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创新的理解和建议

  作者:杜克林

  1. 我国的产业现状

  我们先描述一下我们国家现在的产业现状。早在十多年前,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高科技产品生产国和出口国。但是,迄今为止,中国的电子制造业,绝大部分只是处于简单的加工制造水平,这些需要产能。所以,富士康在中国建立了大量的工业园区,雇佣了100万员工。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品牌的制造基本上都是外包给富士康等企业。结果,电子产品源源不断地从中国流出,造就了中国这个最大的高科技产品出口国。

  然而,这种大国地位是低层次的。首先,这种制造业的技术水平是很低的。需要扩建大量的产能,其本身也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制造业造成环境污染。随着中国的人口红利消耗殆尽,中国已经丧失劳动力成本优势。以苹果公司的手机系列为例,一个销售价格500美元的苹果手机产品,其除了在美国完成原型设计之后,所有的产业化和制造全部是由富士康等中国公司的工程师和工人来完成,富士康只能够从中获得少于10美元的所有价值。大量的商品从中国流出,给世界造成贸易不平衡的假象,中国制造的商品充斥着他国市场,造成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和贸易摩擦。但是,中国贸易的增长只是名义GDP的增长,利润都为外商所获得。留给中国的是污染、工伤、职业病、和贸易纠纷。近些年,中国的世界制造中心地位开始下降,外商发现东南亚国家的劳动力价格,比中国廉价很多,很多美国、韩国、日本的制造业开始从中国迁移,造成很多工业区的荒废,大量资源浪费。显然,这种发展是不可持续。

  中国近十年来,经济总量GDP增加了近10倍,然而,中国股市10年来几乎没有增长。这个除了监管不规范、造假、内幕交易等,造成投资者没有信心以外,一个根本的原因还是各个企业的利润非常低。庞大的产业花费巨大的投资,但是带给投资者的利润非常的微弱,所以投资者不会继续扩大投资。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各个企业尽管自吹是技术先进、经常放卫星,但实际上,他们很多只是把国内外的产品,直接OEM贴牌说是自己的技术,然后通过很多虚假的政府认证,吹嘘成为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进行销售,而销售收益的一大部分又以采购的名义回到外商手中。所以,也就仅仅获得了一点点劳务费。

  一些技术水平稍微高一点的企业,虽然没有直接贴牌国内外的产品,也是在国外的核心芯片上做电路板级的系统集成。当然,利润可以比OEM多出来50%。这些基本上算得上是中国目前最先进优秀的企业了,盈利能力已经很强了。

  而在上市公司中,由于核心技术含量低、企业的利润非常的低、造假盛行、没完没了的增发、以及很少把利润反馈给投资者,加上监管不力,各个企业简直把股市当作抽取中小投资者的抽血机。从而,投资者对中国股市失去信心,中国股市真地不值得投资。从而它也就逐渐丧失了融资的功能。

  回顾中国的高科技产业,深圳的高科技产业最为发达。深圳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模式基本上都是先代理海外的产品,从事销售、技术支持和相关的服务;在掌握了一定的销售渠道,培养了一定的人才之后,开始仿制(山寨)现有的产品、并在开发过程中加入自己的特色,并利用现有的渠道进行销售;在这过程中,自己的产品逐步以价格的优势、和个性化特点逐步替代代理的海外产品,也积累了很多大量自己的技术。华为公司早期也是靠代理和仿制外国的设备起家的。然而,由于现有的产品通过仿制他人的产品获得,核心专利早就被相关公司获得,仿制的产品在技术上几乎没有什么创新、只是廉价。这种产品在中国国内销售,可以规避知识产权问题,但是一旦销售到国外,就会被告上法庭,几乎在国外没有销售的可能。这种商业模式,对于企业的创业阶段的成活率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当这种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问题就来了,由于没有核心的利润部门,这种企业实际上根本就不赚钱。没有技术优势,也决定它没有竞争优势。在涉及到的核心的知识产权已经被其他公司获得全面保护,一旦竞争对手发起诉讼,仅仅知识产权的专利费就可能蚕食它的所有利润。所以,到这个阶段,它必须转型,必须增加研发和创新的能力,把自己开发出来的技术以知识产权的形式保护起来,并阻止同行采用自己已经获得保护的技术。

  未来十年,中国的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的数量将超过美国。这一点说明中国确实发展迅速。但是这也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首先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而且中国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大多数是垄断性的国有企业。这种企业只是规模庞大、靠垄断而不是靠技术先进而取胜的。而美国政府自己不参与任何企业的经营。美国进入500强的企业全是私人企业,而且美国制定的反垄断法就是要全力打击垄断行为,众多同行企业在竞争,只有技术先进、有创新型服务的公司才能够胜出竞争,做大做强。所以,反垄断在中国势在必行。

  当年中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学合并的时候,我就认为非常不妥。为了创造世界一流大学,不是简单地通过合并大学就可以实现的。加州理工大学建校100多年,一直保持着全校师生总数为2000人规模。这所学校迄今已经有3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如果按照中国目前的大学评价体系,这所大学排名可能连进入中国前50名都成问题。因为我们的大学考核的是总数,是数量,不是质量。如果纯粹为了创造出世界排名靠前的大学,可以仿照中国几大国有银行的模式,把中国的所有大学合并成为10所大学,我敢保证在国际上的排名都能够进入前100名。可是问题来了,人家外国人看重的是人均单位产出、人均单位产出的质量。这时候,我们就发现我们的低水平的技术跟踪能够创造出的在国际上领导型的科技成果的数量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

  2. 什么是创新

  现在创新型经济是我们这个国家发展的主题。网络和媒体整天对我们进行宣传。那么,创新到底是什么?

  我曾经和一些政府官员、媒体、专家之间进行交流,发现他们普遍认为,创新就是制造出好的产品。这种看法是片面的,创新显然包括新的产品,但是创新更重要的是以知识产权形式存在的技术、标准、软件、商标、服务模式等等。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为很多跨国世界公司制造出各种新产品,也仅仅是代工而已。中国企业并没有掌握这些产品的技术,或者这些技术本身就是外国人的知识产权。中国的制造业也仅仅属于产业链最下端。

  美国人开公司的做法和中国人正好相反。他们一般是先有创新,把核心的想法、设计或技术以知识产权的形式加以保护,然后再去实现产品化。典型的代表就是谷歌(Google)、Facebook、Twitter、LinkedIn等公司。由于有好的创意和知识产权保护,没有人可以剽窃他们的成果。

  可是在中国,你会发现很多同行的网站的内容和风格都是相互抄袭的。于是乎,一个新的创意很快就被广泛复制。这对推广技术当然有益,但是造成的后果是,没有企业愿意花钱去搞创新,还不如剽窃别人的设计来得快。全社会就形成这样一种风气。因为缺乏知识产权的有力保护,很少有人因为创新而致富。大家都是做一些简单的山寨之类的苦力活,但是在价值链上并没有创造多少价值。技术的积累更是无从说起,国家在科技上永远处于跟踪状态,对人类社会的贡献真的不大。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富士康在中国就有100万员工,每年的产值确实很高。但是这种企业根本就是一个加工厂而已。在中国,科技企业动辄就是数百人、上千人。而在海外发达国家,很多科技企业也就几十人,规模已经相当不错了。这几十人的人均薪金就是中国同行企业员工的10倍。他们人均创造的产值更是惊人的。他们靠的是就是创新型的技术。比如,加拿大蒙特利尔的VoiceAge公司。该公司是Sherbrooke大学的一个教授创立的。该教授早年提出了语音编码的CELP算法。可以把语音压缩到2 kbps的传输速率,而语音质量依然相当高。该公司现在也就不到20位员工,但是它参与到各种通信标准中语音部分的制定,负责全世界达到70%的语音和音频编码解码器的专利授权,每年收入就达到10亿美元。另外一个公司的影响力更大,它是位于英国剑桥的ARM公司,该公司创立了ARM计算机体系更是成为国际上通用的标准,其不断开发提升其ARM内核并授权芯片制造商制造。该公司也是10多人,每年仅仅专利和技术授权收入就达10亿英镑。类似的公司还有很多,比如美国的高通(Quacomm)公司当年就是斯坦福(Standford)大学的Viterbi教授发明了CDMA技术之后,开创的公司,目前也是专注于核心技术的开发和授权,专注于各种通信芯片技术。

  谷歌的创始人Page 和Brim当初就是因为发明了PageRank(网页排序算法),造就了今天谷歌的成功。当年这两位斯坦福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在自己的宿舍里开发出该算法。该专利属于职务发明,属于斯坦福大学所有。Page和Brim后来成立谷歌公司的时候,从斯坦福大学获得该专利的独家使用权,为此拿谷歌的股份支付给斯坦福大学。斯坦福大学在2005年卖出这些股份获得5亿美元的收入。在搜索引擎市场被开发出来之后,微软(Microsoft)公司也想分得一杯羹,也投入了大量研发人员从事页面排序算法的开发,但是他们开发的算法一直没有PageRank好。所以,在搜索引擎的市场中,微软的Bing一直无法和谷歌竞争。在中国,百度的搜索结果可以与谷歌的搜索结果竞争,这是因为百度的创始人李宏彦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曾经于1996年申请了一项美国专利,其方法与1998年申请的PageRank专利有很多类似之处。这两项专利最终都获得美国专利授权。由于这项技术已经被谷歌和百度获得,微软不能够使用,只得自己花大价钱研发出其他技术来竞争。到目前为止,微软的搜索引擎Bing的竞争力还不强,这还是因为在技术上没有突破。

  所以,现在企业的战争实际上是技术的战争。当年发明移动电话的摩托罗拉(Motorola)公司在2011年终于支撑不下去了,它的摩托罗拉移动公司被谷歌公司用125亿美元收购。其实,谷歌当年自己生产的移动电话在技术上和市场上都比摩托罗拉的产品好。谷歌看重的只是摩托罗拉的16000多项专利。从此,谷歌再也不怕其他公司在无线通信领域起诉它侵犯专利权了,这是因为其他公司也可能侵犯谷歌的专利,而且对于同行公司,谷歌还可以收取专利费。

  另一个例子是,前不久,爱立信(Ericcson)因为在制造手机方面竞争力下降,已经决定不再生产手机,并正在向服务转型;在收取专利费方面,已经实现了净利润。爱立信前不久决定开始对中国的手机制造商全面征收不超过2%销售额的专利费。结果,中国的手机制造商们受不了了,联合到商务部告状,要反垄断,因为中国手机制造商的利润非常的微弱。由于爱立信收取的专利费,印度的制造商觉得过高,印度政府正在进行反垄断调查。相信中国不久也会这么做。但是,不管你怎么做,爱立信握有专利,想不付钱是不可能的,即使在中国它告不倒你,在中国之外它照样可以让你支付高昂的专利费。否则,你在国外市场上一部手机卖不了。比如,2011年4月,爱立信在德国、英国、意大利同时对中兴通信起诉专利侵权,在2012年1月达成和解,中兴通信赔偿数亿美元的专利费给爱立信。

  另一个与创新相关的工作是国际标准的制定。中国从1999年开始参与到第三代移动通信(3G)标准的制定。很多国际组织都发起行业的国际标准制定。每项国际标准的制定的过程中,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和研究机构都会积极参与,都想法设法提出自己的提案,设法成为标准的一部分。因为在自己的提案中,他们都会把自己的专利技术塞进自己的提案。这样,如果其提案获得采用,其相应的专利也就成为专利池的一部分。当一项标准最后通过投票被批准之后,标准涉及到的各种专利就构成了一个专利池,根据专利的重要性确定每项专利的在标准收益中的提成。所以,标准制定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利益争夺过程、讨价还价,甚至涉及到政治干预。往往一个国际标准获得通过,并不代表它使用到的技术最先进,而是代表其参与制定的团体的实力和利益谈判的结果。一个标准一旦制定,其专利池中涉及到的几百甚至几千项专利就可以批发出售了。

  3. 结语

  这些年来,中国政府已经充分认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全方位地鼓励企业和研究机构在国内外申请专利并给予财政补助。另一方面,中国也积极参与到国际标准的制定中。中国积极参与并主导了第三代、第四代移动通信的国际标准制定。不久前,中国也成功地把自己提出的特高压电力输送标准变成国际标准。

  说了这么多,让我们回归主题。我们国家宣传的是创新型经济,既然鼓励创新,就必须要保护创新成果、保护创新者的知识产权。所以,如果不保护知识产权,创新型经济的目标只会成为空话。希望政府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拿出具体的措施。在打击知识产权侵权方面,加大处罚力度。同时,对知识产权的获取方面,给予更多的财政支持。政府还需要积极引导研究机构和企业参与到国家和国际标准的制定中,并给予财政上的支持。

  另一方面,为了防止低水平的重复,希望在中国的科研成果的评价体系中逐步废弃以数量来考核的传统做法,逐步推广同行评审的做法,让同行来对成果的质量进行客观的评价。当然,同行评审必须是匿名情况下进行。只有这样,我们不会再在不停地推出大量低水平的科研成果。

(XYS201407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