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韩寒演而优则导

  作者:胡曼荻

  您没看错,的确写的是司机韩寒演而优则导。“司机”韩寒,演了十四年“作家”韩寒,如今演技已炉火纯青,出神入化了。这么长时间出演一个角色,能让一大批中国名流所谓公知们心服口服加佩服,追着捧着欢呼天才作家当代鲁迅,绝对有过人之处,堪称中国第一演员,影视界绝对应为其颁发“最佳男主角奖”。

  借着出演“作家韩寒“的空前绝后的成功,司机韩寒溜进娱乐业自然不足为奇,定位更是绝对准确,一步升为导演,有副导、摄影、编辑、场记和一大堆乐意抬轿之人撑着,前呼后拥,绝对不会露馅。一堆脑残粉愿意掏腰包,饿肚子愿意捧场,票房飙红,出品人路金波果然眼光狠毒,将一手捧红的招牌价值榨到极限。

  其实,“演员”摇身变身“导演”韩寒,代价不菲,搭上的是幼女充当挡箭牌。当初,睁着眼睛说瞎话,为了“作家”身份不露馅,恬不知耻昧着良心发毒誓“如果我的作品曾被人代笔过一个字,我诅咒自己没法活着看到女儿成人。”为了路金波的票房,将女儿隆重翻炒,居然号称国民岳父,让一群臭男人意淫大眼睛小野,这当爹的行为,令人发指,前无古人。

  真正的作家,最不怕的就是写,打笔仗得心应手,不就是写字吗,谁怕谁?何况还是号称中国第一博客所谓“作家”韩寒。离奇之处,被质疑后,让世人才惊觉司机原本是文学白痴后,其果然变龟缩了,躲了整整两年,文章写得越来越少,博客一片荒芜,被设计一缓兵之计,金蝉脱壳,逃遁入娱乐圈,摇身一变,号称跨行全能,天才导演。

  司机出演作家,演技是一步步锻炼出来的,经过十四年漫长的煎烤,司机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出现在公众面前,不谈文学,只谈开车,眉飞色舞;卖萌女儿,呲牙裂嘴不知为耻;谈捡到一只猫,又捡到一只,不知所云,却把公知们绕蒙,齐声叫好。从当初出道时的胆颤心惊木纳惶恐演技青涩,到如今老道,有网上视频真实见证,果然熟能生巧,被打造得如今演功一流。演技靠得是两个字:装酷!

  身高多少,这硬指标,居然不可自证,却可让六六上下其手,羞涩得如害羞少年,亦不愿去和方氏当面对质。想当初,范爷去医院做公证,为自己没有整容过,要媒体还一个清白,真真女汉子,只因底气足,真的不怕。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能说清并借此将仇家打得满地找牙的事,却惘然不敢面对,只坐实了一个假的结果。

  把假当真,演得自己都糊涂了,竟然斗胆为别人作序,留下一地鸡毛的文字,落得真正文人的一通数落,司机露出马脚,却被包装为玩酷,依然招摇过市,时不时曝光大庭广众之下,这演技是何等高超。真所谓脸皮厚,机关枪打不透,这没有千锤百炼,绝对不可能,这最佳男猪脚奖项,不颁给司机韩某人,怎能安抚一群舔菊者?

  作家司机作词家编剧导演光环闪耀,舔菊者振臂激动:“天才!全才!巨人!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秒杀达芬奇,你们嫉妒,有本事你们也跨行,也玩跨界!”再多的光环,都不过是几只手操纵之果:其父韩某人的第一枪代笔“三重门”;其母同氏本家周云蓬藏在深闺不被知的失意之作,被回锅成韩氏作品隆重推出;路金波手中的涂鸦之作,也被包装给天才新鲜出炉。

  路总绝对是大内总管天才操盘手,生生将一文学白痴,打造成文坛领风骚在娱乐界赚票房鬼才,竟然让文学名流影视巨星看不透拆不穿,啧啧称奇,这是人才啊!只有出品人路总暗暗窃笑:这小子,不过是一只小兵,帮我冲锋陷阵而已,老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想让他演什么,便可点石成金。借韩寒之名,生我路总之利,管它什么文化鸦片泛滥,青春一代被毒害再成为东亚病夫,都和我统统无关。

  出品人者,董事长也,赚得满钵金,也只会给鞍前马后毛腿的演员韩寒分得一小羹,毕竟最知作家韩寒底细者,非路总莫属,有把柄被人握在手里,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了。主席果然说得对: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演员韩寒,在路总操纵下,升级为导演韩寒,还会做出更令人惊天动地之事,不信走着看,获金马奖都有可能!

  一个高中语文不及格者,能演得如此滴水不漏,让世人亦步亦趋,只能说演而优则导,亦不为过也。可怜中华之泱泱大国,依然有众多名流、粉丝,脑残粉和不知情者,竟然吃着文化地沟油炒的菜,却依然赞不绝口,活生生作吹鼓手:香,就是香,这小子就是能干,炒出的菜就是香!清醒者,却被冠以韩黑,被讽刺为妒忌者,这世界果然乱套了。

  甲午年八月三日@美国费城

(XYS201408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