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微博涉云南白药 遭警方跨省调查

2014年07月18日财新网

  【财新网】(记者 王和岩)37岁的刘欣,是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皮肤科主治大夫。他曾发布过一则微博提及云南白药。时隔快两年,云南警方日前突然找到他,对他进行调查询问。据刘欣讲,云南警方称,云南白药以他涉嫌造谣造成企业商誉受损为由向当地警方报案。

  “今天又一个因家长无知造成的病例:皮肤擦伤后用红汞+云南白药粉,表皮坏死、真皮层纤维增生,毁容基本确定!科普一下:伤口关键是清洗干净,利凡诺、碘伏均可,清洁后外用含凡士林的抗菌药膏涂敷,禁用一切粉剂外敷!在潮湿的环境中,伤口表皮化的速度(愈合速度)可达干燥时的两倍,且不易形成痂皮。”

  这就是给刘欣惹来麻烦的那条微博。它发布于2012年8月27日晚(新浪微博认证名:@]重Γ。那时刘欣,还在广州荔湾区妇幼保健医院外科工作。

  他记得,患者是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由妈妈带来就诊。小女孩儿摔伤大概两三天,伤势较重,但很乖,不哭不闹。

  刘欣发现小女孩儿脸部伤口严重感染,皮肤表皮已经完全坏死,伤及真皮,需要植皮。同时,等疤痕长出来,应该考虑激光治疗。刘欣所在的医院没有这些设备,他建议小女孩的母亲去更上一级更专业的医院就诊。

  刘欣说,由于伤及的深度达到真皮层,伤口很大,加之越年轻、越是毛细血管丰富的部位,越容易留下疤痕,基于上述专业判断,他认为基本确定毁容。

  之后,刘欣发了上述微博,意在提醒大家一旦有伤口,不要使用粉剂外敷,以免造成严重后果。

  刘欣说,微博发后,时不时有人留言质疑,他也都从专业角度予以解答。他以为此事就这么过去了。

  大约三个月前,2014年4月前后,云南白药方面一行三人到广州找到他。为首的叫张勇,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云南白药公司)法律事务专员。

  刘欣感觉张勇对他做过调查,不仅知道他的电话,还知道他和前妻的事。刘欣说,他们问患者的情况,问当时的情况,还说我的微博被当地的晚报刊登,对他们企业影响很大。

  作为医生,刘欣认为他有义务保护病人隐私,只说了当时出诊的情况,“在我家附近的鼎盛酒家见的面,那时(他们)还比较客气。”

  7月14日,刘欣又见到了他们。这次,除了张勇等云南白药公司的人,还有云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两名警官,他们由广州荔湾区公安局经侦支队警官陪同。

  刘欣协助他们到原单位荔湾区妇幼保健医院调取了当初的接诊记录,警方从中选取了六七名当日来诊患者资料,刘欣指认其中一名可能是当时的那名患者。

  次日下午6时许,刘欣接到对方电话,要他去广安大厦――广东省公安厅的接待酒店。

  云南警官找到该患者,拿出照片让刘欣辨认。刘欣发现并非当初接诊的小患者。“从9点多一直到(第二天凌晨)1点多,四个多小时”,刘欣说,他们一直“盘问我,他们有他的逻辑和道理,因为对医生工作的不了解,他们提出了各种奇葩质疑。”

  从“图片好像PS过”,到为什么“记得女孩样子却不记得妈妈样子”,再到“你凭什么说毁容基本确定”?刘欣说,云南警方甚至问,发这样的信息对你没好处你为什么发?你知道做伪证的后果吗?你知云南白药是国家保护的企业吗?

  “云南公安厅姓段的警官(处长)还对我说,你知道我的破案率多高吗?你知道讲假话对我来说很容易核实吗……”“(他们)找出我的漏洞,(说我)涉嫌造谣,要挽回他们企业的声誉,”刘欣说。

  7月17日凌晨1时许,询问方告结束。刘欣回到家,新发了条微博:“调查已结束,历时约4小时,警方程序合法,我亦覆行了公民的配合义务。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你们是否找警方调查,最终立不立案,是诱是吓,于我皆如尘土。我亦会继续记录我所见所思与网友分享,不违希波克拉底誓言。”

  广州市荔湾公安分局经侦支队一警官向财新记者确认,他们确实曾协助云南警方找过刘欣。财新记者联系云南白药公司董秘吴伟遭到推托,该公司法律事务专员张勇,在财新记者电话询问时说了句“不知道”,便迅速挂断了电话。

(XYS201407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