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无眠之夜

  作者:方玄昌

  一位久已不显侠踪的老朋友将我和方舟子、土摩托、为书一生以及文艺界的一位老朋友拉在一起聚会。酒酣耳热之际,大家聊起王志安最近杰作,大家意见惊人一致:王志安此举,绝不是单纯的道德败坏所致,一定还涉及其职业操守或智商等方面的其他问题。

  席间土摩托说起,最近有网友在呼吁及筹办“最后的”转基因大米品尝会,他表示一定要参加。此举当然深为我所赞同――此前,土摩托基本上没参加过类似活动,他现在的决定显然属于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

  但真正令我感怀不已的,还是席散之后发生的事。

  在此之前,北京唯一以科学家身份参加转基因大米品尝会的知名专家就是黄大P老先生――毕竟,科学家不能如同我等“游民”一样,他们有更多顾虑。但今夜,当我在回家路上打开手机邮箱,却突然发现,科学家在一场风暴的洗礼中真的变了。

  首先看到的是饶毅老师的邮件,其大意是(我确信饶毅老师不会怪罪我公开其邮件内容):我们应该将当前所发生的事件拍成电影,这可以与十九世纪扒铁路的行为相媲美;假如没有录像,后世不会相信有这个愚昧的时代。

  更让我感动的是姜韬老师的邮件:(大意)既然市面上已经有了转基因大米“污染”,则直接食用转基因大米,比发表任何声明都管用。可以考虑请科学家和科普界朋友们一起吃转基因大米,首先解决公众的安全忧虑和制止调查盲动――此时“做”远远胜于“说”,申请特殊情况下的食用转基因大米本身,就有巨大正面作用。“不多说,我们吃!拿出我们的担当。平时吃100次,不如这次吃一次。”更令人意外的是,他的想法马上得到了其他科学家的认同。

  然后我的同事兼朋友孙滔给出了一个让人振奋的信号:他那儿还有两袋转基因大米。这让我陡然想起,我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些分装的转基因大米――《基因农业网》成立时严建兵老师送我不少,在几次活动中用掉了大部分,但还有一小部分原本想分装成二两一袋的“散装”转基因大米还一直保留着。这下可好,全国各地想举办品尝会却没有了转基因大米的网友们有盼头了――我不仅要给他们邮寄转基因大米(即使只有二两也好),还会努力说服科学家或挺转大V们分赴各地支持转基因大米品尝会。

  今天上午,《基因农业网》转载了方舟子的一篇旧文《科学是什么》,文中提到了伽利略,以及反科学人借伽利略上位之事。在此,我倒是很想跟大家重温一遍晚年伽利略发出的那句哀叹:“这天空,这大地,这由于我的惊人发现和出色论证而变得比以往智者眼中所见更广大千百倍的宇宙,如今在我脑海里已只剩下模糊的一团”――当年双目失明的伽利略发出的这句哀叹,岂不正是当前科学和为发展科学而呕心沥血的科学家们的境遇写照?然而正如伽利略在被迫屈服于宗教暴力之后所说的,“地球依然围绕太阳转”,今天,无论央视节目给公众带来怎样的误导,转基因大米依然是有史以来我们所能吃到的最安全最健康的大米。

  在这个危难时期,单有哀叹是无济于事的,我更愿意当前清醒者与觉悟者所发出的声音能上达天听,并让他们知道:作为决策者,他们手里握着一把利剑,眼前则有两个目标三种选择:他们要么义无反顾地将剑刺向愚昧而挽救科学,要么顺应、屈服于愚昧的“民意”而将剑刺向科学,要么什么都不做而继续等待――等待下一场更猛烈的风暴来临。

(XYS201408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