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无神论者的战斗――目标科学理想国,出发!

  作者:心蛛

  2014年7月26至27日,火热的广州,火热的比赛,火热的拥抱,火热的友谊!我喜欢在QQ群里用的一个骨折式拥抱的表情有了现实版。然而,紧跟着无神论论坛之后,方舟子先生的首次签售会却出了点意外,来自暗处的冷箭让方先生再次受伤,让我们的心全都揪紧了。在回家的旅途中,真是五味杂陈。匆匆把一些关于此次无神论坛的思考记录一下以避免拖延症的干扰,算是我交出的个人总结报告吧。

  总体来说,我是个典型的宅男:只要把我扔在一个网络通畅的地方,随意舒适的着装再附加一杯咖啡,其它的似乎都不再需要了。网络首先带给我的是新语丝,然后是早期的OICQ(现改名叫QQ了),再往后的赛伯空间就愈加丰富了。新语丝与国内诸多的中文网媒给我展示了一个异常矛盾的世界:一个是神医、大师遍地的中文网络空间,一个是冷静理性、犀利又平实的新语丝。游弋于二者之间时,你会感受到一次次的冲击。然后,我突然有一天发现,不止是我一个人,还有更多人的也承受着同样的冲击,并且这些冲击在微博这样的媒介上被放大、转化着。……于是,我留意到了第一届无神论论坛的消息。

  第一届无神论论坛上,关注十多年来第一次见到了老方,异常激动。第二届因故未能成行。第三届,尽管个人事务几乎脱不开身,仍然坚持参加了。第一届论坛之后,我的个人总结拖了几乎有半年之久,才汇总了一篇《信息时代的智慧――兼谈科普》。这一届,我希望能赶上第一个提交总结,免于拖延症的指摘。不过,这篇总结因快而不可能长且全。:-D

  从网上到网下的聚会,带给了我许多不一样的体验,最明显的一点,我终于体会到,每一个ID的背后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尤其是这一次,最小的不到两岁,最年长的达83岁,如果说两岁的是一张待下笔的生宣,那83岁的则是一张已近完成的水墨风景,而介于这二者之间的,是一幅幅尚在创作中的艺术品,有的俨然成型,有的方露出国画的底线。观察每一位网友,似乎都是在欣赏一幅作品,这些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无神论者。

  科学与宗教,天然的敌人,这是在第一届论坛中就十分明确的共识。每一届论坛都会围绕着科学与宗教展开一些话题讨论,但彼此又略有不同。这三届论坛的主题是这样一脉相承的:第一届,太蔟提出了“科学理想国”的概念,明确了无神的追求;第二届,方舟子提出了“科学无神论”的概念,明确了我们的身份――科学无神论者;第三届,继承了第一届方舟子提出的“做战斗的无神论者”与第二届的“抱团取暖”的号召,我认为,此次的主题是“无神的战斗”。与前两届略有不同的是,此次的战斗主题添加了友谊赛的环节,为战斗预吹了号角。

  从三届无神论论坛的主题来看,我们一直坚持的信念始终未变:方舟子的口号,也同时是科学公园的理念,“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正是受此信念的感染,让我参与了论坛。很荣幸的是,此次,我还有一个机会,把自己一点粗浅的思考在论坛上进行了展示,那就是:科学的快乐之旅。这次演讲的内容也是我对科学与道义的个人理解:科学是一种思维方式,科学的精神就是把科学思维应用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追求快乐是我们天性,而以人权为伦理基础、以人本为发展方向、以科学为思维方法与手段,追求属于我们无神的未来,这就是科学的快乐之旅,这就是我所认可的科学与道义。

  无神的未来是我们的科学理想国,为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做科学的无神论者,并为此理想而战斗。科学的思维、科学的知识、科学的精神就是我们战斗的武器。卑劣者的锤子与矿泉水瓶不止是在伤害方舟子的身体,更是在给我们科学无神者敲响警铃――只有当科学与道义的信念遍及越多的人群时,我们才会更加安全,才不会为说真话而受到这类伤害。我们和愚昧的、卑劣者的斗争是长久的。

  我希望,从“科学理想国”、“科学无神论者”到“无神的战斗”,当科学与道义的信念愈加广泛传播并被接纳时,我们无神论论坛的主题可以变得轻松起来,比如从“无神的使命”到“无神的快乐”。在将来有一天,当科学与道义已经成为共识,当无神论论坛完成了它传播科学与道义的使命时,我们还可以有一个以无神论论坛为纪念意义的体育比赛的盛会,就如奥林匹克运动会一样。

  科学无神论者们,目标科学理想国,出发!

(XYS2014073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