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与判断――关于韩寒事件的一些随感

  作者:楚萧

  一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先生是以研究中国的知识分子而出名的一位学者。很久以前我就读过他的一篇文章――顾城:在诗意和残忍之间,自那时起我就对他很关注。许先生读过许多心理学的著作,在研究知识分子时也用到了一些心理学的方法,很多作品值得一读。前几天为许先生为感谢网友的关爱,在新浪微博和网友进行互动对话。我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我问了许先生两个问题:想请教许先生现在怎么看待韩寒这个人?认为他以前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代笔吗?许先生给我的回复是:少谈韩寒,多担责任。这使我很失望。

  许先生曾这么评价过韩寒:“但韩粉的主流是有理性的,有独立的思考力和判断力,他们有自己的看法,只是没有韩寒那样的智慧,每每读到韩寒那些四两拨千斤的妙文,便大声叫好,引为同调,而且还感叹韩寒怎么要把自己想说的意思表达得这么拍案叫绝?实际上,韩寒并没有超人的睿智,他的观点是普罗的、常识性的,但他的运思之独特、语言之巧妙,在当今神州独步天下。”这个评价是在2012年2月的一次访谈中。在这次访谈的前几天许先生在微博上说:无论案件结局如何,去掉神晕的韩寒才是真实的韩寒,期待他继续写出更多的好作品证明自己。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韩寒有没有写出更多的好作品来证明自己大家都看得到。

  盛赞过韩寒的学者还有很多,其中有些夸耀的语言早已成为网民们嘲弄的话题。这些学者中很多人至今还不肯承认自己当初看错了人。

  难道那些学者都在这件事情上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这种失去的判断力和自省的能力难道两年都没有恢复?

  因为渴望一位非常有人气的青年明星来批评体制,来呼吁民主,就完全无视了他在访谈中的那些拙劣表现,就完全无视了他曾写过的那些完全不通顺的文字。

  这些学者让我想起一些学生的家长:喜欢自己的孩子,看得到自己的孩子的一点优点,老师对他说的孩子的缺点他完全听不进去。对孩子的期望和爱蒙蔽了他们的双眼。还有那些恋爱中的情侣也是如此,爱恋的激情常常把理性的判断远远的推开。

  二

  情感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判断?掺杂了政治情怀的判断能有多少可信性?我常常思考这个问题。

  同样是以研究知识分子而出名的学者谢泳写过一篇文章:西南联大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感与事实判断。文章摘要如下:

  “本文选择五位西南联知识分子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访华言论为研究对象。通过对这些言论的解读,认为在当时情景下,西南联大知识分子身上出现了一些特殊现象:家国情感超越事实判断,统一意念妨碍知识分析,信息阻塞导致背离常识,轻信国家强大产生民族幻想,这是西南联大知识分子当时的基本思想状况。当先入为主的观念和情感主导思想时,西南联大知识分子对当时中国现实作了与事实相反的判断。文章同时指出,类似现象在世界其它知识分子身上也不同程度出现过。”

  这篇文章很值得一读,陈省身、杨振宁这些智商超人的知识分子对于文革期间的中国作出了错误的判断,这些错误判断的产生是源自于一种极为强烈的家国情感。历史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德国的知识分子也有过一次集体的错误判断,很多人相信希特勒是拯救德国的英雄。这种错误的判断也是源自于一种极为强烈的家国情感。

  三

  许先生可能不会再写文章来分析、评论韩寒这位曾经的“知识分子”了,但会有其他学者来写。或许还会有学者写出这样的文章: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政治情感与事实判断――论韩寒事件中知识分子的表现。实际上可写的远远不止一个韩寒事件。网民对公知的嘲弄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用“公知的笑话”做关键词在百度搜索可以找到1,580,000个网页,公知中虽然有许多投机的商人和戏子,但也有许多不可否认的知识分子。一批知识分子由于某种政治情怀而在众多的事实判断上出现了重大错误,这是非常让人感到遗憾的事情,也可以说是一个的悲剧,这是历史上出现过一次又一次的悲剧。

  “前人无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亦复哀后人矣!”

(XYS2014071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