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肖传国问题答深圳《晶报》记者

方舟子按:深圳《晶报》近日连续三天以三个整版的篇幅发表记者吴建升的报道,为肖传国的犯罪、“肖氏反射弧”全面洗地、翻案。该记者此前曾来采访我,我当时即识破其意图,对其质问一一驳斥,如下。(该报未登出对我的采访)

记者:日前有辽宁朝阳少年张祥涛,因患脊柱裂脊膜膨出,赴深圳找肖传国求治。因采访此事,与肖传国有交流,听其谈及与先生一些往事,觉得应与先生交流探讨并核实。如言语中不慎有冒犯先生处,还望海涵。

方舟子:听残害上千名儿童、雇凶意图杀人的前罪犯的一面之词,气势汹汹地来质问受害人,欲为前罪犯翻案,你们这是什么立场?

记者:肖称昔日与先生冲突,系因他先打了先生的“假”,先生携怨对他展开数年网络“通缉”,直至后来延续10多年的恩怨冲突。先生当初打假肖传国是否如称出自一个“怨”字?

方舟子:自从我在2005年因为偶然看到国内一篇吹捧院士候选人肖传国的报道,质疑其夸大履历和学术成就以来(肖传国曾经在2000年向美国《科学》匿名诬告我“抄袭”,我是后来才知道的。《科学》驳回了其举报,此后《科学》还三次报道过我的事迹),肖传国几次到中国法院起诉我、一次到美国法院起诉我,派人上我家门恐吓,直至雇凶意图杀人,你认为是谁的“怨”?方玄昌此前与肖传国没有任何交集,仅仅因为在2009年参与了对肖氏手术效果的调查,肖传国就在2010年雇凶袭击他,你认为是谁的“怨”?一些不良媒体意图把我揭露其学术造假、残害儿童一事说成是我们两个人的私人恩怨,那么请问他雇凶杀方玄昌又是出于什么恩怨?

记者:从网上一电视截屏看到,先生说肖氏反射弧“非常害人的手术”、“没有一例是被治好的”?,记者无权质疑先生的质疑权,但在肖医院采访时,确实见到一位来自陕西山区的青年(本人惟一亲眼目睹的一位),原10多年屎尿无控,双脚变形,右脚行走脚尖着地,后经肖氏反射弧手术,现屎尿可控,右脚平踏地面(当然行走还无法完全与正常人一样),现在医院当司机。对此先生怎么看?

方舟子:这是因为该患者在做肖氏手术的同时,还做了栓系松解术。栓系松解术是一项常规的手术,各大医院都能做,对脊柱裂有一定的效果。肖传国一直把栓系松解术的效果说成是肖氏手术的效果,以此欺骗患者和媒体。肖氏手术的原理号称是把腿部神经接到膀胱,通过挠大腿来控制小便。你只需让患者表演一下能否通过挠大腿控制小便,就可以知道肖氏手术是否有效。

记者:肖传国“雇凶伤人”一案,肖称玄昌老师仅轻微伤,而先生连轻微伤都不够,他却被判罪入狱,实是冤狱,先生怎么看这个问题?玄昌先生也对自己伤情鉴定仅为轻微伤表示质疑,认为肖应定性故意杀人未遂,对此先生怎么看?

方舟子:肖传国雇凶在我和方玄昌住所门口售后四个月,用辣椒水、钢管袭击致命要害,这不是意图杀人是什么?这是杀人未遂,至少是故意重伤未遂。法院以寻衅滋事罪轻判肖拘役,本来就不对,他还敢喊冤?能够因为我侥幸逃脱、方玄昌身强力壮没有被打死,他就没有罪?我如果要杀你,被你逃掉了,连轻微伤都不够,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罪?

记者:百名患者状告肖传国及上访卫生部诸事,肖传国指称先生用打假基金“收买”并资助了病人,网上也公开了两份病人家属写的书面证明材料,还有录音等“证据”,以此先生怎么看?

方舟子:打假资金只有区区二十几万元,主要是用来对付针对我的恶意诉讼,哪有钱来收买百名患者?事实是,有部分患者要起诉肖传国的私立医院,法院不受理,他们到北京卫生部上访,因为这些患者都来自贫困家庭,由打假资金赞助了一部分差旅费,如此而已。倒是我们有证据表明肖传国出重金收买患者家属当托,其同伙、光明网的工作人员“沈阳”就曾在网上感叹,肖传国为了让一个患者家属出来作证,出了五万元出场费。

记者:肖传国公开叫板先生――可在任何时间、地点、场合,以全国人为观众,与先生当面对质、辩论,以了结多年恩怨,先生愿否接招?

方舟子:我对肖传国的揭露,写有多篇文章,发在网上,人人可看。肖传国想要“对质、辩论”,完全可以也写文章反驳。我也多次撰文驳斥过肖传国的谎言。我没有兴趣与雇凶想杀害我的人见面。

记者:肖自称“获诺贝尔医学奖只是时间问题”,对此先生怎么看?

方舟子:有很多骗子都自称要或诺贝尔奖呢。我只想指出一个事实,美国有医院在几年前曾经听信了肖传国所谓“肖氏手术在中国是常规手术,成功率达85%”的谎言,找十几个患者做了肖氏手术一期临床试验,发现没有效果,已经终止其临床试验。肖传国竟然在国内撒谎说是因为效果太好了所以没有必要继续做临床试验,当即遭到美国国家卫生院的驳斥,说他在说假话。肖传国在国外已骗不动了,就只能在国内继续骗,包括骗媒体。

(XYS2014073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