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中的奇葩徐建国

  敬爱的领导们:

  您好!我是中国CDC传染病所职工张志凯,有一件事在我心中纠结了很久,始终想不开,也找过我们单位的领导无数次,但始终得不到解决。在这个和谐的社会里,我却找不到幸福感。迫不得已想请您们帮帮我,多谢!

  事情是这样的:我于2008年8月去美国学习,按卫生部批件本应于2009年8月回国,但我于2009年12月回来,延期了4个月(由于我在的美国那个地方发生飓风灾害,几个月都没法工作,影响了实验)。由于当时我不知道办理延期的相关程序,我于2007年10月去过美国一次,当时也延期了3个月,在第一次延期的时候就是张守印(我俩一起去美国,现在他已跳楼身亡)帮我和科室主任请示,回来后就工作了,没有任何人告诉我这样办是不对的,我就以为延期就是这么办理的。所以这次也是和科室主任请示,回来时也没人和我说任何不对的地方,在2010年1月份的时候人事处长任继光让我先向所里的一些专家做个工作汇报,参加的专家有:海荣、叶长芸、景怀奇、万康林、郝琴、陈晨、张守印等,由任继光主持。然后他说通过专家认可,等待所里安排。之后很快就要过春节了,我就等待着。过了年之后,我问了徐建国所长(现为院士)怎么办,他说回原科室,找海荣主任和任继光安排。我就和他们说了,可是一拖到3月底也没人管,一分钱工资也没人给我,我孩子才1岁多,爱人也没有正式工作,还有房子还债,很是着急。我又去催他们,这时任继光才告诉我说,你的事情很麻烦,你延期没和所里请示,按说要开除的。我一下就傻了,怎么会是这样呢?我和科室请示了啊?他说和科室请示有用么?我就问他我们所梁未丽和阎梅英延期怎么办的,他又说你和她们能一样吗?领导看你和看她们的眼光是一样的吗?别人这样办没问题,你就不行。我一下说不出话来。为什么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呢?人不是平等的吗?人在屋檐下,他就是不办我也没办法。我就问他那现在怎么办,他说先写个检查吧,等所务会商量。我只好写检查交给任继光。之后我又去问徐建国所长,他说就你那事开什么所务会,找海荣和任继光吧。我又去找他们,他们说你咋不明白呢?所里的事情是我们说了算的吗?这就开始了踢皮球,我的心凉到极点!!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生活是多么煎熬!!期间我也几乎天天来上班帮科室干活。任继光说我和王多春是一样的(王多春是没和任何人讲自己就去美国一个月后又回来的,他原来领了20多万的住房补贴签了合同的,我也没这些)。我是所里批准的怎么和他一样的呢?他说就是一样的,哎,我一普通职工真是没办法!!转眼半年就过去了,我几乎天天在科室干活,工资也没给发,我即使和王多春一样他也才拖半年啊!我也几乎天天找任继光,他说你SARS时得罪了徐建国,他不让办我也没办法,可是我去找徐建国,徐所长就让找海荣和任继光,生活真是太难了。之后让我在科室向几位业务副所长公开道歉,可是任继光还要求三位副所长必须同时在场,由于所长们事情都非常多,很难聚集在一起,三位副所长的意思是有一个代表就行了,任继光不答应。我又去问徐建国,他说你怎么能问我这个问题呢,让任继光来问我。哎,真没办法。任继光让我联系三位副所长,他不管,我只好一遍一遍找副所长,商量他们什么时候都有时间能聚集在一起。直到2010年8月算是道歉完毕。我又去问徐建国接下来怎么办,他说我怎么不知道你道歉完了?没有人告诉我。这样,又一直拖到2010年11月才恢复了我的工作,之前的工资一分也没给。后来,我们所又有两位同志延期回来了(许彦梅,任志鸿),也没受到这样的待遇。

  由于这件事情又导致了后来的一系列问题。在2012年底我们又进行了岗位竞聘,我本应于2009年晋升副高职称,但由于这事情一直耽搁着,我于2011年才得以晋升,从而导致本应七级岗现在只能是九级。

  经过这件事情,我对工作已经很迷茫,相信对我所的年轻人也有一定的影响。我真不知道象我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这期间我没辞职,也没被辞退,徐建国作为领导,真应该这么做吗?他有理由扣我10个月工资吗?作为所长,不能公平对待职工,还要对职工打击报复,这不象领导作风吧?领导应该以理服人,而不能以权压人。10个月不让我上班,是不是故意拖延,滥用职权呢?

  还望您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帮我一下,多谢!祝好!

  传染病所职工:张志凯

(XYS201407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