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举报厦大“炮轰校长”副教授论文抄袭

南都记者 舒朗 实习生 宋琳琳 发自厦门

2014-07-11南方都市报

(方舟子评论见文中【】)

厦大副教授批校长享就餐特权一事又有新插曲。前晚,方舟子发微博称“谢灵博士论文存在伪造、抄袭等问题,应被开除”。对此,谢灵回应称指控不属实,且方舟子混淆了“社会科学与理科的研究方法”。【方舟子按:谢灵的意思是理科研究不可以伪造数据和抄袭,社会科学研究可以?】至于方舟子质疑谢灵的论文指导老师余绪缨已在2007年去世,而谢灵2012年才完成博士论文,“导师是怎么导的”,厦大会计系教授傅元略表示,余绪缨教授去世前将谢灵转由他来指导。

  网友举报论文抄袭博客

  方舟子在微博中称,“有人把举报谢灵的博士论文《软件企业绩效评价实地研究》造假的材料发给我了,该论文的核心部分抄袭和伪造案例,证据确凿,厦大应该取消其博士学位、开除教职。不能因为谢灵批评了校长,厦大怕被说是打击报复就不敢处理她了。”与此同时,天涯论坛出现了一个转载帖“厦大谢灵博士论文案例访谈竟然抄袭本科生博客,被原作者发现”,作者是一位名为“青润”的网友。

  “青润”指出,他于2008年4月7日13点53分在CSD N网站发的一篇博客中,贴出了和朋友在2004年8月的一次讨论,涉及企业知识库(包括代码库、资料库、文档库等)的构建,以及企业显性和隐性知识的构建。而谢灵在2012年的博士论文中号称是访谈录音的片段,完全抄袭自这篇博客。

  “青润”是一名实名认证的网友,简介显示其1995年就读于沈阳工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曾在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工作。他在微博中称,“抄袭是铁案,谁也翻不了案。”

  访谈对象证实提供材料

  对此,谢灵昨日告诉记者,管理会计难发论文就在于个案的特殊性,企业很愿意她帮他们解决问题,但不愿披露真实信息,“所以我写案例时把企业真实情况改写了一下,但数据和内容都是真实的”。谢灵称,其论文中的访谈是她四五年前为一家厦门软件企业做咨询时获得的。当时她与该企业技术人员进行访谈后,请对方提供了一份材料,论文中的内容便存在于这份材料中。【方舟子按:谢灵在其博士论文中称访谈是用录音笔录音,然后记录整理出被发现抄袭的那部分内容。那部分内容在论文中也是以谈话的形式出现的。现在改口说是对方提供的材料。难道对方精心组织、抄袭了博文提供给她?】

  谢灵强调,记录这个访谈是为了了解技术人员对哪些绩效指标感兴趣,从而获得相关词汇,在后期计算词频,与其中的软件专业术语和技术无关,方舟子指控她抄袭是将社会科学与理科的研究方法混淆了。

  当年进行此次访谈的技术人员陈赓告诉记者,多年前确与谢灵因为此项目有过接触。当时企业邀请谢灵老师提供绩效评价方案,由于时间过去太久,他依稀记得部分内容―――访谈提到了公司内部员工建立“共享知识库”,由员工向库内提供文件和编程代码等,并鼓励员工进行阅读、使用。陈赓说,访谈结束后,他还给谢灵发了一份电子版文件,由团队成员将意见汇总而成,并非对话体。

  谢灵则称,因时间过去久远,只能找到部分原始资料,她正想办法找其它证据。她同时表达了懊悔,“学术应经得起考验,部分原始资料丢失,我真是太大意了!”【方舟子按:谢灵的论文完成于2012年,才过去两年,就找不到原始资料了?难道论文完成就把原始资料销毁了?你做的是什么机密研究?很显然,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原始资料,本来就是捏造的案例嘛。】

  曾换博士论文指导老师

  除了案例“涉嫌造假”,方舟子质疑谢灵论文涉抄袭的另一个方面为导师余绪缨。“余绪缨已在2007年去世,而谢灵在2012年完成博士论文,博导怎么导的?”对此,谢灵称,余老师在临终前,让厦大会计系的傅元略教授继续带她和其他几名弟子,作为其博士论文的导师之一。

  昨晚,傅元略教授向记者证实此事。他称,余绪缨教授去世前将谢灵及几名其他学生转由他进行指导,程序均按照厦大研究生管理制度执行。至于谢灵论文被指造假,傅元略称已记不清,但厦大学生的学位论文均在厦大图书馆网站公开,如果有人质疑,“爱查就查”。【方舟子按:既然傅元略后来当了谢灵的博导,而谢灵的博士论文存在严重的造假,说明傅元略没有尽职。在取消谢灵的博士学位的同时,也应处理傅元略,取消其博导资格。】

  与此同时,一名国内知名高校的会计学教授告诉记者,论文是否抄袭不由任何一人说了算,而应由厦大学术道德委员会及相关机构共同调查。该教授认为,“质疑校长享特权及高校官本位”与“谢灵学术造假”是两码事,不应转移视线。【方舟子按:那些造假者学着点,赶快抢先“质疑校长享特权及高校官本位”,然后如果被发现了造假,就有南方报系出来替你洗地,而且找匿名的著名教授说“不应转移视线”。】

(XYS2014071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