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烟幕看“滥种”

  作者:方玄昌

  央视《新闻调查》最新一期节目“追查转基因大米”播出后,反转阵营在一片欢呼声中义愤填膺地声讨农业部。

  老实说,我也很想声讨农业部等国家管理部门,但声讨方向与反转阵营刚好相反:他们声讨的是农业部管理不严,我声讨的则是国家相关部门(不仅仅是农业部)对于转基因技术管理过严乃至于到了野蛮无理的地步。

  在具体剖析这期节目之前,必须强调两点:第一,以电视台普遍的标准来看,央视的这一期节目是很成功的――所谓“电视台普遍的标准”,就是收视率高、播出后社会影响大;第二,如果王志安的调查可靠,则节目中那几个涉及销售和种植转基因水稻种子的采访对象确实有违规行为――违反的是《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第十九条(因种子未通过品种审定)。

  无论节目制作者的主观意愿如何,从客观效果上看,这期节目起到了进一步妖魔化转基因的作用。

  整期节目,实地调查基本上都用的是非正常拍摄手法(俗称“偷拍”)。作为新闻同行,这一点我很能理解:对于这类新闻,暗访几乎是唯一选择,非此不能获取直接、有效的信息。然而在人们的印象中,暗访的对象都是“见不得人”的黑幕,新闻史上,我还想不出有哪一个暗访前例,面对的是一种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新生事物。

  《新闻调查》大约开了先河,“暗访”形式实际上给当下对于转基因问题已经处在云里雾里的公众布下了又一重烟幕。正因如此,这期节目原本不仅应该要告诉受众转基因的安全性,还必须要对于节目所呈现的表面现象做深层次剖析解读,回答如下问题:原本处在阳光下的试验性种植结束后,是什么因素导致抗虫水稻的种植走入了地下――即:抗虫水稻获得安全证书、被进一步证明安全之后,为什么反而不让种了?

  如果我是这期节目的策划及出镜记者,一定会将这个尖锐至极的问题抛给农业部。但这期节目却欠缺了这个必须的环节,取而代之的是没完没了地罗列大量重复性信息,以此反复强调转基因抗虫水稻的“地下”性质。至于节目组在抽样统计方法等方面的缺陷,反而属于粗枝末叶,可以暂时不去抨击它。

  节目没有帮我们拨开它不得已布下的烟幕,但我却可以用一个简单的事实来帮读者扫除这层烟幕:将本期节目中的那几个采访对象放到美国、巴西、阿根廷、菲律宾、印度、乃至于以保守著称的欧洲,则他们都可以堂而皇之地买卖及种植抗虫转基因水稻种子――除中国之外,还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将一种已经获得安全证书、市场急需的作物以法规的手段束之高阁并达五年之久。换句话说,种植任何一种已经获颁本国安全证书的转基因作物,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合法的。

  但中国却多了一个“品种审定”环节。这原本只是计划经济的遗留物(以政府计划来替代市场选择),但到了转基因时代,它却莫名其妙地成为了阻挡先进技术的一大障碍。此前,袁越(土摩托)已经写文章《对抗恶法》严厉批判过“证明了安全但还不让种植”这种做法对转基因技术的阻碍。

  扫除这层烟幕之后,我们可以从这期节目清晰地看到如下症结和结论:

  第一,转基因抗虫水稻安全、有效,市场迫切需要它;转基因黑市不是坑蒙拐骗,不是牟取暴利,这个封闭小圈子中的农民或许违规,但绝不是作恶。

  在转基因科普活动中,中科院遗传所的高级工程师姜韬曾经特意跟多位来自农村的年轻科学家做了解,他们说,先不谈省农药钱,仅仅是种植过程中少打两次农药,对农民工出来打工的意义就很大了――他们不用中断打工(因为农民工请假代价太高,多数情况下相当于失去这份工作),还不用花来回的火车票钱,这些益处不是整天坐在办公室和实验室里的人能够理解的。“在农民工眼中,转基因技术非但能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健康安全且环境友好,而且还体现了人文关怀,她不但是科学的、先进的、有未来的,而且是温暖的!”

  第二,原先可以做试验性种植的种子,在被证明安全有效之后反而不让种植,这是胡作非为式的监管过度。安全的好东西有人种不奇怪;奇怪的是安全的好东西,一直没有允许种植。恶法究竟算不算法、该不该遵守,这可以留给法学界去讨论;但就转基因抗虫水稻而言,其“地下”行为显著属于过度管理的一个结果;

  第三,反转势力将政府相关部门吓唬得不敢行动,其不作为导致的结果是:农民失去了一种可以提高自己生产效率和效益的技术选择权,消费者则失去了一种更健康安全食品的产品选择权。

  第四,这期节目实际上从另一面给农业部等管理部门发出警示:不作为也是一种行动,并且是一种负面行动,它将产生巨大的破坏力,在转基因问题上,管理部门的不作为也会成为妖魔化转基因的一种强大力量。科普作家中有许多人都曾说过恨铁不成钢的一句气话:“中国农业部才是最大的反转控!”从客观效果看,将已经通过安评的作物品种锁定在实验室中,这种不作为行为确实起到了反转作用――它无疑给出了一种强烈的暗示:转基因还不够安全。这种暗示将本来就已经糊涂了的民众一步步推向谣言。

  央视《新闻调查》节目播出后,湖北省先于国家农业部有了反应,他们表示要坚决铲除转基因种子地下黑市。我甚为这种行为担心。处理偷种转基因水稻行为重要,但不紧急,需要有关部门对王志安的抽样和检测数据进行评估,做出结论后再采取行动不迟。否则非但不能减小偷种效果,反而可能给社会舆论带来火上浇油的作用。对待这类事情的处理,政府行动具有不可逆性和巨大的标志性,不理性的粗糙行动将可能造成转基因乃至于科学的大倒退,就如同两年前处理黄金大米事件时“一顿八万元”的效果一样;同时还可能严重伤害到当地农民――毕竟,从科学角度看,他们的“地下”行为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实质伤害,反而有惠于环境和消费者。

(XYS2014073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