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评崔永元在南方周末的呓语

  ・方舟子・

  《南方周末》又登了一篇对崔永元的访谈(《现在的崔永元,才是真的崔永元》,2014年7月10日),继续为崔永元洗地。我们就再来欣赏一下。

  【“我在微博上跟他拼了,为了真理。”崔永元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是指方舟子,2013年9月,因为对转基因的不同认识,崔永元和方舟子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口水战”,崔永元为此不惜从中央电视台辞职。“一个是他不停地告我,一个是我在微博上跟他拼了,所以什么中央台的管理规定全部扯淡。我当时连续发微博,天天掐架,中央台没人找我,我知道有戏了,他们放弃管理了。”】

  我什么时候去央视告过崔永元了?还“不停地告”?后面又说央视没人为此找他,那他怎么知道“我”不停地去央视告他?难道我天天去央视门口举牌让他看到了?崔永元这个谣言说了一年了,越说越离谱,看来其受迫害妄想越来越严重了。还“为了真理”跟他拼了呢,再加个自大妄想。

  【崔永元在2014年的政协会上提案,要求了解农业部“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的职能、业务程序和工作流程。】

  崔永元的政协提案他自己在网上公布过,主旨是:“吁请政府目前坚决禁止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稳妥地处理转基因专项的研究方向,立即终止种子企业的转基因项目。”里面无一处提到“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难道崔永元又偷偷上了一个提案?《南方周末》为了美化崔永元,真可谓煞费苦心。

  【崔永元:比如一个新项目,理事会当时没讨论过或忽略了,没想到要花很多钱,有的柜子要重新做,有的椅子要重新买,这个钱能不能从基金会出?我认为是可以的,我签同意,但理事不同意。后来我只好自己掏几百万,买这些东西了,把展办好。】【我们一个员工,特别好,受了些委屈,我说给他发十万块钱的奖金。结果秘书长说,基金会不会发委屈奖,没这开支。我说那我都说了。那你就自己给吧。结果就从我卡上划了十万块钱给人家发奖金了。】

  崔永元还在当央视主持人的时候就这么有钱啊,与基金理事会赌气动不动就自掏几百万、十万元。他以前哭穷说自己从不走穴,主要靠工资一个月八千元生活,加上其他收入也就每月上万元,哪来的这么多钱?不久前水均益才说央视的主持人和记者都是穷人,那么那些出手阔绰的央视主持人、记者是不是有见不得人的收入?

  【崔永元:公众的透明化是有法律前提的。以前我的基金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下属,我的账目需要公开到什么程度呢?每分钱都需要红基会知道,它给你审计,完了向社会公布一张审计报告,是符合国家法律的。那些质疑者说这样不行,我要看你基金会的账本。这是不可以的。不是说不让你看,而是它增加了成本。我希望大家看我的账本,监督我,希望你看我的每张发票,那我是不是要有人陪着你,要有人接待你?如果我把它贴在网上,是不是我要回答你的每个问题?这些都是人力成本,国家规定基金会的管理成本为5%,不超过10%,如果那样公开,基金会的管理成本可能会到20%甚至30%。公众质疑绝对是没有错的,但我希望大家在质疑过程中,慢慢熟悉公益慈善的操作流程,熟悉它相关的法律,不是说你想看什么,我不让你看,就是我心里有鬼。】

  崔永元说法律规定公益基金账目只对红十字基金会公开,不对公众公开。我们就来看看相关法律怎么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第二十二条:“受赠人应当公开接受捐赠的情况和受赠财产的使用、管理情况,接受社会监督。”民政部《关于规范基金会行为的若干规定》:“基金会通过募捐以及为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接受的公益捐赠,应当在取得捐赠收入后定期在本组织网站和其他媒体上公布详细的收入和支出明细,包括:捐赠收入、直接用于受助人的款物、与所开展的公益项目相关的各项直接运行费用等,在捐赠收入中列支了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的,还应当公布列支的情况。项目运行周期大于3个月的,每3个月公示1次;所有项目应当在项目结束后进行全面公示。”

  崔永元看不懂汉字吗?他居然还敢谈什么法律,还指责质疑的人不熟悉相关法律?

  崔永元说他的公益基金不能公布账目,因为公布账目会增加管理费用。壹基金、嫣然基金真傻,怎么就不以这个借口不公布账目呢?钱那么少的“加菜”项目崔永元怎么就一笔笔地晒账目,连1块钱都晒呢?小钱没油水,大晒;中钱有油水,小晒;大钱油水大,不晒,是不是这样?

2014.7.13.

(XYS201407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