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学赵阿平及郭孟秀研究员剽窃的老毛病又犯了

  作者:掘墓贼

  2013年底,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了一本书叫《濒危语言:满语、赫哲语共时研究》(以下简称《共时研究),作者赵阿平、郭孟秀、何学娟。研究濒危语言的著作向来不多,从其厚度看,这应当是部大作。然而,仔细研读以后却让人大吃一斤。

  按照后记中的说明,该书居然是三人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的成果,其中的作者之一何学娟因车祸不幸于2008年去世。

  该《共时研究》由绪论加上八章内容组成,有的章节由一人写成,有的则由二人承担。从其内容上看,本书可大致分成论述满语的章节和论述赫哲语的章节两部分。前两章主要由各个作者分别泛泛介绍两种语言的现状;第三章由郭孟秀大致介绍满语的濒危状况(世上会讲满语的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个老人,因而不会有多少新意);第四章由何学娟分析赫哲语的濒危过程;第五章由赵阿平介绍满语常识;第六章是何学娟的赫哲语知识。而本书的重头戏则在第七章及第八章上,这两章内容主要由赵及何“二人承担”,分析、对比两种语言的濒危过程等。然而问题就出在这里。原来,不幸去世的何学娟早在2001年时就对赫哲语的使用情况做了绵密的调查研究,其成果《濒危的赫哲语》已经于2005年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何学娟去世了,没人能写书了,老赵们就拿起头一头钻进了何学娟这本无人看管的书里,大肆往外搬运起来。咱就从《共时研究》的第八章看看窃贼们是如何下手的。

  第八章叫做“对濒危语言的态度”,共由三节内容组成。然而,实际上这一章的内容悉数抄自何的《濒危的赫哲语》第六章“赫哲语已成濒危语言”及第二章“问卷调查结果分析”。何的原书是研究赫哲语的,当然就不涉及满语了。然而颇具喜感的是,窃贼在人家的主语“赫哲”或“赫哲语”前面简单加上“满族”或“满语”二字,就共享了人家的产权不说,还将研究结论拓展到了另一种语言上。这还不是高潮,高潮是在这里:《共时研究》第八章的主要内容其实在该书何学娟“承担”的第四章里已经一模一样出现过一回了,在那里,众多以“赫哲”或“赫哲语”打头的主语前面就不曾带有什么“满族”或“满语”的字样。看来,老赵们也是太有些粗心大意了,这相当于是在盗墓的现场落下了自己的名片。

  新语丝以前曾经屡次揭露过黑龙江大学赵阿平、郭孟秀研究员以及中国社科院朝克研究员合伙或单独剽窃的事情,然而这几个人却仍然逍遥自在,依旧混迹于高端学术场地。不知“有关部门”何时才能过问。

  另,该“抄作”的封二上介绍赵阿平现任黑龙江大学满族语言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实际上早在2007年时该赵就因剽窃之事败露而丢了官职。那次剽窃的“赃物”《黑龙江现代满语研究》(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1)在该《共时研究》中却仍然被堂堂正正列入参考文献之列,这脸皮该有多厚。

  总之,剽窃是一种病,得赶紧治。

(XYS201407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