息?答案是:因为这样可以不断强化受众的负面心理效应,可以最大限度妖魔化转基因。节目播出后的效果可以反映,王志安的这一手法确实很成功。

  退一万步说,即便王所在的团队确实剪辑水平太差(这事实上不可能),他难道不能通过连续两期节目来全面展现一个话题?不要告诉我央视领导可能不答应――这类节目的收视率和社会影响都很容易预见到,而任何一家电视媒体确定选题,依据都是这两条;只要是一个头脑正常的人,应该都可以预见到连续两期、分别反映转基因管理问题和安全性问题的节目播出后所造成的影响。

  一个负责任的记者,如果意识到自己的报道不能完整呈现事件真相而可能给公众带来误导,他应该选择放弃报道。此处不妨举一例子。十几年前“海城豆奶案”发生,当举国记者都在发出谴责性报道时,我却做出另一种判断:这是一次群体性癔症事件。但因不能采访到给出这一结论的科学家,我不能自己下这个定论,最后选择放弃报道。直到多年以后,陈君石等当年参与论证此事的科学家们才印证了我当时判断的正确性(当时几乎所有医学专家的判断都跟我一样,但没人敢据实而言。在当时情境下,这勉强可以理解)。

  ――完整地反映一个事件的真面目、避免因选择性信息呈现而误导公众,这原本应该是新闻人应有的基本职业操守。但身为央视知名记者的王志安显然不认同这一点。
  更严重的是,这期节目还怀有另一个阴暗目的,就是误导公众将矛头对准张启发先生。如前文所述,节目组先采访了林拥军、李春海等其他科学家。新闻操作有一个原则:对于同一信息,应有多点来源(尽可能是三个及以上来源)。王志安采访了多位科学家,节目中却弃而不用,只让出现张启发一个人,他意欲何为?不要告诉我另几位科学家所说的内容与节目主题无关――无关的内容你采访他干嘛?电视采访内容完全掌握在出镜记者手中,记者提问后,即使对方不回答或答非所问,“提问”与“不回答”本身也能反映出很多有用信息。

  很明显,这一违反新闻学原则的做法,就是要让公众将矛头集中对准张启发一个人。从节目播出后舆论反应看,王志安的这一手法也成功了。

  王志安那篇与他制作的节目分裂的“手记”反映出两个问题:第一,他很清楚这期节目的反转效果,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借助异化转基因的行为获得更多民众支持;第二,他还必须要为自己辩护――他非常清楚,终有一天老百姓都会认识、接受转基因,他不愿意被未来的人们看成是代表着愚昧与迷信的“反转派”。一句话,短期与长期的好处他都要。

  但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被新浪置顶的一条微博:“我深知历史经得起人类的各种折腾,民间的反转日趋激烈,一定会导致转基因技术的推广延迟。农民要多付更多的劳力,我们要多吃一些农药,这是我们为生活在这个时代付出的代价。但这种代价,和风驰电掣的历史相比,什么都不算。”

  我想我可以如此引申、理解王志安的这段话:我们都深知历史经得起人类的各种折腾,纳粹的反人类行为日趋激烈,一定会导致更多人陷入灾难,会有更多犹太人被关进集中营,全世界会有更多人陷入战争,会有更多个家庭覆灭,这是他们为生活在那个时代付出的代价。但这种代价,和风驰电掣的历史相比,什么都不算。

  我们完全有理由将现在每年数十万儿童因维A缺乏症而失明、死亡的罪责归于反转控,也有理由将现在和未来若干年全球数亿穷人吃不饱饭穿不暖衣的罪责部分归于反转控,则反转利益集团所犯下的罪行一点也不比纳粹少,且持续更久。王志安显然很愿意看到这种罪行持续更久、更烈。

  王志安的节目极大提高了他的知名度,他有理由开始写自传,确实“志安”了;但是,他能“心安”吗?

(XYS201408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